乐信阅读 > > 嫡次女的娇宠日常 > 25.表白
    邢晟还是越过那道墙, 忍不住想要见心上人的心。

    郡主府的主院比春熙园大, 也更加富丽堂皇。林婉清一时之间睡不着,这一座府邸是她的了,可她还是感觉不真实, 比待在长宁侯府的春熙园还不真实。隔壁住着的还是摄政王邢晟,就更加不让人放心。

    邢晟过来时, 正好瞧见林婉清卧室的灯亮着, 他更加小心翼翼。

    “送什么礼啊。”林婉清小声嘀咕, 翻了翻礼品单子,那些人送的东西倒是不少。还礼时, 还不能原封不动拿过去, 还得找价值差不多的。睡不着,就在看这些了,当上郡主后, 果然就不一样。

    邢晟看着林婉清翻看单子,随即就想到白天的事情。那些人还算有眼光, 还懂得要送礼。

    林婉清对着单子一会儿后, 就把单子收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往外看看,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可能是因为才住过来吧。

    她这一看, 吓得邢晟不敢乱动, 就怕又被发现。

    林婉清从屋子里走出去, 正想跳上屋顶看看月亮,却被初夏叫着,“郡主。”

    “初夏。”林婉清转头。

    “郡主,您不会又想跑上屋顶吧?”初夏不放心林婉清,不敢那么早睡,“别吹风,坐在院子照样能看月亮。”

    躲在屋顶上邢晟紧张,阿一到底有没有把猫扔过来。

    喵,就在这时,一只猫跑进院子。

    “哪里来的猫?”林婉清疑惑,朝着猫咪走过去。

    “可能是……”

    初夏的话还没有说完,邢晟就从屋顶跳下来,正色,“怎么又跑过来?”

    林婉清吓了一跳,这个摄政王果然是想弄死自己吧,借口就是自己对他的猫不好。

    邢晟一直关注林婉清,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糟糕,他是不是又让她误会了,忙道,“看来它很喜欢这边,不如就让它……”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就瞧见心上人的表情越发不好,深呼吸。他还是不要把猫留在这边,不然婉清不就误会这座府邸是猫的,不是她的,这是变相地侮辱人。

    “就让它待在笼子里。”邢晟表示一只猫而已,不能因为一只猫跟心上人闹崩。邢晟伸手抓起地上的猫,但是那只猫显然不想配合他,猫咪挣扎着,还抓伤他的手。

    干得好!林婉清在内心道,这只猫似乎跟邢晟不是很熟的样子,多抓几次吧。

    要是换作网上,有猫咪敢这样抓邢晟,邢晟一把就把猫扔了,但是他没扔。婉清前世说过,爱护小动物的人,心都不会狠到哪里去。他现在就需要在林婉清面前好好表现,他对一只抓伤他的猫咪这么好,以后对妻子更好。

    “不松开它吗?”林婉清看着邢晟手上的伤都疼,这年头还没有狂犬疫苗,那就更应该注意一点。

    “它会跑!”邢晟道。

    林婉清不知道怎么回答邢晟,一只猫而已,只好对身边的初夏道,“去找个笼子来。”

    她的意思是让初夏找笼子,猫依旧由邢晟抓着。可看到邢晟把猫递给初夏,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让初夏把猫带过去。

    初夏一向护着林婉清,她认为摄政王比主子大那么多岁,对方又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想来也不会对主子做什么。

    “要是那只猫再不听话跑过来,打死也没关系。”那只猫抓伤自己就算了,要是抓伤了林婉清,那就不行,邢晟没有护着那只猫。

    这话到林婉清的耳朵里,就是自己不听话,被弄死也活该。林婉清不想跟这些政客玩猜谜语的游戏,直言,“朝廷可是对付那些小国?”

    “确实。”邢晟点头,这也许是秘密,但他相信林婉清不会到处乱说。

    “需要我做什么?”林婉清目视邢晟,丝毫都不怯弱,“想我死,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假死倒是可以。”

    “什么?”邢晟皱眉,婉清怎么会误会他到这等地步。

    “牢里有不少死刑犯。”林婉清道,“一把火就能解决。”

    新的路引也不是问题,林婉清自己就能找人解决,天下那么多人,个别人长得相似也正常。何况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她,上一次昭华长公主的宴会,也只跟那些贵女见过一次,想来她们也不一定能记住。再过几年,面容又有些变化,又换过住处,到远一点的地方,那些人自然就不认为她是清和郡主。

    邢晟越听越惊骇,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误会成这个样子,就因为他上次跟她打起来吗?他相信要是被林婉清找到溜走的机会,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再找到她。好在对方直接说出一点,她不是重生的,只是误会,邢晟告诉自己,这个状况已经极好。

    “没让你死。”邢晟急忙道,“谁敢让你死,我杀了他!”

    林婉清不解,不就是他吗?

    “不觉得我们很配吗?”邢晟本来不想这么快说这个的,可他怕要是不说,她就真以为他要杀她。

    林婉清抬头看向天上的月亮,她没有梦游的习惯,这也不可能是梦,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梦到摄政王。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一般的人保护不了你。”邢晟宁愿让林婉清认为他看上她的容貌,也不能让对方以为他要杀她,不能让她躲起来。就怕自己还没有追人,她就直接造成死亡假象。

    “那王爷也没必要牺牲自己。”林婉清道。

    “当今陛下已经准备选秀,很快就要亲政。”皇帝外甥对不住了,为了让舅舅早点娶妻,你就先担待一点。邢晟道,“良弓藏走狗烹,今日我势大,他日就是他眼中钉,肉中刺。”

    林婉清依旧不明白,皇帝要对付摄政王,关自己什么事情。难道摄政王要营造出他沉迷美色,不务正业?“王爷可以找其他人。”

    “她们没有你漂亮。”邢晟轻咳一声,“你的身份也合适,跟长宁侯府断亲,背后没有庞大的势力,一介孤女。皇上为了面上好看,还可能封你做公主,当作皇室嫁女。”

    皇帝外甥之前确实想要封林婉清做公主,被邢晟拒绝。

    林婉清表示自己搞不懂这些玩政治的人,“您可以慢慢放开手里的权力。”

    “权势是一种让人沉迷的东西,不可自拔。”邢晟忽悠林婉清,“若是我跟你在一起,只守着你一个人,那皇帝必定认为我只爱美人不爱江山。”

    在宫里批奏折的皇帝打了一个喷嚏,心想舅舅又撂挑子,也不陪自己批奏折。没找到未来舅母之前,舅舅明明非常认真地教导他批奏折,也会指出他做的好的和做得差的,如今,舅舅却说他这么大了,该自己思考,不能一直靠着别人,他是皇帝,不能让别人轻易左右他的想法。

    皇帝真想骂人,什么轻易左右,舅舅就没想过左右过他吧,就想他快点上手政务,然后溜走。

    “舅父今天可有让人来禀告什么?”皇帝看上旁边的大太监,“胖德子,你别成了母后的探子了吧。”

    他现在不大信任太后,就怕太后做出蠢事,伤害他与摄政王的感情。皇帝看过不少史书,正史和野史都有看,自古多少真情都是毁于那些妇人之手,说是为了儿子为了丈夫考虑,最后还不是成就了她们自己,毁了别人。

    “奴才不敢。”胖德子明白皇帝不大喜欢太后多插手,自然也不可能跟太后禀告什么。他是皇帝身边的太监,自然就忠心于皇帝,也知道皇帝和摄政王之间的那些事情,这是皇帝和摄政王对他的信任,“王爷下朝后,便没有让人来禀告什么,倒是说了一句,下朝的时间有点晚。”

    皇帝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奏折,好想趴下,下朝的时间有点晚?他就知道,舅舅有了媳妇,就不想再搭理这些奏折,前个儿还说给他点压力,才能让他成长得更快。他正努力的成长,却不知道摄政王在努力地黑他。

    “而且要是我没了权势,那些曾经被我打压的人,又会如何对我?”邢晟没打算全部放权,就算他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婉清,为他们未来的孩子考虑,“落井下石,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眼神,下头的人就有动作。”

    这是要跟皇帝杠上吗?林婉清皱眉,“可我不想陪着你死!”

    他们又不是情侣,没有深爱着彼此,林婉清没有那么大的勇气陪着摄政王玩权力游戏。

    “不用你死。”邢晟忽然想到林婉清前世失去孩子时的苍白脸色,心一紧,他今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到她,“你已经成了郡主,住进郡主府,他们也看见我们曾经走在一起。”

    果然如此,对方上次陪着自己看郡主府就包藏祸心!林婉清表示她很想直接弄死眼前的人。

    “离你及笄还有一年。”邢晟不敢在这时候停下,继续决定了,就得继续忽悠,“郡主府封地上供的东西是你的,食邑是你的,若是我们定亲,你也将得到我的东西,可以是银票。”

    “成交!”林婉清点头,应了下来。到时候再假死,让邢晟为了美人一蹶不振,或是从此不再娶妻生子,自然也能让帝王降低对他的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