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重生)科举修仙路 > 23.刷题
    时光不急不缓的前行,春、秋不经意间就交替了两次。

    因为生活不差,又锻炼得益,十岁的时玥已经长高了很多,看着有些纤瘦,以至于她爹娘总想把她喂胖些。

    但她自己知道,她的力气已经不输于成年人了。

    “爹,娘,我去学堂了。”时玥将刚看过的内容再在心里过了一遍后,对着她爹娘挥手道别。

    绒球也对着时爹和姜氏‘喵’了一声,然后和时玥一起并排着走。

    两年前,时玥被绒球‘从房梁上跳下来’的危险动作吓了一跳,本来想要禁止它再到学堂的,后来看它实在喜欢,还是允了。

    于是,这两年无论风雨,都是绒球和时玥一起上学的。

    和上一世渐渐长大的绒球不同,这一世过了两年,绒球还是个奶猫大小,唯一的变化,便是眉心的三个小火把颜色更深了。

    “时玥!”邓斌老远看到时玥的身影,又加快了脚步。

    时玥闻声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邓斌的方向。

    现在天色还没大亮,远处的景物根本看不清,即使眼力不错的时玥,也是听到声音,才能肯定快步走来的人是她两年多的同窗。

    随着距离渐近,邓斌俊秀挺拔的身影越发的清晰了。

    “时玥,早。”邓斌脸上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意。

    绒球一下子跳到了时玥肩上,对着邓斌呲牙“喵嗷!”

    时玥揉了揉绒球的脑袋,将它抱到怀里,对着邓斌笑道“你也越来越早了。”

    “看到你这么努力,我也不敢偷懒啊。”邓斌笑道。

    时玥一边安抚着张牙舞爪的绒球,一边道“我和你不一样,底子太差,必须要加倍努力才行。”

    现在一起在小教室里的四个人里邓斌对几本经书理解最深刻,每每有独到见解;时玥和单蜜各有所长;单慧更是在夜以继日的追赶三人。

    两人一路说着到了大门口,正碰到从另一边赶到的单蜜、单慧。

    单蜜看着两人,冷哼了一声,然后率先走了进去,单慧对着两人点了点头,才快步跟了进去。

    邓斌和时玥对视了一眼,也先后走了进去。

    进入学堂,几人也没互相干扰,翻开书本各自学习。

    “今天,都来的很早啊。”闵晴欣打了个哈欠,有些疲惫的走了进来。

    时玥正要起身,被从旁进过的闵晴欣按了下去,身旁的绒球也被顺走了。

    “把昨天的试卷都拿过来吧。”闵晴欣瘫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肩膀道。

    时玥看着她满脸倦色,不由道“晴欣姐,现在天色还早,不如你先休息一阵?”

    “没事儿,给你们看试卷,就是休息了。”闵晴欣一边挥手,一边将绒球的前爪放到肩上,让它捶肩。

    果然不能可怜她!绒球的爪子又弹出了肉垫。

    闵晴欣瞬间坐直了身子,清醒了,将绒球从肩上抓了下来“你的爪子真是越来越来利了啊?”

    “晴欣姐,这是我的试卷。”时玥递过卷子,虽然知道晴欣姐不会和绒球多计较,但还是忍不住打断了。

    闵晴欣笑看了时玥一眼,接过试卷,又戳了一下绒球的脑袋权做惩罚。

    收完了卷子,室内又安静了下来,时玥一边看书,一边整理还不甚明晰的问题,以便待会儿询问晴欣姐。

    而闵晴欣则一边看试卷,一边撸绒球顺便给它喂丹丸。

    等时玥将问题准备好后,闵晴欣也看完了试卷,招手将时玥唤到身边。

    “对于县试来说,你的字已经算是合格了;几本典籍你也记得很牢,只要发挥正常,默经这一题,是没有问题;经典的内容你虽然不算吃透,但应付述义这一题,也算足够了。”对于时玥的基础,闵晴欣是放心的。

    时玥凝神细听。这些专门针对她的意见,对于她的县试大有裨益。

    闵晴欣话锋一转“关键就在最后一题——论经。这道题是讲述自己对经义的理解认识,和天赋就息息相关了。”

    这是她的弱项,时玥屏住了呼吸。

    闵晴欣指尖摩擦着试卷,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这题的评判规则是,有意境道韵者最佳;能别开生面,不落俗套的次之;中正平和、四平八稳的再次之。”

    听到这里,时玥已经明白了“我的文章还只能达到四平八稳。”

    “一般来说,你这个年纪的孩子,虽然跟着夫子学了几年,但思想还是有些天马行空丰富多彩才是。”闵晴欣看着时玥有些疑惑。

    所以是因为她前世年纪到了二十岁了,没了灵性了?时玥心中一紧。

    想来是她因为脸上的疤痕经历太多,心智早熟吧。闵晴欣心中叹息,脸上又带起了笑容,轻快道“不过中正平和也有好处,那就是不会出错,考中的几率也不小。”

    ‘几率不小’怕也是安慰之词,时玥心情低落。

    闵晴欣柔声道“有道韵意境的,那都是天才,是极少数;不落俗套的,容易剑走偏锋;还是中正平和的,最为稳妥。”

    时玥又振奋了精神,天分、灵性难以改变,那她就要把能做的做到极致!

    闵晴欣看时玥又鼓起了劲,嘴角不由露出了笑容,果然不愧是她欣赏的女孩子。

    “晴欣姐,我想多做些试卷!”时玥握着拳道。

    她要让自己习惯了做试卷,哪怕是四平八稳,也要让人挑不出错。

    “好!”闵晴欣说完,就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摞试卷,“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于是,之后的日子,时玥就完全沉浸在了试卷当中。

    上床前,在做试卷;睡觉前,在想试卷;起床后,在做试卷;吃饭时,在看试卷;走路时,在脑海里答试卷;在学堂时,就请晴欣姐讲试卷。

    看着时玥疯魔了一般的做试卷,家里人又高兴又担心。

    时爹和姜氏在家里都是轻手轻脚的,说话都是刻意降低了声音,生怕打扰到了时玥。

    绒球也不再随便往时玥身上跳了,生怕压着了她,即便它自己只是个小奶猫。

    “今天买了什么?”姜氏轻声问道。

    时爹压低声音道“买了猪头、鱼头、鸭头……”

    “十月又不爱吃那些,你买来干什么?”姜氏皱眉。

    “乖女喜欢吃的,我都买了。”时爹扬了扬手上的东西道,“这些是买给乖女补脑的。”

    姜氏接过时爹手上的东西“希望有用吧,我觉得十月又瘦了些。”

    “今天一定得再让她多吃半碗饭,这么辛苦,不多吃些哪成?”时爹也认同的点头。

    “喵。”绒球拖着东西,停到了时爹面前。

    时爹捡起血还是温热的野鸡,问绒球“这又是你给乖女打的?”

    绒球昂着脑袋微微点头。

    “十月没白疼这小东西。”姜氏点头夸奖。

    时间离‘县试月’越来越近,小教室里四个人也越来越忙,打招呼的时间都能省就省,而单蜜也没时间发脾气找麻烦了。

    而旁边的大教室的学生,都在不知不觉中安静了很多。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县试的日子定下来了。”闵晴欣仍旧是笑容满面。

    四个人一下子都停下了动作,紧张的盯着闵晴欣。

    “时间就定在三月初八。”闵晴欣也没卖关子,给她们四个每人发了一张表格,“将上面的内容填一下,我近几天就把你们的名字报到县学。”

    填好了种族、姓名、性别、出生地、居住地、所属学院世家道院、父母祖辈三代履历后,时玥才交给闵晴欣。

    “我们要提前到达县城,二月中旬就要出发,现在是一月中旬,你们还有一个月时间可以准备。”闵晴欣道。

    当天回到家,时玥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爹娘。

    “啊,需要准备什么?”姜氏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时爹去过县城,要稍微安定一点“县城什么都有,带上银子就可以了,就是怕新买的东西用不惯,穿的、用的都带上,对了,路上还要带些干粮……”

    姜氏听他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更加紧张了“十月一个人肯定拿不了这么多,我们送她去吧。”

    十月安抚道“没多少东西,我能拿的,你们放心,况且家里的地也该种了,蚕也离不得人。”

    “不行,你从小就没离开过卧龙镇,一个人去县城,我们不放心。”时爹的态度格外坚决。

    十月笑道“同行的还有晴欣姐和几个同窗呢,你们就放心吧。”

    时爹摇头,坚决要送。

    一家人商量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时爹陪着十月去县城。

    时玥看着她爹娘收拾东西,也过去搭手,被时爹推开“这些小事儿,我们来就行,你还是好好休息。”

    拗不过家人,时玥干脆又拿出了书本。

    她对几本要考的经典都已经烂熟于心了,但每次看都觉得静心凝神。

    临近二月中旬,时玥心彻底静了下来。

    她不再疯狂的做试卷了,每天只做一套,算是保持感觉,其他时间都安静的看书,静静地等待着去县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