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重生)科举修仙路 > 29.出榜
    一听到学署传来的钟磬之声, 原本还在酒楼茶寮扯闲的人都扔下杯筷,往学署跑了。

    说书先生也不说书了,收了惊堂木就往外走。

    卖东西的小贩,直接挑起东西,就去学署。

    等时玥和单慧她们赶到学署外时,看到的已经是一片人山人海了。

    “不知道今年, 哪家的举子中了第一等。”

    “我们缙江明珠, 殷月小姐肯定是第一等!”

    “那还用说吗?”

    青榜还没放出来,围观的人已经讨论的热火朝天了。平时那些很矜持的‘老爷’们,都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做派, 和周围人讨论的面红耳赤。

    “这么多人,我们挤得进去吗?”单慧看到这一大座‘人山’,有些发憷。

    邓斌马上撸袖子道;“你们就待在外面等着,我帮你们看。”

    “中或是不中, 当然是自己第一个看到更有意义。”时玥的心弦早就绷地紧紧的,现在也只能保持面上的平静。

    辛苦了两年多, 盼望了两辈子,中与不中, 就看今天了。时玥是多一刻都不想等,她要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就是,我们哪里还等得?”单慧说着,就往里挤。

    时玥也当仁不让, 凭着灵活的身形, 见到空子, 就往里钻。

    “诶,你们怎么跑这么快,等等我!”邓斌也一下子挤了进去,只是他块头相对较大,引来了一片抱怨声。

    “抱歉,抱歉。”邓斌一边往里挤,一边对着周围拱手道歉。

    “乖女,爹在这里!”已经成功占据前排的时爹招手,怕他乖女被挤坏了,还打算去接。

    时玥连忙道“爹不用,我马上过来。”

    这么多人在往里挤,只要稍微有个空位,就会马上被占据,她可不想她爹舍弃这么好的位置。

    “爹跑的快,一来就占了这里,怎么样?”时爹拉着乖女的手,将她一把带到了身边,才放心笑道。

    时玥抬头看了看墙上那块晶板笑道“这个地方好,放榜一眼就能看到。”

    正说着,旁边又起了一阵争执。

    “用钱买我这个位置?我是缺钱的人吗?!”一个粗嗓门的汉子大声吼道。

    时玥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单蜜!她在侍从后面不耐烦的撇着嘴“二十两银子不行,那就二百两吧。”

    “呵,还把她大小姐脾气拿到县城来了。”时爹嘲讽道。

    很快就没人关心那边的争执了,因为学署外墙壁上的晶板从右到左渐渐亮了起来。

    “……放榜了,放榜!”不断有人惊呼。

    时玥和时爹也完全忘却了单蜜,双目紧盯着晶板。

    突然一声清鸣从学署内传来,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时玥抬头,只见到一只青翠的大鸟从内飞了出来,优雅的停在晶板旁的石柱上。

    “大夏太阳历九千五百九十三年,缙江县第九百三十四次青榜正式发布!”那青鸟声音清越,却是口吐人言。

    原来缙江县已经举办了这么多次县试了啊!很多第一次看到放榜的人感叹。

    青鸟的声音刚落,晶板就光芒大放,最右边慢慢亮出一个人名。

    时玥还没看清上面的名字,就听到青鸟先念了出来“青榜第五十名,柳家乡幼学——温炎!”

    “啊!中了!我中了!娘你听到没?我中了了!”一个少年狂喜的欢呼,周围人满脸羡慕的道喜。

    时玥也有些羡慕,看着晶板更是急切。

    晶板上的名字仍旧是不紧不慢的亮起。

    ……

    “青榜第三十九名……”青鸟的声音依旧清越,且不急不缓。

    被念到了名字的学生自然是狂喜,没被念到则更加紧张了。

    还是没有她的名字,时玥手心生出了细汗。

    念到二十一名的时候,时玥还没听到她的名字,心里开始担忧了难道她的试卷不得阅卷官喜欢?难道这届真的是天才太多了?

    “乖女,别紧张,别紧张。”时爹颤抖着手安抚时玥。

    也许是县试结果太重要,时玥发现她引以为傲的冷静完全消失了。

    第二十名还不是她!时玥看着一整张晶板被名字铺满。

    “才念到二十名,这晶板咋就没了?”有人不解的问道。

    周围不懂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刚刚念到的,都是第三等秀才,上面还有两个等次呢。”有知情的人骄傲的解释道。

    原来秀才还分等次啊?不过听的人很多都没放在心里,因为秀才对他们来说就很了不起了,不管几等都没有区别。

    “肯定是你考的好,所以还没念到。”时爹听了一耳朵,连忙安慰女儿和他自己。

    这话引得旁边几人想要嗤笑,不过青榜还没出完,他们也不会直接取笑万一真中了呢?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平步青云的例子。

    晶板上的名字果然很快就消散了,紧接着又从最右边亮起了一个名字。

    仍然不是!

    还是不是!

    不是!都不是!时玥的心已经开始有些发冷了,她不得不考虑如果这次没中,该怎么办?

    四周都已经开始传出啜泣、嚎哭,显然很多学子都自觉第一等无望,定是名落孙山,便彻底崩溃了。

    “乖女,不要伤心,你年纪还小,还能再考一次。”时爹看着突然冷静下来的女儿,有些慌张的安慰道。

    此时,时爹也不能再安慰自己说女儿是第一等。

    整个县近万考生,有多少是从小学习的天才人物?他女儿虽然聪明学习也认真,但他还是没有信心和那些豪门大户家的孩子比。

    “爹,你放心,我不伤心。”

    时玥的目光还是停留在晶板上,她要直面结果,即使是失败的结果!

    晶板的右端又开始亮起,这次的名字比前两次的都要大。

    也是,毕竟只有五个名额了。

    看着最先亮起的半边‘日’,时玥的心开始猛烈的跳了起来。

    半边‘日’的后面又是半边‘寸’,时玥觉得呼吸有些艰难。

    一定要是她!千万要是她!时玥在心里呐喊。

    “青榜第五名,卧龙镇幼学——时玥!”

    时玥听着清脆的声音,只觉得有些耳鸣了。

    “乖女,爹没听错吧?!”时爹狂喜的地问道。

    时玥袖子里的手指掐住手掌,以此来保持镇定“是的,爹你没听错,我中了!”

    显然,这次维持镇定的方法失败了,她又陷入了剧烈的喜悦中。

    “恭喜,恭喜,我就说此女面貌不凡,果然就中了!”

    “中了第一等,将来定会前途无量。”

    周围人纷纷过来贺喜,好话不要钱的往外冒,争取在新出炉的秀才面前留个印象,完全忘了刚才对她们的轻视。

    “多谢,多谢!”时爹乐呵呵的接受周围人的恭喜,只觉得他一辈子最荣耀辉煌的时刻就在这里了。

    单蜜听着时玥那边的热闹,掐破了手掌。

    我不可能比那个丑八怪差!单蜜双眼死死的盯着晶板,要在上面找出自己的名字。

    然而,四个名字过去了,都不是单蜜。

    “这不可能!”单蜜失声道。

    这次晶板却没有熄灭,旁边又开始缓缓亮起一个名字。

    “已经念到第一了,居然还有?”有人惊奇道。

    单蜜心底又生出了希望,并在‘压倒时玥’的渴望中迅速壮大。

    “特优,豪门殷家——殷月。”青鸟报出最后一个名字。

    “原来殷月小姐是特优啊,刚才听到第一不是她,我还吓了一跳。”

    “殷月小姐当然是最优的,即便是第二,我都会怀疑舞弊!”

    周围人又一溜儿的开始夸殷月。可惜殷月本人听不到,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县试结果,自然不需要来看榜。

    殷月,殷月……这个名字不停的在耳边回荡,单蜜最后的希望终于破灭了。

    怎么会?!时玥那个丑八怪都考中了,她为什么没有?她才是卧龙镇的第一人,她时玥算个什么东西!

    时玥和时爹再没注意单蜜,她们正在接受单慧和邓斌的恭喜。

    邓斌有些失落,单慧则是满心苦涩。

    不过对于时玥能考中,她们羡慕的同时,更多的还是高兴。不说平时的情谊,只说她们的同窗里出了秀才,说出去,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对了,听说学署会派人给新晋秀才贺喜,未免他们去了客栈找不到人,我们是不是该回了?”邓斌想起了祖父讲过的经历,不由提醒道。

    时爹猛地一拍脑袋“你不说,我险些都忘了。走,我们快会客栈!”

    一行人又在众人的恭贺声中挤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一直都在被恭贺,让人不由开始怀疑这些人的眼睛是有多利,消息是有多灵通。

    看到了客栈,几人相视一眼,不由都松了一口气,太热情了也让人难以承受啊。

    然而,还没完全放松,客栈的掌柜就笑着迎了出来。

    “不曾想鄙人的客栈里,还住了时小姐这样的人物。”掌柜满脸热切道,“为了恭贺时小姐考中第一等秀才,我们特地准备了上好的酒菜,快请进。”

    “掌柜太客气了。”时玥笑着回道,此时她已经勉强恢复了冷静。

    “这些都是应当的,您住我们客栈,是给我们增辉添彩,只希望您不要嫌饭菜简单。”掌柜把殷勤献完了又赶紧道,“学署和附近宗门派来报喜的人已经到了。”

    才成为秀才的时玥,第一次感受了‘秀才’这个身份的分量。

    以前衙役书办都是她们要恭敬对待的人物,而宗门之人那就是高高在上的传说了。没想到,只是考中了秀才,便会有宗门来贺喜。

    “居然道门也派人来贺喜?”时爹有些底气不足。

    邓斌想了想道“大概因为时玥考中了第一等,有些宗门想要争取她。”

    “争取我?”时玥有些不明白。

    邓斌解释道“道庭和朝廷规定,考中秀才方能修炼,所以考中的举子,一直是宗门和朝廷争取的人才。”

    “宗门和朝廷只能选一个?”骤然听得这等秘闻,单慧也生出了好奇心。

    邓斌有些不确定道“应该是吧?我也是听祖父说的。”

    “那时玥,你是选宗门还是朝廷?”单慧转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