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扒一扒那个萝卜精 > 55.我愿意让你重来
    第56章

    距离沈先进入地洞已经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未踏出一步,外面的人也不敢进去打扰他。而元深深昏睡在阵法之内,只需不时看顾便可,只待沈先能传出好消息。

    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元成现在虽是魂体,但心中仍感焦灼。但这件事知情的只有元成、蓝爻和青凡, 因此元家三口轻易的便被元成随意寻了个借口糊弄过去了。

    自那日元成魂体出现后, 元坤便老泪纵横的跪在元成面前哽咽,说自己没有对不起元成的教导,用所学治病救人, 从未误诊伤人性命,随后又把元明泽和李余兰介绍给元成看。

    元成当初救元坤妻子不过是举手之劳,却没想到之后会将元深深交到他们手中教养长大。

    “你做的很好,深深在这里生活的非常开心, 我知道的。非常感谢你。”元成温声对元坤道谢。

    元坤连忙摆手,只道是自己该做的。

    而先前随元深深一同过来的叶竹和叶青也顺势住了下来。原本对人非常排斥的叶青自从救出叶竹并且身体好了之后, 就变得开朗起来,也愿意和人说话了, 时常逗的元坤开怀大笑,感慨叶青比元深深小时候乖多了。

    而元家叶青最喜欢的,还是看起来只比她大一点的小师弟。小师弟稚子之心,深得叶青好感, 因此有空总是缠着小师弟“小哥哥、小哥哥”的叫, 把自己的哥哥都放在一边。就算小师弟要学习, 她也坚定的跟着一起学习,一起晒药草。

    叶竹则在练习腹语。他能调用灵力在空气中写字,但能再掌握一个说话的机会也是很好的,于是在叶青找小师弟玩耍时,他就一个人坐在旁边练习。

    住在元家的,还有蓝爻和青凡。原本见到元成就冲上去把人捆起来,红着眼就想下杀手的人直接挑了间客房住下了,还在元成询问一次后恶声恶气的反问“你就这么想赶我走?”

    “当然不。”元成露出有点惊喜的笑。他虽然坚称自己无错,但……当初的事情,还是觉得很抱歉。

    蓝爻住下了,又怎么会放青凡走?事实上青凡并不想走,他还从未见过用‘身复灵芝’为主料加以其他天地灵物为辅助而制作而成的血肉之躯。这种方法古籍上虽有记载,但成功者寥寥,而沈先虽是天纵奇才,但能否成功还要看机缘。

    平静中又暗藏着焦灼,众人就在这种氛围之下又等了半月。

    这一个半月不仅是元家平静,就连外面也是平静的,因为姬明月和天极宗的人也有许久未曾出现过了。

    “吱呀”一声,青凡端着铜盆推门而出。天才微亮,只有几声鸡鸣远远地响起。

    冬天的冷空气让青凡手中原本冒着点点热气的水迅速变凉,他往院中走了几步,然后懒洋洋的说道“各位来这小小的金河镇,不知有何贵干啊?”

    熹微的晨光下,元家上空御剑站着数十位身着统一服饰的修者。

    “叛徒沈先,是否在这里?”一名看起来是个领队的人开口问道。

    天极宗?青凡讶异的挑挑眉。风平浪静一个多月,他还以为天极宗已经放弃沈先了呢,没想到居然又出现了。

    “不在。”如今青凡睁眼说瞎话的技能已经练就的炉火纯青。

    那领头之人露出一丝我就知道的表情“哼!我们早就知道那叛徒在这里,你竟敢欺骗于我们!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啊,你有什么非要我知道不可的地方吗?”此时要是在嘴里叼一根狗尾巴草,那青凡就能完美的出演一个街头浪荡子。

    “你!”那人被青凡一噎,伸出的手上鞋晃动两下,又转了语气,“这位小友,我们天极宗是来捉拿叛徒沈先的,想必,你也不想得罪我们吧?”

    天极宗身为仙人界第一大宗,常年把持着仙人界令的第一枚。且自立宗以来,天极宗便飞升为圣十数人,堪称高产,在修真界威名赫赫。

    若是其他人听了,可能会因为对这第一大宗心生忌惮,但青凡已经被蓝爻带皮了,他看着那人,努了努嘴“你看你身后啊,他不是刚好练功回来么。”

    那人将信将疑的转过头去,身后只有一名同为天极宗的人,哪有沈先的半分影子!被骗的愤怒压过没得到情报的不甘,他指着青凡“你……”

    话还未完,冰凉的水便扑面而来,兜头浇了他一脸。

    站在下方的青凡晃了晃手中已经空了的铜盆“这位道友,还凉快吗?火气太大可不好哦~”

    那人把脸上带着冰渣的水抹去,暴怒“我要让你给我跪下磕头道歉!”他驱动飞剑往院子飞来。周围站立的其他人见他动了,于是也催动飞剑飞来。

    砰砰砰,接连不断的撞击声响起,凡是即将进入院子的人全都被屏障弹了出去。

    “天极宗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欺负我年纪小小的外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青凡旁边房间的门打开,露出披着外衣的蓝爻。

    他倚靠在门上,右手随意一弹。一道疾风飞过,方才稳下剑势的那个人便被打下飞剑,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防护阵法早就设好了,仿的就是哪一天起来,发现有人站在墙头影响心情。”蓝爻招呼青凡,“小凡凡,咱们快再来睡个回笼觉,天都还没怎么亮呢。”

    “真是,有什么事不能放在白天说吗?非得这么早过来堵。”蓝爻随口抱怨着,然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啊,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美|艳了,所以吸引的这些修者一大早就过来围观?”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啊!”蓝爻捂着脸娇羞道。青凡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把人往屋里一推。

    “砰”的一声,房门合上,元家又恢复了往日安静的清晨,徒留上空一圈面面相觑的天极宗弟子。

    等到日头高挂之时,元家才开始醒过来。从睁眼便开始嚷嚷着要去找“小哥哥”的叶青,到打算背着药箱去前日才诊治过的人家复诊的元坤,一行人都看见了空中的那些人。

    此时他们已不再御剑,而是站在墙头守着这里。

    “噗哈哈哈哈!”蓝爻忽然笑的前仰后合,他笑到没劲,然后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泪,说道“天极宗来拿叛徒的人,就是这些半吊子?连御剑都无法长时间操控,想必只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

    他有拍拍青凡的肩“哎呀,刚刚如临大敌的感觉如何?”

    青凡嘴角一抽,直接拍掉了蓝爻又开始试图抱住他的手。

    “竟不知蓝护法也在这里,真是失敬。”有浑厚的声音响起,“山斛,还不快给蓝护法赔礼道歉?”

    站在元家院门外的沈山斛看着从远处来的掌门,吃惊的张大了嘴。

    掌门为什么会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惊讶,因为几月前沈先打伤天极宗多人时,不敌魔化后的沈先被打致重伤的,最严重的便是宗主——常双。

    掌门伤重的消息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法掩藏,于是大家都默认掌门至少要修养一年才能痊愈。而如今常双却面色红润的御剑而来,周身灵力鼓荡,昭示着他的实力不俗。

    “宗主,您怎么来了?”沈山斛抱拳行礼,语气忐忑。

    来围堵沈先的这个任务是他在执法殿领来的,当时姬明月正好前去找明法,想要明法组织人手同她一起去捉沈先。反正也没说是要捉住这位曾经的第一人,不过是想下来混混,于是便接下这份差事,带着相熟的同门下来了。

    “我当然是来看看宗门堕魔的叛徒。”常双双手负在身后,眼睛淡漠的往院中轻瞥。

    恰在此时,元深深所在的房屋屋顶忽然冒出一霞光。霞光耀眼的一闪而逝,随后一阵淡淡的香气蔓延出来。

    蓝爻面上先是一愣,随即面露惊喜,没想到居然还真成了!

    “喀哒”一声,房门被打开,眉目间带着些倦意的沈先走了出来。

    见到沈先的身影,常双微微眯起眼“沈先,你可知罪。”

    沈先长身而立,微微抬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常双“何罪之有?”

    “叛徒沈先,如今你即已堕魔,我,常双,今日以天极宗宗主之名下令,逐你出宗!”

    正气凌然的话音落下,沈先不由得嗤笑一声。他召出青随剑立在身旁“常掌门莫不是眼花,连仙与魔都分不清了?”

    青随剑上一道白光闪过,清透而凌冽。

    围在上方的天极宗人都瞪大了眼,眼神在青随剑和沈先之间扫来扫去。沈先破阵出困之时,许多弟子都已看见他身上缭绕的魔气,更别提被他打伤的弟子还有许多因为魔气入体而在修养净化。

    可现在展示在他们面前的青随剑,却是一丝魔气也无,反而透出浩浩仙气!这青随剑是众人皆知的宝剑,绝不可能作假!

    这是怎么回事?!

    便是任他们想,也绝想不到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从魔重新入仙!

    “师兄说我是叛徒,这称号我可不敢当。”沈先盯着常双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毕竟,先与魔物勾结的,是师兄你不是吗。”

    什么?周围上百名的天极宗弟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如今他们虽跟随掌门一同来处置叛徒,但这名叛徒可是他们喊了多年的‘师叔祖’,威信力虽在之前被打折扣,但仍有残余。他们想要说点什么,但碍于常双掌门威严,只能眼神交流。

    常双眯起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