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扒一扒那个萝卜精 > 57.似曾相识你是谁
    第57章

    “不!”

    常双目眦欲裂的看着沈先脚下, 那里散落着被沈先捏碎的圣灵珠残骸,和地上的泥土混在一起,再不复往昔的光泽。

    “沈先!这是先人留下的圣物!你居然毁了它!你怎么敢!”常双怒吼,随即落在院门上,将佩剑握在手里,灌注灵力往前一刺便想将防护阵法击溃。

    看着面色狰狞的常双, 沈先心知布置的阵法绝挡不住他的暴怒一击。更何况屋里的元深深不容惊扰, 于是率先出手,运起灵力指挥着青随剑抵挡住常双的攻击。

    两剑相交,相接处泛起巨大的亮光。剑身嗡鸣不止, 两人往剑身上注入的灵力也不止。威压铺散开来,将许多御剑在空中的修者都震落在地。他们站在地上纷纷后退,将中心位置空出给对决的两人。

    “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青凡正在给刚才听见动静出来的元家人和叶竹叶青两兄妹贴符纸,好化去他们受到的威压。

    蓝爻伸手拨了拨他胸|前贴好的符纸“想上?那你先把符纸摘下来。”

    青凡气弱了一个呼吸。

    “这还不是你能够得着的程度, 看着就好。”蓝爻眼睛往墙角扫去,那里蹲着从常双怒吼开始就跑开的女子。那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战斗, 眼中却熊熊燃烧着一股火|热的渴望。

    奇怪。

    可是一想到这是沈先带回来的,想着沈先必定是知道此人底细, 于是蓝爻移开眼神,重新关注到上方的战斗中去。

    明亮的光芒渐渐不再那么刺眼,众人定睛看去,却原来不是两人收手, 而是有一方灵力已然支撑不住, 从而导致剑光黯淡!

    常双的手已经有些颤|抖, 他无暇顾及脸上滑落的豆大汗珠,咬着牙勉力支撑佩剑与青随对抗。但随着剑身上幅度越来越大的颤动,他心知自己必败无疑。

    抬眼看向一脸轻松的沈先,常双脑海中闪过过去的种种。

    凭什么,凭什么!

    他心中愤怒,灵力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又一次大量注入剑中,剑身光华流转,光芒大盛。

    观战的众弟子心中惊讶,想着宗主果然厉害,在拥有着第一盛名的沈先手下也能坚持这么久。可还没过多久,那道突然爆发的灵光便迅速黯淡下去,常双也迅速萎靡,从墙头掉了下去。

    “师父!”姬明月伸手接了常双一把,让他以至于不会摔得太难看。但做完这一切后,曾经慈眉善目的师父却大力挥开她的手“我不需要你这种无能的人来扶!”

    姬明月被挥退道一边,她原本便无血色的脸上此时更是一丝表情也无。刚刚因为常双即将受伤而产生的条件反射消退,她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一切。

    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姬明月靠在墙上痛不欲生。

    眼见常双落败,众人心中对沈先的敬畏之情更深。这位从入宗便成为传说的师叔祖现在在他们的心上更高了一层。

    “噗……咳。”常双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出。他抬手擦净嘴角的血迹,庄严的宗主服上染上点点血迹。

    他抬头看向沈先。

    沈先脚尖一点,人便飘飘然落下,一身白衣清雅出尘,仿佛刚刚比斗过的不是他一般。

    “常双掌门,其实,刚刚我掐碎的那个,不是圣灵珠。”沈先手腕一翻,手心中静静地躺着一颗光华流转的珠子。

    此时常双还有什么不知道,他根本就是被沈先戏耍了!

    “你耍我!”

    “不敢,不敢。”沈先轻轻抛了抛手上的珠子,“只不过掌门因为这珠子追杀了我与深深那么久,我只不过是想玩点小把戏,逗逗掌门罢了。”

    “你!”常双将涌到喉头的腥甜咽下,“沈先,师父教导你的那些,难道你全都忘了吗!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沈先面上的轻笑收起,他将抛起的珠子握在手里,冷然看着面前喊了几百年的师兄。

    “常双掌门,我现在还尊称你一声‘掌门’,便已经是对得起师父的教导了!若不是顾念着这一点点的手足之情,我会让你连登门的机会都没有!”

    “带着你的人,赶紧滚!”沈先已无耐心再同他周旋。

    常双却在他身后低低的笑了起来“呵呵,哈哈哈哈。沈先,你不就是天赋好吗?!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除了境界高灵力强你还有什么好的!哈哈哈哈哈,你看,同一批师兄弟就剩了你我二人,这几百年也不过就是现在让你知道了些我做的皮毛罢了!”

    “哈哈哈哈,”常双血红着眼低声吼道,“你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师父算好了时辰日盼夜盼的才把你带回宗里。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练一练功便可以得到赞扬,可以得到无处不在的称赞!只要你开口,在珍贵的资源都会落在你身上!”

    “可你是怎么做的?你冷着一张脸,嫌烦!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当初师父在你生辰时给你的那块灵玉,是我忙前忙后求了多久都得不到的?!可你拿到之后却只是随手丢在一旁落灰!”

    沈先脚步顿住。他记得小时师父确实有送过他一块灵玉,还说“小先啊,为师现在没有什么好的礼物送给你,这灵玉你先拿去玩,之后为师再补上。”之后确实是补上了,是一本已经成为孤本的已飞升圣界人的手稿,他收到后沉迷其中,完全把只能当装饰用的灵玉给忘了。

    “凭什么,凭什么你什么都能轻易得到?我想要的灵玉被你随手丢在一旁,甚至我喜欢的姑娘眼里也只有你而看不上我!凭什么!”

    趴在墙头上看戏的蓝爻忍不住了“诶,这罪名沈先可不能担。你看你脸上的皱纹,再看看沈先那光滑的脸蛋,要我我也喜欢沈先啊。”

    “你闭嘴!我只比他大二十岁!”

    虽说修道者可以延长寿命青春永驻,但若是天赋不行能力不够修为无法前进,那衰老是迟早的事。看现在常双和沈先的两张脸,完全想不到他们就相差二十岁啊……蓝爻两厢看了看,决定还是不说话了,省的第一宗的掌门被他气死。

    常双想到了什么,忽然笑起来“就算师父、师兄都这么忽视我不屑我,但我不计较,我还是很负责的。我继任掌门之位后,师父所说的要发扬光大天极宗,我也一直在做啊!你看,和魔界联手,那些说天极宗坏话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少了啊哈哈哈哈哈

    “师父说希望将来有一个像你一样天赋卓绝的人来继承天极宗,我就让明月来接近你,虽然她没有完成这个使命,但是我是尽心尽力的在完成师父他们的遗愿啊!”

    沈先转过头看向已经扭曲了表情的常双“你疯了。”

    “我没疯!”常双面色瞬间冷下。憋在心中多年的不平一朝被吼出,他现在有种扭曲的畅快之意,因此又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师父他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你居然会动情,会为了一个女人堕魔!哈哈哈哈,这就是他引以为傲的弟子啊!”

    “啊!咳咳咳”常双面色痛苦的弯下腰捂住嘴。他理智回神,惊恐的看着沈先空空如也的手。那里本来握着的‘圣灵珠’不见了,被沈先丢进了他的嘴里。

    “呕”常双试图把那东西吐出来,谁知看起来坚|硬无比的珠子入口即化,让他什么都吐不出来。

    “这是什么?!”常双哑着声音惊慌道。

    “是让你闭嘴的东西。”沈先淡淡道。

    “哑药?!”常双转过身想要离开去找灵医。他虽然之前疯狂,但仍旧很是惜命。

    转身时看到围着的一圈天极宗弟子,他看着这群人躲闪的眼神,冷笑一声。他和魔界早有交易,虽然之前宗门大典时他被坑了一次,丢失了圣灵珠,但是杀人这种小事魔界还是很有信誉的,他一点也不担心有什么流言会被这里的人传出去。

    “咳。”痛苦的又咳了一声,常双勉强召来佩剑,想要御剑而去。

    “唰”一声轻响,一只利箭插|入常双的后背。

    常双不敢置信的转回身来,瞪大眼看着沈先“你……”

    他转过来了,胸口冒出的箭尖也暴露出来。又是一道利箭飞过,常双的心脏处插上了第二支箭。

    所有人看向箭的来处,一名少年慢慢放下手中的弓。

    “沈先,你不是最光明磊落的吗,你若要杀我直打便是,为何要叫旁人从暗处偷袭!”

    少年从屋顶上轻盈的跳下来,站在常双面前俯视着痛的弯腰的常双“常掌门大概是贵人多忘事,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已经忘了我呢。”

    常双这才把眼神投注在少年脸上。他仔细辨认了一番,随即想起了什么,惊讶道“是你?!”

    少年猛一抬手,把手中的羽箭插|入常双腹部“看来常掌门想起那个被你虐杀的小孩了?”

    常双口中溢出一丝鲜血,说不出话。而围在周围的天极宗弟子们都被这变故惊呆了,回过神来冲了上来“你做什么!放开我们掌门!”沈先他们打不过就算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怎么可以杀他们宗主!

    少年红着眼一脚把人踹倒在地“就你这种人,怎么配当一宗之主!”

    “你还我侄儿!”

    “畜生!”

    “你天赋不好只能怪你投胎不好,你有什么资格迁怒别的天赋不好的人!”

    少年一脚接一脚的踢在常双身上,任由其他人怎么拉扯伤害都不走,仿佛定在了那里。直到浑身气力全都用完,身上已经血水满身之时,他才退开来,躺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