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彼得潘病毒[犯罪] > 63.自杀游戏 04
    梁惊鸿带给肃海的烦恼很快就被后者抛之脑后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肃海听了公司会计给他罗列出来的一堆个人资产之后, 心情大好,觉得自己完胜梁惊鸿,所以将此事翻篇了,而是数月前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最后因为所有的线索都查无可查,不得不暂时封存的“离奇自杀事件”又再一次发生了。

    这一次的死者名叫古小琦, 二十三岁, 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做前台,相貌十分出色。她一米六五的个头,身材匀称挺拔, 皮肤白皙若雪,一张脸只有巴掌大小,因为有八分之一俄罗斯血统,她的眼睛是盈盈的蓝色, 仿佛盛有一片盈盈晴空,鼻梁高耸而挺直, 却没有一点凌厉,反而给整个人增添了立体的美感。

    周沙一边比对着照片, 一边在尸体旁边蹲了下来,啧啧叹道,“这次凶手一定是特别恨她,”等到鉴识科的同事拍完了现场照片, 死者被从阳台的晾衣杆上放了下来, 他伸出手把死者原本垂在面前的头发稍微往旁边拂开, 露出一张刀痕纵横交错的脸来,“这张脸都划得没办法看了。”

    “这次的死者和之前的一样,都是在死前身中数刀,随后上吊而死。”肃海甚至连笔记都不用翻,这个案子在他心里挂了太久,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拿出来重新想一遍,因此对之前的所有细节都了若指掌,仿佛历历在目,“这是这个系列案子中第二个脸上也被划伤的死者,而之前的出现这种情况的死者吕心蕙,确切的说脸上只有一道划伤,从左脸中间一直斜向下延伸到下颚,而且伤痕较浅,据法医的结论,更像是死者在刺向自己肩膀时,对距离的掌握出现了偏差,这才不慎将脸上划伤。”

    陈佳期耸了耸肩膀,也蹲在了周沙的旁边,一起去观察尸体,“这次可不像是不慎划伤的。”

    肃海转过身,问季甜道,“死者个人情况调查得怎么样?”

    季甜说道,“死者古小琦是s市人,在这里并没有亲属,这套房子是她租来的,目前一个人独居。今天早上九点十分左右,她公司的同事发现她没有去上班,给她打了电话,但是并没有人接听,等到九点半,长乐区派出所的民警接到7号楼的钟先生报案,称早晨起来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对面楼某住户的阳台上有女子上吊自杀,民警赶到之后,这才发现死者的死状和之前几起案子如出一辙,立即向局里汇报,就转到了我们这里。”

    肃海的一边的眉毛微微动了动,“死者不是本地人?”

    “对,这也是另一个出现变化的地方。”季甜说,“之前的四个死者,只有余凤珊是临近的凤凰市人,但距离x市并不远,坐高铁的话,单程一个小时就能到达,其余三个死者,都是从小生长在本地的。而古小琦不是,她去年才从s市来到x市,为了和她男朋友在一起。”

    “男朋友呢?”

    “两个月以前分手了。”季甜说着,撇了撇嘴,小声咕哝道,“零距离的恋爱也靠不住,爱情本来就靠不住。”

    “咳。”肃海咳了一声。

    季甜立刻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说道,“以防万一,我稍后再去了解一下死者男朋友的情况,确认他的作案嫌疑。”

    “不用了”。

    话音刚落,肖正宸从门口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戴上手套,“我刚才问过了,死者的男朋友在一个星期前因为嫖娼被扫黄组的同仁们抓了进去,今天早上才放出来。”

    陈佳期看完了尸体,凑过来感叹道,“这个不在场证明够硬的。”

    几个工作人员把尸体装进了裹尸袋,小心地抬走了,带回局里等待着法医做进一步检查。

    肖正宸在房子里转了两圈,从枕头旁边拿起手机,页面提示需要指纹解锁,他晃了晃,“还有3的电,看来死者昨天晚上也不是什么都没干。”

    “但你也不知道她究竟干了什么。”肃海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肃海和肖正宸分了两组,他和周沙留下来,负责询问死者的左右邻居和发现尸体的钟先生,以期能够得到些微的线索,肖正宸和季甜去到死者生前所在的公司,进一步了解死者的人际关系。剩下的陈佳期,则通过死者的身份信息,调出过往的所有记录,并和之前的四名死者进行一一对比,试图找出共同点。

    古小琦生前所就职的丁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位于x市南边的高新产业园内,具有相当的实力和规模。公司占用了一整层办公楼,电梯一开,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纯白色lo,上面几条黑色的线条纵横交错,似乎暗示着电路主板上来回的纹路,简约但是非常有设计感。

    季甜向前台的另一个职员简单说明了来意,对方颇为震惊,缓过来了以后这才匆匆忙忙地去向主管汇报。

    两人在接待室里刚坐下,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妆容得体,身着灰色工作套装的女人走了进来,细细的鞋跟在大理石的地面敲击着发出略微急促的声音,昭示着主人内心的不安。

    肖正宸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她胸前的工作牌,行政经理夏玲。

    “您好,”她伸出手来分别和两个人握了握,坐下的时候惯性地将裙角捋平,“您说您二位是来调查刑事案件的,还和我们公司的员工有关?”

    “没错,准确地说,是命案,”季甜点了点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如同一尊真正的执法机器。“贵公司员工古小琦今早在家里遇害了。”

    夏玲在过来之前的短短几分钟里,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她不是刚参加工作的小姑娘了,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只多不少,能够在这样规模的公司做到行政经理的位置,足够说明她的能力和心理素质。但尽管如此,听到这个消息,她仍旧错愕不已。

    “不好意思,您说什么?”她的眼睛随着话语不由得睁大了些,眼球里的红血丝显示着她的劳累没有得到好好的休息。

    季甜重复了一遍,而坐在她身边的肖正宸却丝毫不受影响似的,仍旧保持着一贯的温和笑容。

    过了足有半分钟,夏玲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并立刻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她习惯性地想扯开一个公式化的笑容,却发现面部肌肉都僵硬了,“那她是……被人害死的吗?”

    “脖颈上有勒痕,身上有多处刀伤,您觉得像是自杀吗?”这次还没等季甜开口,肖正宸就说,他的语气不急不缓,甚至还有一点缱绻的尾音拖了出去,有种莫名安抚人心的力量。

    然而夏玲听了,反而悚然一惊,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声音都禁不住提高了一些,“这不是前一阵子报道的那些‘离奇自杀事件’吗?kiki…我是说古小琦,她也是这样吗?”

    “据我们的调查,古小琦是s市人,所有的亲属都不在本地。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她在公司的人际状况,希望您能配合。”季甜说着,翻开了自己随身的笔记本,在一页空白上写下一个“1”。

    “等等,”夏玲咬着下唇,问题像是从喉咙深处跋涉许久,才穿过口腔抵达嘴边,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古小琦不是自杀吗?这不是‘离奇自杀事件’吗?”

    “哎呀,这怎么说呢,”肖正宸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下巴,“夏女士,您刚才能说出媒体给这一系列案子取的代号,那您肯定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如果这是一般的自杀事件,‘离奇’两个字怎么解释呢?正因为自杀解释不通,所以才‘离奇’,不是吗?况且刚才您也听到了,死者古小琦脖颈有明显勒痕且身中数刀,这种情况,依您的判断,这像是自杀吗?”

    “啪——”

    话音未落,两只杯子接连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热水没了杯壁的禁锢,朝四下里迅速地蔓延开去,两只茶包可怜兮兮地躺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上,很快就被冰冷的地面带走了全部的热气。

    推门进来送茶水的女员工难掩一脸的震惊,半晌,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把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转身去找抹布。

    “对不起——”她低头道歉。

    夏玲觉得头忽然痛了起来,朝她的工作牌上看了一眼,皱起了眉,“你怎么过来了?乐乐呢?”

    “我来拿投影仪,王总那边现在要用,路过办公室的时候,正好乐乐要去卫生间,我就顺便把茶水捎过来。”她说着,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肖正宸二人,“古小琦的事,是真的吗?”

    肖正宸笑了笑。

    “行了,别问这么多。投影仪,”夏玲向周围扫了一眼,很快锁定了某处,伸手指了指,“投影仪在那儿呢,你快给王总送去吧。回去时看谁还在,叫她们过来个人打扫卫生。——两位警官,我们这边说话吧。”

    说着,夏玲推开了门,在前面领路,季甜和肖正宸便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路过摆放投影仪的架子,肖正宸顺手取了下来,递到那名女员工的面前,眨了眨眼,“那个位置对你来说有点高,我帮你拿下来了,拿好。”

    “谢、谢谢。”女员工猝不及防,结结巴巴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