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彼得潘病毒[犯罪] > 97.病名为爱 10
    “所以, 你慌什么,手机掉了都没发现,”三个人坐在餐桌前面,肃海和沈亭暄坐在一边,肃浠坐在他对面,“家里是有老虎能吃人还是怎么, 跑什么?”

    肃浠低着头吃豆腐脑, 几乎要把脸埋进碗里,只露出脑袋上一个小小的发旋。

    沈亭暄还是笑眯眯地,“没有老虎, 倒是有一只豹子。”

    肃浠当然知道沈亭暄说得是她自己,甚至还知道这个昵称来源于多年前的某一次访谈,刚出道不久的沈亭暄也是像现在一样,笑得眉眼弯弯, 对着镜头说自己学生时代曾经写过一篇零分作文,题目叫《做一只今天的花豹》。

    其实当时老师布置的题目是《做一份今天的画报》, 但是沈亭暄不知道是被什么迷了心窍,一心一意都是花豹, 还觉得老师用的量词不当,悄悄地把“份”改成了“只”。这篇作文交上去以后立刻在年级组里广泛流传,几个语文老师凑在一起又是懵逼又是好笑,但毫无疑问地, 都选择给她一个大大的零分。

    做这个访谈的时候沈亭暄才二十岁, 刚刚拍完一部雷得浑身酸爽的神话剧, 她在里面演一只专门勾引书生、喜欢看他们因为自己而失魂落魄、郁郁寡欢的猫妖。

    想着想着,肃浠猛地反应了过来,这个人现在就坐在他对面啊!!一手拿着酸奶杯子靠在唇边,唇上泛着淡淡的水泽,透着新鲜健康的粉色,柔软地像花瓣一样。

    “咳咳咳——”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肃浠吓得把豆腐脑一下囫囵吞了下去,热度就从口腔咆哮着滚进了食道,一路烫得他脸都红了,拼命地咳嗽着。

    “哎呀,快喝点儿水。”沈亭暄不知道这突然一下是怎么了,只好拿起一边的玻璃壶想倒点儿水给他,被肃浠慌张地摆着手拒绝了。

    “别管他,吃饭都心不在焉,大概有自己的世界吧。”肃海丝毫不受影响,把盘子里的煎蛋吃得干干净净,刚要拿起一只空碗去盛豆腐脑,沈亭暄已经抢了先。

    “再多加点辣椒?”

    “嗯。”

    “……”

    肃浠把碗一推,随便抹了抹嘴,拎起书包,闷头闷脑地就走,“吃完了,我走了。”

    “不找手表了?”

    “……”肃浠顿了一下,颇有几分忿忿地把书包甩到背上,“不找了,回头买块新的!”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并不平静的一早上终于渐渐归于沉默。

    等了一会儿,肃海吃得差不多了,沈亭暄才开口问道,“你弟弟怎么了呀?”

    “没怎么,”肃海面色如常,“别理他。”

    沈亭暄没他这么豁达,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担忧,“他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肃海喝掉最后一口酸奶,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点可怜巴巴的意味,只好实话实话,“他没有不喜欢你,他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房间里都贴着你的海报。”

    “……”

    沈亭暄用接下来的半分钟,勉强消化了“男朋友的弟弟是我的粉丝怎么办,急在线……算了不等了”这个问题,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道,“那他就这样跑了,没事儿吗?”

    “没事儿,放心吧。……太久没收拾他,他可能有点儿不习惯,”肃海抽出纸巾来擦了擦嘴,“他大概忘了我什么脾气。”

    沈亭暄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救了,明明他这个样子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就是普通的讲话,甚至还有点一本正经,但她竟然莫名觉得有一股严肃的性感。

    她往前凑了凑,眨眨眼睛,“你什么脾气?”

    肃海看着她,“你说呢?”

    空气好像一下就粘稠了,时间被液化成蜂蜜,拉出长长的、几近透明的丝来,甜蜜的,黏糊的,慢慢流动着。

    过了半天,沈亭暄忽然一下站了起来,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让已经跳到喉咙的心脏重新乖乖地回到胸腔里。她收拾着桌面,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我明天飞去新海市录节目。”

    “嗯?”肃海愣了一下,“临时决定的?”

    沈亭暄现在参加的这档综艺一直都是在x市进行录制的,基本上一周录一期,一次两到三天,如果节目组当天没有特殊安排,需要晚上录制的话,沈亭暄都会赶回来。目前一共录了六期,整个节目过半,还从来没有去过外地。

    “嗯,”沈亭暄点了点头,“本来没有这个安排,但是节目组突然请到了乔靖言,——也不是突然,节目组其实磨他好久了,乔老师那边一直没松口,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真的同意了。刚好乔老师这几天在新海市拍戏,节目组怕再有变故,所以决定赶早不赶晚,这一期就录乔老师的。”

    肃海从记忆里搜索了一下乔靖言这个名字,即使是跟沈亭暄在一起以后,他对娱乐圈知道的一点也不比其他人多,他跟身边这个年纪的所有男性同事一样,大概只知道一年里最红的那么几个人的名字,宣传最多的那么几部电影。

    幸好乔靖言还不算是籍籍无名,正相反,他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一直都是国内一线的男星,作品虽然说不上多,但也总活跃在大大小小的荧幕上。

    沈亭暄说了一个前两年非常热门的电影,肃海记得,那部电影当时拿了许多奖,从主演到幕后,整个团队都算得上是满载而归。

    “乔老师真的特别厉害,今年也才四十三岁,拿过的影帝奖杯加起来,一个陈列架都放不下,”沈亭暄自顾自地说着,“其实一开始我是有听到过节目组想请乔老师,但是被拒绝了,还以为不可能了呢,没想到真的请到了!不知道我这次会跟乔老师分到一个队伍吗?”

    她顿了顿,似乎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了,眉头也皱了起来,显示出主人的紧张与焦虑,“如果我跟乔老师一队,我肯定不会拖后腿的!我比丁尤娜体能好,还比她聪明一点,就算最后真的赢不了,我也会乖乖认罚,不会像丁尤娜一样,老是撒娇让队友代罚。”她皱着鼻子抱怨着,全然忘记了自己正在收拾桌子。

    肃海摇了摇头,索性自己动手收拾起来,把桌面上的盘子按照大小摞在一起,杯子也在托盘上摆好,然后一起拿去厨房。

    沈亭暄跟在他后面像只被绑定的大型宝宝,还焦虑着,“我穿什么去才好啊?羽绒服好像有点臃肿,大衣……大衣会不会衬得我太有气势了一点?”她又想起来,“差点忘了节目组每期都会统一安排赞助的服装,不知道这一期会是什么样子,千万不要太难看了……虽然乔老师肯定穿什么都好看。”

    肃海把碗筷放进洗碗机里,自己洗了洗手,在毛巾上擦干,“你有点紧张?”

    “特别紧张!”沈亭暄非常诚实,“乔老师是我的偶像,我从小就喜欢他,第一次看《小城风云》的时候,就被他演的张决迷得不行,当时我哥还用这个笑我……”

    肃海想起了她说的这部片子,距今大概有十多年了,那个时候他还在警校学习,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和同学打球也打架,隔三差五地翻墙从校园里出去,在街边的烧烤摊上喝一瓶瓶的啤酒,每一口都故意很潇洒。

    那时候沈亭暄还是个初中生吧?他想了一下,大概有多高?一米四,还是一米五?像只小猴子一样,脑袋上扎着那个土气的米奇发卡吗,那玩意儿是沈亭昭送给她的十二岁生日礼物,正版迪士尼,她喜欢的不得了,一戴就是好几年。

    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过,肃海挑了挑眉毛,“从小就喜欢他?”转过身抱着手臂看着她,“不是说从小到大只喜欢我吗?”

    “呃……”

    前一秒还在烦恼下午约造型团队过来重新做个头发的沈亭暄立刻清醒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肃海的表情,眨着眼道,“这不一样嘛。”

    “哦…”肃海淡淡地,但是并不打算就这么过去,继续问道,“哪里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啊……”沈亭暄笑嘻嘻地凑上来,赶紧解释,“我喜欢小海,就想小海也喜欢我,也只对我好,但是我喜欢乔老师,就希望乔老师能得到幸福,找到一个更好、更优秀的人……”

    “哈。”

    肃海冷笑了一下。

    “不不不,让我再想想……”沈亭暄试图垂死挣扎,绞尽脑汁地继续解释,“我喜欢你是想和你在一起呀,每天都想像今天这样,一起吃饭,一起说话,一起不做什么,光呆着都觉得心跳加速;对乔老师是那种粉丝对偶像的感觉啊,一直小心翼翼的,喜欢又害怕打扰,想把他放到全世界的中心去,哪怕只是落点灰在他身上都觉得心疼,想给他擦掉,又不敢真的触碰到他……”

    肃海并没有觉得欣慰,反而更不高兴了,“不敢触碰他,有多不敢?”

    没等沈亭暄回答,他就两步走到了她跟前,眼神随着身体距离的靠近,也随之一寸寸地暗了下来,充满沉沉的不可说的暧昧色泽,“那我们来好好触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