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红楼之仙有仙路 > 35.第三十五章
    “回殿下, 这是世子的朋友, 属下正要送他出去。”

    “孤没问你,怎么不会回话?”太子轻挑眉,不怒自威, 侍从不敢在答,只是眼中露出焦急之色。

    宝钗沉定心思, 低垂眼帘回道“回殿下话, 是的!”

    “是哪家的?”

    “身份低位, 不过是庶民而已,不敢入殿下之耳。”

    “孤这个表弟一向眼高于顶, 能得他看中必然有些妙处, 孤可是好奇的很。”太子伸手要抬起她的下巴。

    宝钗一惊后退两步堪堪避过,却是抬起了脸,入目所见, 却是太子轻笑的模样“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太子缪赞了!”宝钗心中一突,只觉太子话中有话。

    “太子殿下!”一道声音响起, 众人看过去, 只见门口处穆轩撑着下人站着,虽然神色如常,宝钗眉头微皱, 刚才不过动两下都会痛, 这会儿却出来, 肯定牵动了伤口。

    穆轩虽然靠着小厮搀扶, 却站得笔直, 走了几步过来,如果不是他发髻间的汗水,倒不像是有伤在身,走到太子跟前,穆轩先对着一旁的侍从道“送客人出去!”

    “殿下请!”对着太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太子看了眼穆轩,又扫了眼宝钗,眼中露出笑意,随着穆轩的动作转而向松涛阁去,眼见太子离开,宝钗几步走到穆轩身边搀扶住他不稳的身子“你……”

    穆轩脸色有些白对着她勉力一笑“我没事,你先回去,这里我会处理!”

    宝钗虽然担心,却也知道她留下没有好处“你小心些!”言罢,虽侍从离开这里。

    穆轩回到松涛阁内室时,太子端坐着喝茶,见小厮竟然要扶着他坐下,眉头皱起“都是蠢货,还不把人扶到床上去!”

    小厮得了太子的话,赶紧将人扶着躺倒床上,一系列动作下来饶是穆轩也“嘶”得出声。

    太子见此嗤笑道“你是嫌弃西宁王下手轻了,这会儿可舒坦了!”移步走到穆轩床边,手放在他的背上,微微用力。

    “啊!”穆轩吃痛“殿下这是要我多趟些日子!”

    “你知道自己伤得重,还要爬起来,孤还真能吃了她不成?”太子负手而立,好似刚才伤口上作乱的不是他,脸上没有半点抱歉之意。

    穆轩侧过身子看向太子,他与太子相交多年,太子是最合适的储君,也会是未来的君王,和君王谈情谊是最危险的“不管殿下听到了什么,都不是真的,殿下是真龙天子,那些妖言惑众之语不可信。”

    “你怎知道一定是妖言惑众的话,而不是真的。”太子压低了身子。两人目光相对,太子眼中幽深,看不出情绪。

    “殿下可还记得小九出生时,曾有一道传言!”

    太子神色微冷,看向穆轩的目光也难得的带上了冷意“你想说什么?”

    穆轩叹气“臣在西南长大,殿下不是一直好奇为何我会对九殿下这么好吗?”

    “怎么,你打算告诉孤答案了。”太子冷声道,他对穆轩一直不曾交心,这也是一个原因,不过这么多年他派了不少人也没有查出什么,直到那次穆轩替他下江南招揽林海。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吾乃天界仙君下界,此来却是为了护持在仙魔之战中深受重伤,神魂受损的帝子入世,帝子正是小九,小九他是天帝之子,神魂受损下凡历劫,而我是仙界的仙君,而薛宝钗则是牡丹仙子,亦是我的道侣,奉命守护小九的未婚妻。”穆轩一脸正色的道。

    太子自幼为储君,可以说遇事沉着,有君王的仪表,而此刻太子却是脸色微微扭曲,眼中透着你逗我的意思。

    两人对视,太子扶额“穆轩!”咬牙切齿中透着太子的怒意“等你伤好了,孤会让西宁王再打一次!”一甩衣袖,太子气冲冲的走了。

    穆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轻轻的笑出了声,过了一会儿,笑声被大,放声大笑。外头守着小厮都惊了,世子疯了,被王爷打成这样还笑得出来。一个个的都满脸忧愁,让王爷知道,世子一定又会挨打。

    宝钗惴惴不安的出了西宁王府,离开之前叮嘱他们若是有事就往薛家送信给项南,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瞒着,没有了梦缘之境,她和穆轩通信实在不方便,想到此处,她心中忍不住哀嚎,早知道求师傅徇私一回,活着该让师傅留个能传信的工具。

    她心头不安,没成想回府之后还有更遭的,他们顺利到了后门,项南先去探了情况,再将人打发走,她这才从后门进去一路安全的抵达自己的院子,才进了院子正要唤人,就绝得不对,太安静,她几步走到门口,见屋里头满是人,地下跪了一片,打头的两个正是莺儿红苕,上首坐着的是薛明和薛太太。薛蟠站在一旁给她使眼色。

    宝钗脑中蹦出来几个说法,觉得好像都不是很有用。薛明看着女儿一身男装站在门口,脸色难看,“砰”得一拍桌子“还不过来!”

    宝钗心中叹息了一回,几步上前跪在了父母跟前“孩儿见过父亲妈妈,孩儿有错,听凭父亲处置!”

    “钗儿,你这是干什么呀!”薛太太见她脆生生的跪下顿时又心疼了“老爷,快叫她起来,跪坏了怎么办?”

    “慈母多败儿,你看看她现在像什么话!”薛明没想到自家夫人先拆头,劈头就骂。

    薛太太闻言就抹眼泪“我怎么慈母了,钗儿一向懂事,我们娘三个在京里,你也不管,要不是有钗儿里里外外的拿主意,还不知道怎么样,你也不问问情况就要罚,钗儿肯定是有苦衷的。”

    薛明和薛太太先争执了起来,倒是把宝钗丢在了一旁,她眨巴眼看着父母斗气,心中暗道罪过罪过,不过眼中却隐隐透着笑意。薛蟠看了眼被娘堵着话的父亲凑到妹子身边轻声询问“妹妹干什么去了,也不说一声,好歹我帮着拟掩护,也不会让爹知道。”

    “一时忘了,哥哥怎么回来了?”

    “你偷跑的事情被娘知道了,莺儿机灵赶紧叫我通知了我回来。”

    “蟠儿!”薛明抽出空见他们兄妹两倒是说上话了一声呵斥,薛蟠赶紧站直了“爹!”

    薛明扫了眼儿子,又看看头低下去的女儿“钗儿和我过来!”当着老妻的面是不要想管教女儿,薛明索性叫了女儿去书房。

    薛蟠丢给妹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宝钗回他一个安心。

    进了书房,薛明脸上的怒气反倒是散了,宝钗乖巧的替父亲倒了茶,立在一旁等着父亲问话。

    抿了一口茶水,薛明才开口“你一向是有主意的,但须知人言可畏,你一个女儿家的就这样往外跑,若是叫人知道了,声誉尽毁。”

    “爹爹多虑了,不会让人知道的。”

    “你去哪了?”

    宝钗迟疑了会“西宁王府!”

    薛明皱眉“糊涂!你这样子上门,若是王爷王妃知道了,以后你想不想进王府的大门。”

    宝钗不好对自家爹明言,就算她做了什么,穆轩也会愿意娶她,只能认错。

    薛明对女儿一向疼爱宽容,但这次实在是气狠了,直接关了禁闭,不许人送饭,说是要饿她几餐。薛太太自然不肯,但是薛明气头上也不敢顶撞,只私底下叫人偷偷的往里头送吃的。薛蟠也舍不得妹子,把看守的打发走,拎着食盒进了屋子,看宝钗正在抄书,将食盒放下笑道“你这会儿还有心思抄书,还不过吃饭。”

    宝钗放下手中的笔道“反正是要抄的,早些抄好更好,你这么进来,爹不知道?”

    “爹不过是气话,还真能饿着你,不过妹子,你到底干啥去了?”

    薛蟠好奇不已。

    宝钗丢给他一个多事的眼神,先喝了碗汤,这么久还真的饿了。“哥哥你明日回营中,也不去准备准备。”吃过饭,宝钗赶人。

    薛蟠道“这有什么好准备的,不过明日个我不在,可没人给你送饭了。”

    “你放心,我还能饿着!”宝钗笑他多事。

    太子离了西宁王府,没有直接回东宫,而是来到一座隐蔽的府邸,府中一处小院内一个道士早得了消息等候在院中。

    “小道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已经恢复了从容的模样“免礼!”

    “殿下可见着薛氏女了?”

    “孤确实见到了薛氏女,不过这薛家女当真如你所言,孤看着很是一般,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道士微微一笑“殿下无需怀疑,这薛家女确实是仙人下凡,倘若殿下能将此女收归,得仙人相助,储位自稳。”

    “哦,那天师觉得西宁王世子如何?”

    “狼子野心,殿下不可不防,这西宁王世子必是知道了薛家女的根底,这才早早谋划,他如此谋算,所图不小。当是殿下之大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