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红楼之仙有仙路 > 51.第五十一章
    玉儿!宝钗脸色立时就变了, “玉儿怎么了?她在哪里?”

    “姑娘这会儿昏迷不醒, 太医也说不出原因。”小丫鬟擦着眼泪回道。宝钗听到这里顾不得其他,提起裙摆就匆匆往黛玉院子去。所过之处见府中下人都是脸带担忧,心越发的往下沉。

    “大姑娘来了!”黛玉的院里外头站了不少人, 不敢惊扰了里头的主子,只是眼眶都是红的, 及至见了宝钗匆匆而来忙向内禀报。宝钗不等丫鬟动手, 自己掀了帘子就进去, 进了内室,眼中只瞧见众人环绕在床前, “玉儿!”她几步近前, 众人忙推开,露出了躺在床榻上的人影,床榻上躺着的是黛玉, 脸色苍白不见血色,远远的瞧着好似没了呼吸, 宝钗扑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玉儿, 玉儿你怎么了?”握着黛玉的手尚有温度,可是床上的人却不会回应她的呼唤。轻抚黛玉苍白的脸,宝钗的眼底满是慌乱, 怎么会?

    “钗儿冷静些!”耳边传来林海的声音, 这声音总算唤回了宝钗的神志, 她擦擦了眼角, 侧过身来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林海声音沙哑“义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儿怎么会昏迷?”

    林海眼中满是哀痛,但他到底要撑着,缓缓道“玉儿回府后不久,府中来了一僧一道两人,说是要见玉儿,下人自然不会放他们进来,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妖人,不知怎么的竟然进了府里,下人拦不住叫他们闯到了玉儿跟前,两人说了几句胡话,玉儿就昏迷不醒。”林海说到此处也是愤怒不已。

    宝钗听到僧道就觉不好,复又听到林海道“我当即叫人拿下了那两人,又请了太医过府,但太医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那僧道二人呢?”宝钗问道。

    林海皱眉“已经被拿下,我原想着既然是他们的坐下的,自然要他们解开,没想到他们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宝钗垂眼,忽而想到什么,在黛玉身上一阵乱找,却不曾找到,众人瞧她的动作不对,半夏道“大姑娘再找什么?”

    “玉佩呢?”宝钗急道。

    半夏闻言转身捧出碎成两半的玉珏,宝钗一入手就知道正是她送给黛玉的那块,玉珏碎了,那就说明果然不是凡俗之事,手握紧,碎了玉珏锋利的划过她的手心,立时就是一道血痕,血涌了出来。

    “钗儿!住手!”林海呵斥道“玉儿已经这样了,你要让义父更担心吗?”

    秀儿和半夏迅速的掰开她的手,取下玉珏,那帕子替她包扎,立时就有下人去请尚在府中的太医。

    宝钗冷静了下来,对着林海认错“义父见谅!玉儿这里请义父看护,钗儿想见见那两个僧道。”

    林海不赞同“你的手受伤了,先让太医看看,那两人义父自然不会放过。”

    “义父,此事还请教给钗儿,我一定会让玉儿无事。”宝钗正对林海,态度坚决。

    林海迟疑了会,目光落在了半夏手中的玉珏上,收回目光后看向宝钗“钗儿可否告诉义父,这玉珏是怎么回事?”

    “不敢欺瞒义父,我曾有奇缘,这玉珏乃是我为玉儿求来护身之用,此刻玉珏破碎,说明那僧道必然是有意的。”宝钗道。

    林海听罢叹了口气道“也罢,那僧道关在柴房内,让林管家陪你去,不过先上药。”

    宝钗听罢谢过林海,转身俯下身子,小心的替黛玉捏了捏被子,轻抚她的苍白的小脸柔声道“玉儿乖,很快就没事了。”言罢起身同义父点了点头,就退了出去。

    “去西宁王府找世子,请他立刻过来!”一出了房门,宝钗低声对着秀儿吩咐道。

    秀儿答应了一声忙去了,宝钗缓缓了神情等着林管家过来带路。

    林家的柴房内,林管家本来想让宝钗在花厅等候,这等污浊之地怎么是姑娘们能来的,但宝钗哪里还顾忌这个。

    那僧道被绑得死死的,不得脱身,嘴巴内页塞了布条,宝钗示意下人将布团取下。瞧着那两人狼狈不堪的模样冷声道“好久不见两位!”

    那僧道正是当初前往薛家的两人,此刻见了宝钗倶是一惊,随即相视一眼苦笑道“仙子有礼。”

    “我以为你们是聪明人?”宝钗哪怕恨不得当场把这两人打杀,此刻也暂时忍了下来,她不相信两个地仙有本事破了师傅的留下的玉珏。

    那僧人更淡定些,他大概想要双手合十做佛礼,只是动了动才想起此刻双手被绑了,才罢了“仙子还请听我等一言,此事我等亦是冤枉,那一干风流孽障之事,贫僧与道兄确实无意再管,甚至连何事来得京城,进的这府邸也不知,只觉一梦之间已经被林家拿下,仙子所问,实在非我等所为。”

    宝钗看了两人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只道“两位当真一无所知,可想好了,若是说错了,连来世也不必再修。”

    此言出,两人脸色登时大变,“我等确实不知到底是何方来人,但是我们醒来时身有龙气庇护,当有俗世皇权插手。”

    确定那两人该说的都说了,宝钗冷静的吩咐林管家把人看好,就离开了柴房。

    “大姑娘……”林管家欲言又止,刚才审问的时候里头倒是没多少人,但是林管家却是听到那些话,此刻却是试探宝钗的态度,毕竟这些话实在是。

    宝钗淡淡道“义父说那两个是妖僧妖道。”

    林管家立时就领会了“是,这妖僧妖道胡言乱语,无一句可信,害了姑娘更是罪大恶极,大姑娘看如何处置?”

    “先关着,等玉儿醒来再做处置。”宝钗道。

    丢下这句话,就带着人先回了黛玉院子里,及至门口,低头看了眼手上的伤,虽然用帕子包扎,血止住了,只是雪白的帕子已经成了血色的,宝钗低声道“请太医过来。”转身去了一旁的厢房。

    在厢房等候的时间里,宝钗一直在心里呼唤师傅,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穆轩尚未有消息,师傅又不知去了哪里,她从未像今日这般恨过自己的无力,倘若,倘若她仙力尚在,哪怕一丝也能够看看玉儿到底是何情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

    林海的官职不低,这位鲁太医医术虽然不算顶尖,但也不错,可惜来了之后根本看不出林家姑娘是什么情况,只等开了个安神的方子对林海告罪。林海因为那妖僧的情状知道只怕不妥,倒是也未怪罪,只请鲁太医暂留些时候,一面派人去请太医正,一面也派人往京中名寺延请高僧前来。只是这会儿都尚未有消息,鲁太医见林海不怪罪他医术不精,自然没有不答应。

    鲁太医进来的时候,秀儿等人在就摆好了屏风,他自然见不到宝钗的面,不过却也听说过这位被指婚给西宁王世子的林家义女,只是待瞧见雪白的手心中间那伤痕,忍不住露出讶异之色,不过随即就收起,他只是大夫,多余的事情还是不问的好。

    伤口已经清洗,不过是上药包扎,鲁太医把了脉开了副补血的药房,提醒道“大姑娘的伤口切记不能碰水,还有莫要食辛辣之物,观姑娘脉相有心火上升,还请注意。”

    “有劳太医,请。”立时就有林家的嬷嬷请太医下去写药房,跟着去抓药。

    宝钗收回包扎好的手这才往黛玉房中去,林海这会儿还在,身边有丫鬟捧着食盒,宝钗低声道“义父,钗儿无能,没有寻到办法。”

    “不管你的事,我已经派人去请护国寺的大师前来。”林海摆摆手安慰她,侧过脸看向躺在地黛玉轻声道“玉儿会没事的。”

    “义父你也累了,不若先回去吃点东西,我陪着玉儿。”宝钗劝道。

    林海虽然担心女儿,但是却也知道他留在这里于事无补,且宝钗照顾黛玉更合适,想罢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送走了林海,宝钗坐回了黛玉床前,看着不哭不笑,直直躺着的人,她伸手抚着黛玉的脸,一滴泪水滴落下来,正落在黛玉的脸上,宝钗忙伸手去擦,可是越擦落得越多。最后要紧了唇别过脸不敢再看黛玉。

    “姑娘,别哭了!”秀儿看得不忍,拿着帕子给自家姑娘擦泪,求她莫要伤心“您这样,林姑娘知道要难受的。”

    “出去。”宝钗接过帕子却道“你们都出去,我陪着玉儿。”众人拗不过她,只能都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