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红楼之仙有仙路 > 53.第五十三章
    穆轩进来的时候正看到这幅场面, 他只目光闪了闪, 随即笑道“ 太子殿下又欺负小九。”见他来,太子方松了手“你倒是来得巧,坐吧!”随即三人各自坐下, 宫人送上茶水后被打发了出去,太子抿了口茶看向穆轩道“钦天监那里是你安排的?”

    “这可冤枉, 昨晚上那么大的动静, 钦天监又不是傻子, 该怎么说还用我教。”穆轩张口否认只道,太子闻言只挑了下眉, 没有继续追问, 甚至没有问穆轩所谓的白虎降世是真是假,只笑着道“父皇封了小九镇国亲王,有意让他去兵部, 你素日也没什么事情,正好可以去帮他。”

    穆轩自然不愿, 没等他拒绝就听到徒元静先道“皇兄, 我不去。”

    太子闻言脸色微沉“小九,不许胡闹。”徒元静只盯着太子不语,眼中却一句话, 他不去, 态度明确。太子见此叹了口气“小九, 你不是说要娶林姑娘吗?这样整日不思进取的, 林大人可是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你。”

    徒元静仍是不说话, 只拿一双眼瞧着太子,大有不配合之意。兄弟两却是僵持住了,太子这个时候很能体会皇帝在御书房砸东西的心情,他就觉得手痒,奈何不得幼弟,太子目光一转看向看戏的穆轩冷声道“明儿个你去近卫营报道。”

    穆轩正假意喝茶看戏,不想突然波及自身,险些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咳嗽了一声慢悠悠的放下茶水回道“殿下,近卫营臣不熟。”

    “用不着你熟,近卫营副统领犯了事被撸了,父皇允了让孤选人。”太子道“不许抗旨!”

    穆轩起身整了整衣冠,就在太子以为他会接旨之即岂料他却道“殿下厚恩,臣岂敢推迟,不过恕臣有心无力,臣昨日受了风寒,只怕要将养些时日,会误了殿下的大事。”一边说还捂着胸咳嗽,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

    “哐啷!”太子再也没忍住,抓起桌上的茶盏就丢了过去,咬牙切齿道“穆轩!”

    “臣在!” 穆轩避开了脚下的茶水,瞬间摆正了姿态,对着太子拱手道“殿下,真非臣不愿,只是吾等仙人不能流于世俗,要不,臣弟年纪小点,但也堪一用,殿下以为如何。”穆轩神色郑重,太子脸上怒意散去一些,沉吟不语,只看向徒元静,岂料徒元静却眼神微愣,似是不解。

    太子沉吟了会对着徒元静道“小九去看看瑞儿。”

    徒元静淡然的看了眼太子和穆轩,听话的退了出去。

    “穆轩,孤曾告诉过你,你那些胡言乱语孤一个字都不信,但是若小九有什么意外,孤不介意失信一回。”太子的神色很冷。

    穆轩负手而立,从容淡定“太子殿下之言,臣自然是信的。”

    “很好,那么现在告诉孤,孤的九弟如何?”

    “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未来的天子,有帝星庇护,九殿下自然神鬼莫侵。”

    太子最后像是相信了穆轩的话,毕竟他是第一个看到小九睁眼的人,他很确定这就是自己的弟弟,反倒是穆轩,心中存有很大的疑惑,只等待会儿见了徒元静才能肯定。太子既然表现的相信穆轩,那么少不得安抚几句,穆轩不愿接受职位,那么让穆辕顶上也不是不可以,左右是拉拢西宁王府。

    曲曲折折的回廊处,徒元静一人站在那里,穆轩到的时候方转过身来低声道“同皇兄说完话了。”

    “殿下这是在等我。”穆轩走到他身边笑道“不知殿下有何事?”

    徒元静默看了他许久道“我似乎有些事情不记得了,听皇兄说我们关系很好。”

    “我是殿下的伴读,应当算是关系不错,不过殿下说不记得许多事,不知都是那些?”穆轩反问。

    徒元静微皱眉,像再考虑,许久才道“不算忘记,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殿下可否提醒下。”

    “你以前从来不唤我殿下。”徒元静侧头看他,眼中满是怀疑。

    穆轩心中一叹,他自然不会唤徒元静殿下,现在可以确定眼前这位真的没有离璟的记忆,他很好奇离璟到底要做什么,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安抚眼前这个已经起了疑心的小九。

    “殿下突然之间恢复了,臣这不是不习惯,以免殿下怪罪。”穆轩笑道。

    徒元静的眼中写满了不信,不过却没有与他争论,只是拿如墨的双眸看着他,那一瞬间饶是穆轩也心底发颤,就在穆轩怀疑自己弄错了,这根本就是离璟时,冷意消散,徒元静抿了抿唇低声道“我听人说玉儿病了,我要出去看她,你帮我出宫。”

    穆轩扶额“殿下,你开玩笑,这个时候太子那里可不会放行。”

    “你不帮我?”徒元静问道。

    穆轩自然不想,他还没把宝钗娶回家,没打算现在就回仙界,就算回去也要安排好西宁王府。这个时候再得罪太子,是不智的。

    就在他要开口拒绝的时候,徒元静道“如果你帮我,我就去求皇兄,让他把你的婚期推后。”

    穆轩,穆轩能说什么,他心中冷笑几声,好得很,出宫吗?自然可以,只是殿下,你还没过河就想拆桥,未免想得太好了。

    昨夜林府的人都被穆轩给弄昏迷了,最后善后的时候只能一道修改了记忆,倒是没让他们起疑心。更有黛玉早上的时候醒了过来,让众人放下心来,只是昨夜的事情太大,饶是林海不愿多想,还是忍不住担忧,今日一早就下了封口令,只说黛玉昨日是染了风寒,至于那两个僧道,更是立刻送到了郊外的庄子上看守,待过了风头再行审问处置。

    黛玉虽醒了过来,但宝钗仍不放心,因而只在黛玉房中歇着陪她,也不知是否因为精元离体的缘故,黛玉有些虚弱,瞧着倒真像是染了风寒,宝钗自然心疼,唤了太医瞧了,开了药,亲自喂黛玉喝。

    “姐姐,我真的没事,不用喝药。”黛玉看着眼前的药,一脸拒绝。

    宝钗纤手搅拌着勺子,微微一笑“玉儿真的不喝?”

    黛玉,黛玉气弱“我喝就是了。”说罢捧过药碗。一饮而尽,眉头紧皱。宝钗看着好笑,接过碗递给身边候着丫鬟,转身从另一个丫鬟的手中接过一个小盒子,打开取出一枚蜜饯塞进黛玉的嘴里。

    含着甜甜的蜜饯,口中的苦味总算是散了许多,黛玉的眉舒展开来,“多谢姐姐。”

    “你呀!谁让你一口喝完的,可还苦?” 宝钗笑她。

    黛玉道“又不能不喝,倒不如一口喝完。”

    喝完了药,黛玉就想下床走走,宝钗不许,硬压着她躺着,只道好歹等好了,怕她闷着,就拿了两本书,两姐妹一块躺着看书解闷。黛玉这才不闹了,靠在宝钗的怀里,书倒是没看几页,只时不时的说两句话。阳光照入,一室的安宁祥和,只是这份安宁没得太久,丫鬟进来禀报倒是外头有客求见。宝钗唤人起身收拾妥当,又叮嘱了黛玉身边的丫鬟好生侍候才出了门。闻得是穆轩和九皇子前来,她冷笑一声,可没忘了昨日夜里的事情。

    徒元静虽然曾闯林府的内院,但那是他懵懂不知的时候,不说如今他神志清明,就说林家也对他忌惮的很,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他闯进去。现在会客之处,里头林管家亲自陪同,外头更是多多的备了下人,只防着这位贵客若是失礼。

    见宝钗来,林管家松了一口气,虽然叫女公子待客不妥,但是偏府中无人,老爷不再,他实在是顶不住这两位大佛。

    宝钗撇了眼穆轩,见他散淡的模样心下有些疑惑,不过当着外人的面不好失礼,先行问安,却听穆轩笑道“你别多心,小九听说玉儿病了,放心不下,这才赶过来,幸而林大人不在,不然该把我们赶出去。”

    宝钗眼中诧异一闪而过,忍不住多看了眼徒元静,竟然是这样。徒元静只觉宝钗的眼神不对,只是还未等他明白就听宝钗笑道“有劳殿下挂念,舍妹已无大碍,只是舍妹身子弱。”

    “我想见她。”徒元静道。

    宝钗沉下脸“殿下,舍妹身子尚未痊愈,不便见客,且殿下身为外男,这般孟浪。可问殿下置我林府规矩于何地 。义父不在,恕林家不便接待殿下,殿下请!”宝钗翻脸直接请林管家送客。

    徒元静和穆轩当即就被扫地出门,林管家尚担忧是否会得罪皇子,宝钗却安慰他道“此事原就是九殿下不占理,皇家岂会拿这个来问罪,林伯只管放心就是。”

    林管家想到还有西宁王世子也就放下心来。却说徒元静被赶出去后只拿冷眼瞧着穆轩,大有怀疑之意。穆轩只道“殿下可别看我,这求见人家女眷本来就是失礼的事情,被赶出来是正常的,殿下莫不是忘了上回你闯进去林姑娘就很生气。”

    徒元静沉默了会,他却是记得林妹妹是生气了,顿时有些头疼,他虽然正常了,但不代表他就会追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