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红楼之仙有仙路 > 61.第六十一章
    徒明瑞享受着最喜欢的林姐姐的安慰, 也没忘了自家小叔, 捧着徒元静亲自买的糕点为自家皇叔表真心“林姐姐,这是小叔亲自排队买的糕点,你快趁热尝尝。”说着拿起一块递到黛玉的嘴边。

    黛玉讶异之下张口咬了一下, 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家,将这口吞下, 笑着道“多谢殿下, 小殿下放着吧!”

    “那不行, 我答应了小叔要看林姐姐吃的,小叔本来想亲自给林姐姐的, 可是林管家不让, 小叔只能在外头等着。林姐姐,小叔好可怜。他亲自去买的,那店家都不敢收他的钱, 小叔就把银子放下。林姐姐店家为什么不收小叔的银子?”徒明瑞好奇的问道,其实他当然知道, 不过总要让林姐姐知道, 小叔真的去排队了,这样林姐姐一定会感动的,徒明瑞觉得自己真聪明。

    宝钗笑盈盈的捻起一块放入口中“吉祥斋的点心确实不错, 只是就不劳殿下多费心 , 这点心咱们这有的是。”转头吩咐“莺儿, 去把点心端出来给殿下尝尝。”莺儿答应了一声转身入了屋内, 少时身后跟了两个丫鬟, 三人端了好几盒的点心“这是吉祥斋今日早上才送来的,殿下请用!”

    徒明瑞瞪着一双眼看着宝钗,咬牙切齿的道“多谢宝姐姐!”

    小皇孙气鼓鼓的模样不过换得宝钗笑得开怀“不可气,小殿下。”

    “姐姐!”黛玉哭笑不得。

    徒明瑞泄愤的一口一块点心的,很快就吃饱了,不过任务没有完成,想到还在外院等着的皇孙,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轻轻拉了拉黛玉的衣袖“仙子姐姐,皇叔很担心你,你和我出去见见皇叔好吗?”

    不得不说徒明瑞长得极好,开国皇帝的容貌哪怕经过后人昧着良心的吹捧也难以说好,不过是一句帝王之相,但是这么多年,经过几代美人的综合,如今皇室中人普遍长得都不错,太子英俊,太子妃淑丽,综合了两者优点的小皇孙自然长得极好,人人都说宝玉幼年时长得好,但要黛玉看还是小皇孙更甚一筹。此刻仙童一样的小人眼巴巴的看着她,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拒绝。其实小皇孙倒很有几分像他的叔叔,黛玉瞧着眼前的小人,脑海中不知怎么浮现出九殿下固执的将画递给她的模样。

    宝钗自然没有漏了黛玉的出神,她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正装可怜的徒明瑞,换得对方一个戒备的眼神,就收回了目光,只等玉儿做决定。

    黛玉回过神来,羞涩的低下头,想了想转过头对宝钗道“宝姐姐,我送小殿下出去吧!”

    “去吧!早些回来!”宝钗并未反对,黛玉听了反倒是羞红了脸,讷讷不敢言“姐姐!”

    宝钗未再说什么,只是轻抚她的发笑了笑,低头对着徒明瑞道“皇孙殿下再会!”说罢,不客气的再次捏了捏他的小脸,得到怒瞪。

    花厅内,徒元静的眼睛不错的看着门口,生怕错过林妹妹的身影,至于厅内其他的身影只若未见,林管家有心提醒这位殿下注意,可惜说了半日却发现九王爷压根没听他的话,顿觉忧伤不已,只盼着老爷快些回来,大姑娘千万拦住了小殿下。不成想,他胡思乱思之际就见一直坐着不动的九王爷,猛地站了起来,双目发亮。他立时觉得不好转过头去果然见门口一位少女牵着一个孩子,不是自家姑娘是谁。

    “林妹妹!”徒元静几步上前就站到了黛玉的面前,手抬起,又觉得不对,困惑的半晌,最后垂下目光盯着黛玉牵着徒明瑞的手,那灼灼的目光让徒明瑞受不住,不舍得松开仙子姐姐的手,眨巴着大眼睛让出了位置。等发现小皇叔没再注意他时才擦了擦额头的汗,呜,小皇叔没良心,他气鼓鼓的想着我要同父皇,不,母妃告状。可惜母妃也疼小皇叔,顿时觉得自己没人爱的徒明瑞陷入了忧伤之中,捂着拳头发誓,他以后要娶好多的美人,天天有美人陪着,都是他的,谁也不能抢。

    徒元静半点不关心侄子的心路历程,只一言不错的瞧着黛玉“林妹妹瘦了!”黛玉只听说他变了,但是今日却觉得只怕是虚言,顶着他的目光含羞的低下头听了这话只小声的道“未曾!”

    “有,瘦了!”徒元静皱着眉道“我每天都有看你的画,不过也长高了些!”

    他这些日子被拘在东宫内,可不是只能拿着画寥解相思之意,不过这话在林管家看来就是十分的唐突,再顾不得什么身份有别,往前一站,将两人隔开“姑娘,这里有老奴在,姑娘先回去吧!”

    黛玉情知自己做得不妥,忙点点头“我送皇孙殿下过来,有劳林管家了。” 说罢就要走,徒元静这些日子的演武场没有白去,几步就避开了故意挡着的林管家,又站到了黛玉的面前“林妹妹,那个,点心你吃了吗?明日我再给你买!”

    黛玉福身谢过“ 多谢殿下,家中有,不必劳烦殿下了。”

    “那我明日给你送画。”

    “也不必了!”

    “我收集了好多孤本。”徒元静不放弃。

    孤本,黛玉双眸亮了亮,有些犹豫,偷觑了眼一脸正色的林管家,轻咬唇“有哪些?”

    “《洞天清录》·《圣朝名画评》还有一些历代的名篇孤本,林妹妹感兴趣,明日我就给你送来。 ”见黛玉肯应,徒元静忙道,一向冷然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就算没了记忆,那位也不是好惹的,宝钗心中叹息,耳边听着黛玉欢喜的提起那些古籍,再闻得前头义父既然留了客,觉得自己大概要孤军作战了。好在林海虽看中那些孤本,但到底比不得自己女儿,满足了自己的好奇之心后,就送客了。

    至于徒元静第二日送来的东西,林海自然不客气的收了,所谓尊师重道,弟子孝敬几本书岂不是常理之的事情。至于相见玉儿,那真的不好意思,林家尚不需要女儿待客。

    “殿下还有事?”林海抚须问道。

    徒元静冷着张脸明显不满,不过总算记得这位不只是自己的老师,还是林妹妹的父亲,皇嫂说得对,岳父最大“没有,太傅可还有喜欢的,我替太傅寻来。”

    “怎敢劳烦殿下。”林海谦道,不过话锋一转又道“平生最喜王摩诘的诗画,可惜未曾观其手稿。”叹息一声。

    徒元静静静的看了林海许久,点点头“我知道了!”

    送走了徒元静,林海直接返回书房,打开盒子,共有三幅画,五本书,都是珍品,先瞧了画,具是难得的,更让他爱不释手的却是这几本书。他瞧了十分喜欢,犹豫再三还是收起来,让人送到后院给姑娘。

    “老爷既然不喜,何必收下?”林管家不解的问道。

    林海淡淡一笑“我不喜,乃是不愿玉儿涉入皇家之事,不过如今大局已定,我亦有私心,镇国亲王妃的位置足以匹配玉儿,且他对玉儿一心,总好过其他人。”

    林管家闻言迟疑道“那以后九王爷前来是不是?”

    “不必,一切照旧,他若是真有心,这点小事不会放在眼里。”

    林管家退出去后,林海独坐书房许久,若是有的选,他自然不肯,但是他没得选。想到太子含笑的模样,林海眉头皱起。

    推开窗户,远眺皇城的方向,皇权至尊,但是这权利真的还在皇帝手中吗?想到被放出来的忠顺亲王,他嗤笑一声,罢了,就算太子真的明日登基,林家总也是从龙之功。

    中秋一过,就是乡试的时间,贾宝玉将养了半个月下场考试,夺得了解元,一时之间,贾家越发的风生水起。更有不少人家私下打探结亲之意。贾母虽不愿相信马道婆的话,但是黛玉离府宝玉就安好,由不得她不信,只能放弃这番打算,只是宝玉的婚事怎么也不肯让王夫人做主,因此婆媳两个私底下的一番计较暂且不提。林海虽然因为贾母强留黛玉之事不满,但对宝玉倒无多大的意见,待他乡试之后上门道谢,也接了,考教了他的文章后只道“今次你能夺得解元,实属运气多些,不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必介怀。倘若你明岁下场,虽能高中,但名次只怕未必多好,你可细细思量。”

    “多谢姑父指点,侄儿家中的情况姑父也知道,侄儿还是想努力一回,总归还有些时日,这些时日侄儿会尽力。”宝玉道。

    林海点头“你有此决心很是不错,我倒是有心指点你,只是昨日才得了消息,我只怕要主持明岁的科考,因此却是不能,不过不要紧,我修书一封另荐一位良师与你。”

    宝玉闻言大喜,先恭喜林海被点为会试主考,又谢过他提携,正解他燃眉之急,你道为何,那贾雨村这些年虽然攀附了王贾两家,但仕途却不大顺畅,今年调回京中入了大理寺为官,闻得宝玉中举,亲自向贾政提出要指点宝玉。宝玉既知他为人,如何肯。只是他如今在家族之中人小言轻,反驳不得贾政之意,若有林海书信想来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