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科幻小说 > 一星大酒店 > 104. 八方云动(3)
    山南区,靠近海屿市中心的地方。

    周边的人流量并不多。

    显得人群稀疏而荒凉。

    这快地方由于处于山南区域与海屿市中心区交接处。

    已经算是整个山南区最为繁华和密集的人流区域了。

    路上的行车有些稀疏。

    道边的行人也是极其稀少。

    一个个没精打采地。

    显得有气无力。

    当然,作为海屿市最新大力开发的区域。

    由于开发的时间并不长。

    许多公共设施与旅游配套还未成熟。

    而山南区的前身,可是属于城市郊区。

    只是近几年列入了政府的重点开发片区。

    才开始有所动作。

    但是,整个基建的框架尚未完全拉开。

    开发的周期与时间并不长。

    人烟稀少,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

    在这片山南区与海屿市中心区交接的地方。

    有着许多老旧的居民楼和小型写字楼。

    当然,无论是住宅和写字楼的租金都是非常便宜的。

    因此,受到了广大新晋城市白领和创业公司的青睐。

    在其周边还依附着许多的便利店、小型超市及各种小饭馆。

    看他们的状态。

    大多数时间都处于比较清闲的样子。

    可知,这些店面也只是混个温饱罢了。

    片区内,一栋小型写字楼里。

    在这个美好的正午时分。

    同样苦恼的人,不止张小雨一个。

    在小型写字楼里的第14层。

    这里整层都是属于明德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区。

    一出电梯,往左侧一看。

    就能发现很明显的接待前台。

    以及写着明德律师事务所的超大lo标志。

    咋一看,这家公司挺阔气的。

    一口气包下了整层的办公场地。

    可实际情况是。

    由于楼层不好,且这栋新建的小型写字楼实在没有什么入驻的客户。

    以一个非常优惠的价格,租给了明德律师事务所整整5年。

    才让这家创业型的公司。

    看起来像那么回事。

    同时,由于豪阔的场地和舒适的办公环境。

    也震住了许多前来洽谈业务的客户。

    让明德律师事务所的业绩,蒸蒸日上。

    现在,这家占地广阔,办公宽敞的律师事务所办公区里。

    却并不如,它的占地面积那般宽敞悠闲。

    此时,事务所的员工们。

    纷纷在辛勤地忙碌着。

    整个律师事务所,就如同战场一般。

    嘈杂纷乱,一片喧嚣。

    人人脸色都挂着忙碌专注地神色。

    处理着各种手头上棘手的事务。

    各种打电话沟通客户的。

    匆忙往来拿资料协助自己师父的。

    在电脑上疯狂地幻动着手指,写着诉讼材料的。

    以及在会议室里,常年16个小时。

    雷打不动,不间断地开会的。

    一片忙碌的景象。

    让人身处其中,显得亢奋而充实。

    此时,律师事务所里。

    最深处的一间中型办公室。

    事务所的老板,黄律师此时正坐在办公位上。

    四仰八叉地横躺在自己的舒适的办公椅上。

    二郎腿还特别没形象地架在面前的办公桌上。

    他的神色有些萎靡。

    脑袋此刻生疼。

    最近,接了一个离婚案子。

    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

    其内容很狗血。

    一个老外和炎黄女人结婚后。

    老外出轨了。

    炎黄女人要离婚。

    经二人一致协商,双方都同意了这个想法。

    可是,在财产分割的时候。

    老外要求分一半财产走。

    炎黄女人不同意,认为是老外有错在先。

    应该净身出户。

    再说了,家里的财产大部分都是炎黄女人自己打拼下来的。

    凭什么给老外分那么多走。

    老外不理解,在他们国家夫妻对半分财产就是铁律。

    跟有错没错,有什么关系?

    二人就此闹翻。

    并走上诉讼的道路。

    最后,老外找到了黄律师,要求他打这场官司。

    本来是件挺简单的事情。

    夫妻二人对半分财产是法律规定的。

    顶多是最后判决的时候,考虑下老外出轨的事情。

    稍微往女方那边多倾斜点。

    可是这老外实在太难伺候了。

    不光沟通困难,想法还特别固执。

    就是要求一半,一分不少。

    而且,家里的财产也不清楚有多少。

    而且,他怀疑女方现在正转移资产。

    让自己去调查。

    这让他有些心力交瘁。

    忙忙碌碌了快大半个月了,还没个头绪。

    可能有什么办法?

    毕竟吃这行饭的。

    顾客就是上帝。

    不伺候好了,哪有活下去的本钱?

    这时,他反倒羡慕起赵长平来。

    那个赵老板多自在。

    从来不用在意客户的态度。

    也从来不考虑后果。

    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心一路前行。

    无论成败都坦然接受。

    这一刻,黄律师无比倾慕赵长平这执着坚定的人生态度。

    随即摇摇头。

    我等俗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觉悟。

    如果都像赵老板那样,自己的生活怎么办?

    自己的公司怎么办?

    圣人之所以为圣人。

    那是他们能做到他人都不能做到的伟大。

    赵老板就是这样的人。

    我们还是跟着后面,支持他,给他摇旗呐喊吧。

    从黄律师的想法来看,对于赵长平。

    他的情感是羡慕和复杂的。

    一方面对赵长平的执着和坚定,由于自己生活的不如意,抱有憧憬的心里。

    另一方面,对于赵长平的理想,他崇敬而不赞同。

    认为这并不是大多数人都能去做的。

    只能默默支持。

    哎,真是一个复杂纠结而善于’瞎想‘的人啊!

    一个上午过去了。

    赶紧忙碌完自己手头上的杂事后。

    黄律师就是这样一幅。

    像被抽了骨头的鱼一样。

    浑身毫无力气地瘫软在办公椅上。

    “砰砰砰!”

    一阵小声的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黄律师睁开双眼看向大门口。

    正准备出言,告诉门外的人不要进来。

    自己要休息一会儿,

    随着门把手的一阵转动。

    房间门被人从外推了开来。

    看得黄律师一阵心头火起。

    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就要开口骂人。

    忽然,发现进来的,竟然是合伙人于德川律师。

    所有火气,如同烈日阳光下的冰雪。

    瞬间,融化消散开来。

    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骂人的话了。

    憋回了肚子里。

    “老于,是你啊。”

    “找我什么事?”

    黄律师有些疲惫地说到。

    于律师走进来后,顺手把门带上。

    遮掩住了黄律师此时不雅的形象。

    没让外面的同事有看见的机会。

    走到办公室靠边放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有些叹息地看着黄律师。

    看他此时无力的状态。

    开口劝他。

    “老黄,你不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焦躁疲累。”

    “你这样,是打不好官司的。”

    “听我一句劝。”

    “有时间,就去河马大酒店住一晚。”

    “那里能让你舒服很多。”

    听到于律师如此开口

    黄律师的脸上露出一股欣慰的笑容

    旋即又皱了皱眉头,满脸的忧愁。

    “我也知道啊!”

    “可是,最近不是忙得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吗?”

    “最近整天我都在公司加班。”

    “你看看,每次都是我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

    “想要去河马大酒店住一晚,谈何容易?”

    于德川听完后。

    觉得此事确实无解。

    自己上次打那个重要的官司。

    前前后后,整整忙碌了三个月。

    到最后临场的时候。

    才有一点时间空闲下来。

    这才有了后来去河马大酒店休息。

    第2天自己打赢官司的这段历史,

    而黄律师,这个案子刚刚才接手。

    要准备的时间还很长。

    根本就没有闲工夫去河马大酒店。

    顿了顿。

    于律师重新组织了下自己的说辞。

    “那你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别太勉强自己了。”

    “咱们律所现在发展越来越好。”

    “不缺你这一个官司。”

    “哦,对了。我进来就想跟你说一句。”

    “刚刚委托人,明天上午约咱们一起去锦丰大酒店。”

    “碰一碰案件的细节。“

    “他明天要去参加厨艺比赛的活动。”

    “实在抽不出时间。”

    “约我们在那儿碰面了,别忘了啊。”

    于律师把事情的前后,向黄律师一一娓娓道来。

    见到黄律师依然疲惫地半闭着双眼。

    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于律师也知道。

    这个时候不应该再打扰老友继续休息。

    悄悄地站起身。

    轻轻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最后把门带上。

    随着’啪‘的一声。

    门锁轻轻的闭合响声。

    整个办公室里,又突然安静了起来。

    似乎和门外那喧闹的办公区是两个世界。

    彼此隔绝起来。

    ”怎么可能我在休息,大家都在努力呢?“

    ”我可是律师的老板之一啊。“

    ”这次的官司,我不会输的。“

    黄律师闭着双眼,仰躺在办公椅上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