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修真小说 > 无量真途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还我的宝贝!
    强行闯进拍卖会场的青色身影自然就是才刚刚从江宝儿身边消失无影的吕信了。 他修为高深,乃是命掌中期境界,所以完全可以无视此刻场中那三名命掌初期饿鬼出的修为威压。而在整个拍卖会场之中,也没有可以拦下吕信的防御之法或者是守卫。

    所以,便见得吕信在进入会场以后根本就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那主持拍卖会的老饿鬼身边,在老饿鬼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伸手一抓,就把掌命丹夺了过来。

    做完这一切,吕信却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略微顿了一顿,眼中突然出现了一抹颇为明显的讥讽之意,目光一一扫向场中那三名命掌初期饿鬼,笑了笑,大声到:“这么好的丹,吕某要了,哈哈哈”

    说完,吕信再不停留,便就闪身退走。不过这一次,他退走选择的出路却并不是来路,而是竟又选择了另一个方向,强行将会场的另一面墙再次冲破,撞了出去。

    这一次,吕信是从藏珍阁正面突出的,所以现在不仅仅是桓因、张涛和那三名命神饿鬼现吕信的行踪了,站在藏珍阁不远处正不停张望的江宝儿也现了吕信突然闯出。而站在大街之上的所有饿鬼也都被吕信闯出来的一声轰鸣所惊,愕然的望向了吕信。

    江宝儿脸色瞬间就变了,他虽然完全没弄明白吕信在搞什么名堂,但却知道吕信已经闯了祸,惹了麻烦。

    “留下宝丹”一声苍老的呼喝带着急促与焦虑,还有隐隐的慌乱,从藏珍阁之内传了出来。然后,所有大街上的饿鬼便都看到了那主持拍卖会的老者从吕信冲破的地方飞夺而出,朝着已经奔向江宝儿的吕信追了上来。

    而在老者的后面,还有三名命掌初期饿鬼跟随,却不是那三名本欲拿下掌命丹的饿鬼又是谁呢

    到了这个时候,包括江宝儿在内的所有观望者才现吕信的右手之上正托着一枚蓝色的丹丸。那丹丸晶莹美丽,一看就不是凡品。

    “你你做了什么”吕信终于站在了江宝儿的面前,而江宝儿从那追出来的老者言语之中自然已经猜到吕信是干了什么事。所以情急之下,江宝儿连“大哥”也忘记称呼了,直接就带着几分焦急的喝问。

    吕信笑了笑,回应到:“我看这丹药不错,便夺了过来。”一边说,吕信还一边把玩儿着手中的掌命丹,完全没有将至宝立刻收起来的意思,就好像是在故意炫耀一般。

    “你把藏珍阁给抢了”吕信的话无疑完全将江宝儿的猜测坐实了,于是江宝儿惊呼到。

    江宝儿虽然也是修士,知道修士之间的抢夺本属正常,可在这闹市之中强抢就不算是正常了。更何况吕信抢了还不跑,反倒是来到江宝儿的面前,让江宝儿无论被谁看了恐怕都会被下意识的认为是同伙。

    头瞬间就大了,江宝儿盯着面前的吕信,简直有一种想要将之掐死的冲动。他的脑中飞思考,想着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怎么处理这件事。他知道,这件事情自己是必须要处理好的,毕竟藏珍阁也算是自己人的场子了,若是不给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伤了和气比抢了宝贝本身还要让藏珍阁的主人感到心寒。

    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江宝儿立马对着吕信说到:“你你快把宝贝还给人家。”江宝儿知道,若是先还了东西,自己再对那老者解释几句,说吕信不懂事,不知道规矩,这件事情也就可以大事化小了。

    可是,吕信却拒绝得极为干脆:“不可能。”

    江宝儿一愣,随即问到:“为什么”

    吕信有些状若到:“这宝贝我喜欢,便就要了。”

    江宝儿又问:“人家已经追来了,难道你准备在这闹市之中打一场吗”

    吕信听到“打”字,立马露出了一副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点头到:“打啊,怎么不打。爷爷叫我出来历练,这不就是机会吗我自己制造出来的机会”

    “嗡”的一声,江宝儿感觉如有一记重锤敲在了自己的脑门儿之上,让得他有些蒙。他千没想到,万没想到,自己让吕信的历练从这闹市之中开始,吕信竟然就当真“历练”上了。

    “贼子,留下宝贝”老者与三名命掌初期饿鬼终于追到了吕信的身后,只是他们见吕信修为高深,也不敢贸然出手,只能硬着头皮呼喝。

    在四名饿鬼落定后,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间,又有至少数十名修为高低不等的守卫饿鬼从藏珍阁内冲了出来,落到了四人的后面。这些守卫修为虽然都不够高,不过他们这一出现却是让得整个街道的压力变得有些大,阵势有些足。

    老者见到吕信根本不理自己,顿时火气更加难以抑制。他见到自己有三名命掌初期修士撑腰,阁中守卫也都来了,又想到自己的后台乃是鬼将大人,于是声音再次拔高,底气十足的再次呼喝到:“抢了我藏珍阁的东西,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江宝儿都快哭了,他看了看吕信正兀自把玩儿掌命丹,但眼中寒芒却逐渐开始聚集的样子,知道吕信搞不好是当真打算出手与对面的饿鬼打一场。

    抢了人家的东西就已经够无理的了,若是再把人家的人给打了,甚至杀了,那这件事情就真的难以收场了。想到这里,江宝儿咽了口唾沫,只能硬着头皮绕过了吕信,来到了那老者的面前,脸上堆满极为难看的笑容,深深一拜到:“老先生,息怒”

    江宝儿乃是远近出名的脓包,他又住在这闹市之中,所以不仅仅是拍卖会场的主持老者,哪怕是在街上的路人都有不少是认得他的。

    老者见到江宝儿把吕信拦在了身后,极为无奈却又有礼的对自己行礼,对于吕信到底是那方来的人就有了个基本的猜测。

    能够找到抢夺者的根源,老者心中顿时就放下了不少。江宝儿乃是鬼将,而他的爷爷更是鬼侯,老者心知肚明,心想江宝儿站出来处理这件事情,想来自己应该能够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了。

    于是老者焦急的脸色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被刚刚挤出来的笑意。对着江宝儿拱手一拜,老者说到:“江大人,原来是你。”

    苦笑了笑,江宝儿点头到:“老先生,实在对不住,吕信他初到我们内环,不太懂规矩,给您添麻烦了。”

    江宝儿这一句话无疑是能让街道上紧张的气氛瞬间松弛下来的。江宝儿既然认了吕信是自己的人,那事情就好办了,毕竟江宝儿在这条街上是不可能为非作歹的,好歹他的府邸也在附近。

    老者再次瞧了一眼依旧还在把玩掌命丹,完全没有归还之意的吕信,试探的问到:“敢问大人,这位是”

    江宝儿知道老者是在问吕信的身份,可是他哪敢说真的于是想了想,面带愧色的说到:“这这是我的远房表弟,他是乡下人,不太懂事”

    “远房表弟”面皮抽了抽,老者对江宝儿这个解释有些无语。这鬼域才多大一点儿,也能有“远房”的亲戚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老者说到:“江大人,您您的表弟拿了我们藏珍阁的掌命丹,此丹虽然对于您来说算不上是什么至宝,可其价值也颇为不低。刚才,我身后这三位道友就几乎有着对掌命丹志在必得的架势,可谁曾想到您的表弟突然冲了进来,撞破了我藏珍阁的墙不说,还把掌命丹给抢走了。您看这”

    瞧了瞧老者身后那三名命掌初期饿鬼,江宝儿倒没有将之放在眼里。毕竟他自己也是命掌初期,更有鬼将名号,论身份地位与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给藏珍阁一个交代。

    回头望了望吕信,江宝儿知道要他归还掌命丹似乎是不太可能了。于是他只能对着老者极为不好意思的一拜,说到:“此丹我买下可好”

    “啊”老者一愣,没想到江宝儿竟然是准备这么处理这件事情。要知道,掌命丹可是用来拍卖的,江宝儿就算是买下来,岂不也等于坏了拍卖的规矩,强行购买,夺人所好

    正在老者神色变幻的时候,在江宝儿的背后却突然又传出了一声惊呼:“你做什么,还我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