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燃冰斗罗 > 第二章 蓝发少女?第一魂环
    服务员!来份你们的招牌牛肉面!

    少年高举着手,以便服务员能第一时间找到他。

    “好的先生,请稍等片刻。”服务员很有礼貌地向行了个礼,然后去前台吩咐了。

    “这斗罗的字体和原来的字没啥差别啊,都是汉字!”纪念四处大量着这个面馆,这里是很清雅的布置,既干净又清爽,让人不禁心情舒畅。

    这虽说是个面馆,但是这服务杠杠的啊。

    纪念看着服务员吩咐完了才招手让他过来。

    “先生,有需要我什么帮助么?”

    “啊,没什么,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点事情。”纪念将一枚银币轻轻放在了桌上,然后用手指缓缓推到了服务员面前。

    服务员不动声色地收起硬币,眉开眼笑问道“先生您想了解什么事情?我一定知无不言。”

    “内个?你知道武魂殿么?”纪念问题一出,服务员有些古怪地盯着他,但还是很快面带微笑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先生,武魂殿在五千年前就已经被覆灭了,当时还是作为初代史莱克七怪的唐三先祖所灭。”

    “五千年?”纪念愣在了当场,他记得斗一距离斗二的时间是一万年吧!那这个时间线…

    尼玛!这咋办,没剧情也不认得啊!这下真嗝屁了。

    “诺斯?”远处有人高喊着着服务员的名字。

    “马上到!”服务员和纪念说了声便去迎接别的客人了。

    “这下咋办,我靠我自己完全没有能力猎杀魂兽啊!肿么办嘞?”纪念抱着头苦恼着。

    “先生您的面好了。”不是那位服务员,而是另一位将他的面端了上来。

    面和筷子是一齐上来的,纪念也懒得思考那么多了,先吃饱了才有力气想问题嘛!

    用筷子挑起面条,将面条上的牛肉块和葱花翻入汤底,结果把汤底的青菜给翻了上来,闻到这扑鼻的香气,纪念不禁食指大动。

    挑起一撮儿面条送入了口中,这个汤底的味道很香,面条上全是麻辣的鲜香,送入口中,劲道的面条口感迅速征服了纪念的胃,开始马不停蹄的动起嘴来。

    这面条和汤底很不错,但牛肉的味道并不是那么好,有些过咸了,应该是腌制过的牛肉,纪念有些吃不惯,但还是将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饿嘞?”纪念摸着鼓鼓的肚子想到。

    “你们这几天怎么样,找到了么?”一道粗犷的声音自纪念对面一桌传来。

    纪念微蹩过去,只见几个穿着厚重铠甲带着武器的几个大汉在交流着什么,他没有选择看着他们,看着别人商量被人逮到很尴尬的好不好,而且看这群人的形式,明显不好惹啊。

    所以他选择侧耳倾听。

    “该死,那可是4个金魂币啊!要是让那只魂兽跑了,我们不但拿不到奖励,还要降低我们的信誉啊!”几个五大三粗大汉愁眉苦脸的在为钱发愁,不禁有着一种滑稽感。

    不过却让纪念有了灵感。

    “对啊!不是有赏金猎人么?可以悬赏啊,拿个第一魂环还不是绰绰有余!”纪念暗自点了点头,佩服自己的英明。

    “服务员,结账!”

    首先纪念找了个小旅馆,10个铜魂币一晚上,然后向路人询问了悬赏申报处,花了两个铜魂币一天的海报费,悬赏便开始了。

    回到旅馆,纪念便双腿盘在了床上,他想试试修炼魂力,但是当全身都魂力运转之后,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这就是瓶颈吧!

    “果然,还不行么?”纪念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戒指里的东西,看到自己的手机,心里那个痒啊,想玩,但是不敢玩啊!电一但没有那可就嗝屁了!

    而且手机就是我的系统么?这也太娄了吧,咋啥都是就地取材啊,就连第二武魂都得自己去搞,真是惨到没边了。

    夜深了,纪念安静地坐在床头向,双手弯曲着靠在床头,脑袋枕在了手臂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我的朋友们现在在打游戏么,我不见了他们会担心么?还好我是孤儿,不然有个爹妈什么都那不是更惨?!”虽说是这样嘀咕着,但是豆大大泪水还是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这么快就想家了可不行呢!”纪念哽咽着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在安静的夜里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渐渐被鼾声所代替…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了纪念的脸上,可以透过阳光看到他眼角还未消散的泪痕。

    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纪念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纪念呼出一口浊气,在被窝中动了动,继续闭上了眼睛。

    咚咚咚!

    丝

    似乎是外面的人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敲了两下。

    纪念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说道“来了,来了。”

    纪念起身还打了个哈欠,因为习惯的原因还用手挡了挡。

    走到门口,纪念打开了门。

    一道靓丽的脸庞迅速倒映在纪念那深棕色的眼瞳中。

    “我…我是…这个来的!”来人是一个淡蓝色头发的美少女,她用着有些娇羞而又强硬的语气结结巴巴地说道,说完还摇了摇手中那张纪念昨天才挂上去的悬赏令。

    此时纪念的瞌睡完完全全的醒了,看着眼前脸庞越来越红的美少女,他不禁有些发呆,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不礼貌行为。

    “那个…先生…”美少女不敢直视此时的纪念,滚红的脸蛋缓缓低下。

    “啊,抱歉!抱歉!您太漂亮了,我一不小心入了迷。”纪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谁知说完这句话,少女的脸蛋更红了,甚至能看到好像有红色的蒸汽从两耳排出。

    “内个,里面请?”纪念也意识到自己的语词并不是很得当。

    而蓝发少女可就更尴尬了,她敲门前都做了很多个深呼吸了,她想装作很傲娇的那个亚子,然后特别彰显出自己不好惹。

    但是一开门就泄气了…

    蓝发少女红着脸点了点头便随着纪念进了房间。

    纪念递给她一个凳子,然后看了看她朴素的穿着,想必是个家境不太好的女孩子吧。

    “你还是回去吧,你这个,真的适合么?”纪念冷静了一下缓缓说道。

    “别!我能行的!别看我这样,我是个二环大魂师呢!”少女听到纪念这样说,马上有些急了,连忙释放出自己两个黄色的魂环。

    纪念眼睛一亮,看着悬浮在空中的双环,不禁有些羡慕。

    “那你的队友呢?”纪念疑惑地问道。

    “没…没有,但是第一环是百年魂兽嘛,我一定能行的,相信我吧!”蓝发少女眼中渐渐有水雾弥漫。

    “唉,不光是百年魂兽啊,我需要的是百年,但是千年魂兽也不少啊,要是碰上千年魂兽怎么办啊?”

    我…

    这让蓝发少女一时语塞,她看了那么多张悬赏令,终于找到了这个悬赏高而且简单的悬赏,但是她没有想那么多啊。

    “我…我没有办法了,那个徐少爷断绝我的经济来源了,他们还让所有商会都不收我…就这个还有希望,我没有办法了。”蓝发少女浑身颤抖地诉说着。

    “徐少爷?难道这就是必触发剧情?”纪念大概猜到了剧情,那个徐少爷看上了她,然后她不同意,然后富二代就生气了呗。

    纪念实在不想惹上这种麻烦,但是他并不忍心抛下这个美少女,即使只有一面之缘。

    “那,就试一试吧,我们尽量在外围碰运气,行么?”纪念不想不管她,但是自己的钱也是有限的,而且让那许少爷知道有人帮助的话,说不定还要找到自己身上,不如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单纯的雇主和被雇关系而已吧。

    “嗯…嗯,谢谢你。”蓝发少女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虽然知道这样很恼火,但是纪念就是这样的烂好人,怎么改啊…

    “那走吧,出发,你带路。”

    “嗯!”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白云”

    “哦,我叫纪念”

    就这样,一个敢做,一个敢信两个人就这么出发了。

    “常人止步,魂兽出没。”

    八个大字被一个石碑雕刻其上,而树枝交错的入口如同一张血盆大口一般,等待着人们的进入。

    纪念咽了口口水大步向前,而某个大魂师却躲在了他的身后。

    “你非要让我满脸失望地看着你嘛?”纪念略显鄙夷地看着她。

    “我…我只是有些紧张!没有害怕!”白云立马走到了纪念前面,带头走进了深林中,纪念也快步跟了上去。

    半小时后…

    怎么回事啊!魂兽嘞?怎么一个都没有了?

    纪念略显郁闷地说道,他们本来是打算在这里捞一笔就走的,结果啥都没碰到,别说最合适的百年了,就连十年的都没有碰到过十个以上。

    “难道现在魂兽都已经因为捕杀过度逃至核心地带了?”

    “纪念,你看那个!”忽然白云的惊疑声传来。

    “怎么找到了么?!”纪念闻声赶来,却看着白云指着一条小溪,而纪念顺着她指着的位置看去。

    只见溪水中,一道火红的身影在不断地游曵着。

    “那是稀有魂兽,焰尾金鲤!”

    那应该是个四百年左右的!它的鳞片还只是红色,五百年的话它会成为渐变金红色,这个实在适合你啊!

    “那就它了,不过要怎么抓啊?”纪念此时磨拳擦掌,准备干它一波了。

    “我的武魂是蓝银草,我可以先用大量的蓝银草封住两边河道,然后你就直接抓它就行了!”白云斗志满满地说道。

    “不,等会儿?!你什么武魂?”纪念僵了下,缓缓问道。

    “蓝银草啊,不过请放心吧!我的蓝银草很厉害的,我有麻痹和坚韧效果,它只是百年魂兽逃不掉的!“仿佛是感受到了纪念的质疑,她立马拍拍胸脯保证道。

    “好吧,现在也只能信她了。”就算再多的质疑此时也不能提出来,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只见白云将手掌缓缓按在地上,大量的蓝银草藤蔓迅速生长,蜿蜒前进,顺着草地悄无声息地钻入了小溪中,密密麻麻的蓝银草不断层层叠叠地编制着大网,将焰尾金鲤的两路死死地封住,只见白云的第一魂环不断闪耀着,蓝银草层层叠叠地不断编织着,直到看到那两边的蓝银草墙有大约三米的厚度了,纪念才放心地站起身来。

    而白云也收了手,本人也因为魂技的大量消耗而不断喘息着,看上去分外诱人,但纪念此时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等良辰美景了,一个魂环的诱惑是无与伦比的。

    应该是感觉到有人接近了,焰尾金鲤立马开始逃窜了起来,但是不知何时铺满的蓝银草让它无路可走,它只能焦急地原地转圈圈。

    就如同钓鱼的人一样,首先要先把它的体力消耗掉,然后再将鱼拖上岸来。

    “鲤鱼的话我记得还得防着点!”纪念一边嘀咕着一边召唤出了自己的武魂,然后撑开了赤伞。

    一旁的白云看着纪念手中那个瑰丽无比的的武魂不由得发自内心地称赞了一句“好漂亮啊!”

    忽然溪水中原本焦急转圈的焰尾金鲤此刻安静了下来,火红的身躯在水中缓缓后退它的周身也形成了一个水漩涡,像是在蓄力一般,而它的周身竟然有少许的火焰在水下开始燃烧起来,静静地附着在它的身上,随着水波摇曳。

    “纪念!小心!它想逃跑!”白云见到焰尾金鲤这个奇异的姿态,连忙提醒道。

    噗!一到水花溅起,原本出于水底的焰尾金鲤猛地从水中高高跃起,带着螺旋状的火红色焰火从空中高高落下,它此刻一旦落下,就能掉落在蓝银墙之外!

    空中的焰尾金鲤周身火焰缭绕,仿佛如同喷射火箭一般,在空中再次加速!这便是它的天赋魂技!焰尾金鲤传说是龙的后裔,只要能修炼到十万年层次,越过龙门就能成功化龙!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这个的真实性还有待考证。

    但是一个倒扣的火红雨伞出现在了它的视野当中,啪!火焰四射!

    水花声并没有响起,随之响起的而是清脆的拍击声,紧接着纪念右手戒指亮起,拍击声也渐渐消失了。

    纪念满脸激动地提着武魂走跑到了树下,赤伞直接往旁边一扔,伞尖深深地插入了泥土中,而白云则是对他的这一顿操作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都以为那到嘴的鸭子,啊不,鲤鱼要飞了,结果那把伞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诶?鱼嘞?

    白云眨眨眼,她明明看到了纪念接住它了啊!跑了?跑了纪念干嘛满脸激动地跑过来啊?!

    但下一刻她就马上明白了。

    只见纪念手中戒指一闪,一尾金色鲤鱼便出现在了草地上,还不断地在挣扎着,鱼嘴一张一合,的显然剩余的活力还是有不少。

    “哼!还是乖乖做我魂环吧!白云你站开些,免得血溅到你身上了。。”纪念抓起插在地上的赤伞,伞尖瞄准了焰尾金鲤的头部。

    而白云也识趣地闪到了一边。

    “喝!”锐利的伞尖迅速穿透了鲤鱼的脑袋,拇指大大瞳孔渐渐溃散红色的血液在蓝银草上滑落。

    不一会儿,一个黄色的魂环便从它的身上缓缓升起,纪念咽了咽口水怀着忐忑的心情用魂力讲魂环牵引了过来。

    白云立马使用蓝银草给他铺了张凳子,纪念立马盘膝坐下,开始迫不及待地吸收起魂环了。

    而白云则是一脸警惕地看着四周,在吸收魂环的时候被打断是最危险的禁忌之一,绝对不能被打扰!于是满天的蓝银草开始生长了起来…

    现在纪念则是浑身暖洋洋的,一股火红的魂力缓缓导入他的体内,然后被赤伞缓缓吸收着,没有收到任何阻碍,但即使如此,一个四百年的魂环也让纪念花费了接近半小时的时间。

    当最后一点魂力被赤伞吸收后,纪念才睁开了眼,而且他脸上有着他说不出的喜悦,第一魂技正是他想要的那个,而且他才了解到自己的赤伞武魂很可能就是附带了极致之火的武魂!他能感觉到焰尾鲤鱼的魂力火焰对赤伞的臣服感。

    那是上位和下位的压制感。

    纪念召唤出赤伞武魂,运转魂力,一个黄色的魂环静静闪耀着,紧接着赤伞上开始有一团团火焰燃烧着,这个火焰是不是极致之火,还有待考证。

    而且纪念也知道了第一魂技的名称“焰尾突刺”,这个魂技就如同焰尾金鲤的飞跃一般,能给予纪念迅速的爆发力,加上火焰附加,简直是绝配!

    “咦,白云呢?这么多蓝银草是怎么回事?”

    “白云?“纪念大喊了一声。

    “诶!来了。”只见草丛里蹦出一个蓝发美少女,只是沾满树叶的样子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纪念看着她的这个样子不由得轻声道“谢谢你~”

    这下白云脸又红了,回了一句“没…没什么,钱给够就行。”

    纪念听完哈哈大笑,连忙将五个金魂币塞入了白云的手中,然后很客气地说道“走吧我请你吃饭!”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不饿…”

    “咕~”

    “哈哈哈!”

    某人的脸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