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燃冰斗罗 > 第三章 约定!被揍的徐邵阳!
    “怎么样?吃饱了吧!”纪念微笑着说道。

    “嗯…谢谢…”白云红着脸点了点头,手里还拿着一份打包的食物,说是要带给她的妈妈。

    “接下来准备去哪里?我陪你去吧,你现在惹到那大少爷,估计到哪里都不方便吧。”纪念说道。

    按照这个剧情来看,她家里肯定有个重病的母亲,然后绝对会去给她母亲买药,然后结果肯定会被刁难。

    这些剧情纪念是吃的死死的,老套路了哇!

    “嗯,我想给我母亲买些药,但是那个药店的人都被徐少爷吩咐过,不得给我出售药物。”白云神情低落,一幅委屈巴巴的样子,很难相信她是一个二环大魂师,这混的比普通人还差嘞。

    “那走吧,找药店,我帮你买!”纪念扬了扬头,现在有了一个魂环,他可是正处于膨胀的边缘呢。

    “嗯!嗯!”白云点了点头,眼中充满着感激之色。

    看着纪念的后背,不禁有一种可靠的感觉,可明明他只是一个一环魂师。

    白云神情有些恍惚,但还是迅速跟了上去。

    走到药店门口,白云跟纪念写了一张纸,纸上就是需要的药材,本来纪念想帮她付的,可是这丫头怎么也不肯,只能无奈地拿着一个金魂币走进了店内,而白云在店外等候。

    “老板,我要这上面的药材。”纪念将写好的纸片递给了药店老板。

    老板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单镜片眼睛,长的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那种。

    “好的,稍等片刻。”

    在看了纪念纸片上的药材店内都有后,转身走进药材柜前开始抓药,称重。

    然后一包包地包好。

    这一切都是当着纪念的面完成的,并没有丝毫纰漏。

    “一共两枚银魂币,这是找您的钱,您拿好。”胖子老板将药材和钱一同递给了纪念。

    而纪念则是疑惑地问道“诶?老板,你找错了吧,那些药材不止这些钱吧?”

    纪念为防老板缺斤少两和多拿钱,还特地算了了下这些名贵药材的价钱,白云需要的药材可都价值不菲呢!

    按照市场价,起码得四个银魂币呢!

    这不得不让纪念认为老板算错了。

    “呵呵,小伙子,你是帮那外面那小姑娘买的吧?!”老板压低声音,笑眯眯地对着纪念说道。

    纪念则是心里一咯噔,连忙矢口否决。

    “不认得啊,老板你搞错了吧。”纪念微笑着说道。

    这肯定不能认啊!要是让那个什么徐少爷知道了,不得嗝屁了!现在他还只是个菜鸡呢!人家分分钟让他给折现了!

    “好啦,你也不用这样,我是有些对不起那小姑娘,之前被徐大少爷吩咐过了,我这也是小本生意,惹不起人家啊,我只收你们成本价,放心吧!”老板悄咪咪地对着纪念说道。

    这不禁让纪念心中一暖,同时也有些羞愧,自己带着有色眼光看人,才是真正的刻薄!

    给老板道了声谢,纪念便提着一提药走了出去。

    看着纪念提着药出来,白云不禁喜上眉梢,连忙道谢。

    但看到纪念退给她八个银魂币时,她的脸色变了变,说什么都不肯收,但纪念马上跟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后,白云则是陷入了沉默。

    “好啦,别这样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看也不是都想害你的人啊,他们只是被逼无奈,总有一天能收拾了那姓徐的。”纪念撇了撇嘴说道,他仿佛都能想到后续触发剧情时那个徐少爷的弟弟行为会是怎样的。

    无非就是—

    你知道家父谁吗?

    家父徐二…

    好像…跑题了!

    白云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状态,继续笑着领着纪念向他家走去,说是要好好招待他一下。

    白云居住的地方是一条老街,和外面的敞亮大路不同,这里面的大路都是青石板地面,甚至还长了不少苔藓,走过几个小巷后,白云用钥匙打开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作为一个魂师,这也太惨了!”纪念在心里这么想到。

    但考虑到她是蓝银草武魂,这也就释然了,可是既然她是蓝银草武魂,而且家境又这么差,那又是怎么获得那两个足足百年的魂环的嘞?

    估计这事儿也得和那徐少爷脱不了干系吧!

    纪念心里暗暗想道。

    打开大门,入眼的是昏暗的房间,里面的桌椅摆放的很整齐,但是地面上和桌上却摆满了酒瓶,而周围也是摆满了杂物,沙发上还躺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人,他很没有形象地躺在沙发上,手里拽着一个没喝完的酒瓶,酒瓶斜拿在空中,随着中年人胸口的不断起伏,而不断地滴出酒液,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男人还在酣睡中,不过他身上浓烈的酒臭味,就连刚站在门口的纪念都皱了皱眉头。

    “老爸!你怎么又喝酒啊!”白云走过去摇了摇中年人,但后者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白云只得回来对纪念说了声抱歉,让他见笑了。

    本来家境就不怎么样,还有这么个酒鬼老爸,他的妻子不是都重病了么?还有钱买酒喝?

    这一下子就激起了纪念的厌恶感,他十分讨厌这样不负责任的人。

    白云的家里一共三扇门,就连锅灶都在客厅里,白云径直像第二顺序的门的方向走去,然后推开了门。

    “云云?你回来啦?”房内一道虚弱的声音立马漂了出来,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纪念厌恶地撇了一眼沙发上的酒鬼,然后随着白云一同进入了卧室里。

    古朴的床上躺着一个长发的中年女子,长长的头发是淡蓝色的,但已经没有了光泽。

    和白云那柔顺亮滑的头发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中年女子脸色略显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看上去略显疲惫的眼睛看上去很让人心疼,但那双眼睛简直是和白云一模一样,亮亮的,仿佛眼睛永远也不会失去光彩。

    “妈,我把药给你带回来了,还有哦,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也是我的雇主,我刚刚帮他拿到了第一魂环呢!我厉害吧!嘿嘿!”白云喋喋不休地在她母亲面前诉说着,仿佛忘记了还提着药品的纪念。

    直到母亲给她提示了一下,她才想起,连忙红着脸从床下拿起一个凳子,递给了纪念,纪念则是微笑回应着她。

    “对了,妈我先给您煎药去哈!”白云连忙拿起纪念手中的药,开始准备熬药。

    看她轻车熟路的样子,想必已经照顾她母亲很久了吧。

    “先生,谢谢你,能给小女这个机会!”沙哑的声音从白云母亲口中说出来,仿佛还带着歉意。

    “没事儿,我觉得她挺好的,很少有她这么认真的人了!”纪念毫不吝啬地夸奖着白云,因为他的却觉得白云是一个极其认真负责的女孩子,虽然有些笨,也有些内向。

    “谢谢您,您一定是个大家公子吧!这里我还是希望您不要强求她,能让她自由选择。”白云的母亲平静地说道。

    “大家公子?”纪念看了看白净的双手,很快就明白了,她母亲还以为又是要对她女儿下手的嘞?看了她还是知道自己女儿有多迷糊的嘛。

    “放心吧,阿姨,我可不是什么大家公子,我只是个普通人,我跟白云认识啊,还是来主动找我的呢!我跟你讲一讲吧!”为了洗清自己的那种可疑行径,纪念决定聊一下家常。

    “老妈!药好了!诶…诶?你们怎么变得这么要好了!”白云疑惑地看着坐在她母亲旁边的纪念,再看看一脸笑意的母亲,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但是喝药最重要嘛!

    没有想太多,白云还是走进了母亲,开始给母亲喂药,而纪念则是很识趣地靠边坐了过去。

    在照顾完后,天色也见晚了,白云给纪念煮了一碗热面招待了他。

    白云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即使是面条,也很考验技术的,要知道白云也才15岁,她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

    当刚知道她年龄的时候纪念也吃了一经,本以为白云是要比他大那么一两岁的,没想到她比自己还要小上两个月。

    吃完饭后纪念郑重地和白母道了声别,白云则送他出门。

    在月色中两个人静悄悄的,走在反射着月光的青石板路上。

    双手靠在脖子后面,纪念撇了一眼蓝发美少女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找到能挣钱的地方了么?”

    白云摇了摇头,眼睛里也很迷惘,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别人好心别人会倒霉,可不找事情做,自己又养不活家人。

    “我倒是有个好法子哦!”仿佛看出了白云的担心,纪念微笑着说道。

    现在呢我们起码都算是个魂师对吧?

    白云点了点头。

    “既然我们都是魂师,那么我们当然得找魂师的职业挣钱啊!”纪念说道。

    “可是,他们都不收我…”白云的声音很小,也充满了沮丧。

    “有个地方不是那徐少爷也管不到么?”纪念提醒道。

    现在纪念的魂力还很弱小,他明白魂师要提示自己那么就得通过战斗才能巩固自己的实力,而既能快速赚钱,也能锻炼自己的工作的职业显而易见了。

    “你要开个赏金队伍?”白云大吃一惊,她没想到纪念这个一环魂师会想这种事情。

    “怎么?不像么?本少爷可是前途无量啊!我俩配合,没有什么做不到的!”纪念拍着胸脯说道。

    “可是…我是蓝银草。”

    “那有什么我还是一环魂师呢。”

    “我笨死了,每次容易出岔子。”

    “没事儿,有我帮你想办法。”

    “那我会添麻烦的!”

    “哎呀,婆婆妈妈的,烦死了,明天早晨旅馆找我,我带你去接悬赏!”

    “可是…我这种人…”白云低下了头,因为自己的武魂是蓝银草,她没少被嘲笑,因为自己老是迷迷糊糊的做事情也老是被同学嫌弃,原本就不怎么富裕的家庭砸锅卖铁就为了给她交学费,但没办法,因为她是蓝银草,废武魂,即使她的先天魂力为七,但依旧没有太大的作为。

    学院老师帮她猎取了第一个魂环,她的表现依旧不够突出,甚至到了她第二魂环的时候,都没人愿意帮她。

    直到那个徐少爷的出现,她以为是掉入了天使的怀抱,哪知那居然是恶魔的血盆大口!

    年仅15岁的她,除了样貌之外,还真的就是那么一文不值。

    假如她只是个普通人,那么会活在魂师的庇护下,也没人会说什么。

    但可惜,她是个魂师,但却又是一个蓝银草魂师,两种不幸同时覆盖在她的心上。

    她是魂师,本该在普通人的地位之上,但她又是蓝银草武魂,又是最低级的武魂。

    “蓝银草可不是废武魂!没有最废的武魂,只有最弱的魂师!”纪念拍了拍白云的脑袋。

    白云则是全身一震,泪眼迷魄,她看着纪念那双坚定的眼神,嘴唇轻颤“真的么?我也可以变强么?!”

    多少年了,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是什么,是没有能够拥有高端武魂的遗憾么?

    不是,她只是想证明自己,废武魂怎么了?就因为废武魂就该被嘲笑吗?!

    “这根本…根本就不对!我的武魂才不是废物!我一定要证明自己,我是优秀的魂师!”白云大声说道。

    “这就对了嘛!”纪念微笑着伸出一只手,看着哭成泪人的白云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搭档了!以后一定要让那些人看到,一看到你的蓝银草就吓得屁滚尿流!我要让我们的名字响彻云霄!”

    “嗯!”白云又哭又笑,将一只有些粗糙的小手抓住了那个可靠男人的手上。

    月光下,两个紧握的双手,代表着一代强者从前的约定!

    不远处的楼顶上,一道身影注视着那紧握双手的两人,乱糟糟的头发随风漂扬,扬起酒瓶,开始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不错啊,我家云儿眼光还是挺不错的嘛!你说是吧!嗯?”中年男子拍了拍他旁边一个鼻青脸肿的男子。

    而后者则是颤颤巍巍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如果白云在这里的话,一定能一眼认出这个鼻青脸肿的男子就是给她麻烦不断的徐家少爷,徐邵阳!

    就在两个小时前,徐邵阳听说白云和一个男子拿着药材回到了家中,不禁勃然大怒,立马带着自己的两个最得意的魂尊手下,准备去收拾那个敢和自己抢女人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本来是打算等他们出来之后,到一个转角处,当着白云的面把那小子给狠狠收拾一顿的。

    哪知道刚准备动手就被这个大汉给逮住了。

    自己的两个魂尊得力助手刚一放出三个魂环,就被面前这个男人直接一巴掌一个给抽晕了。

    徐邵阳也亮出三个魂环,结果看到面前这个中年人的魂环直接给吓尿了!

    黄黄紫紫紫黑!六个魂环,最后一个漆黑如墨的魂环更是把徐邵阳胆都吓破了,还好面前这个男人并没有起杀心,只是把他抽了个几巴掌就没干什么了。

    只是有一点他知道,可不能再去惹白云和那个小子了…

    欲哭无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