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燃冰斗罗 > 第四章 商会注册?马芸!
    “您看这个值多少钱?”一只火红的鲤鱼魂兽被平放在展盘内。

    而当铺老板则是眼前一亮,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啊,你们运气很好,这焰尾金鲤乃是极为稀有的魂兽,身上的鳞甲更是堪比赤灵暖玉的功效,就卖你30金魂币吧!”

    “恩,行,不过老板能否赠予一幅周围地势的地图?我们有些用处。”纪念说道。

    “这地图我们这里也仅有一幅啊,不过看在你们今天带着这么好的资源的份上,就送你们了。”老板眉开眼笑地吩咐店内伙计开始打包金币地图。

    “欢迎下次光临,请慢走!”

    纪念慢步走在大街上,手指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而旁边的蓝发少女则是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总是不经意地撇着比她要高半个脑袋的短发男子。

    “纪念?我们是不是先该去注册队伍名称啊?”白云疑惑地问道。

    她看见纪念一幅没头没脑的样子,好像比她平时还要啰嗦不少呢。

    “嗯?注册?这个赏金队伍还要注册么?”纪念摸了摸脑袋,疑惑地问道。

    “切,你以为跟你那种悬赏令一样啊,高难度的任务必须要有赏金猎人商会名头才行的,不然别人凭什么相信你啊。”白云翻了个白眼,之前还觉得他机灵呢,现在感觉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嘛!

    “你得了吧,我只是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而已,让我熟悉个一两天差不多。”纪念走到赏金猎人大厅牌匾前,拍了拍白云的脑袋。

    后者则是鼓起腮帮子,气鼓鼓地看着他踏进大厅的背影。

    纪念一走进大厅,就能感觉到一股格格不入的氛围。

    大厅装饰的非常华丽,整个大厅都被一颗颗发光的奇异石头照的亮堂堂的,而除去这里的工作人员外,其余的人则都是一幅粗犷的面容和装扮。

    他们都是一个个的小团体,几乎没有单独的个体。

    纪念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便大步走到了柜台前,对着服务人员说道“您好,我想注册队伍。”

    “好的,这边请。”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很快就带领两人走进了一个雅致的房间。

    服务人员面带微笑地和他们说稍等一下,并递上来两杯热茶。

    纪念也是面带微笑地说了声谢谢。

    而身边的白云则是显得有些拘谨多了,整个人仿佛已经把四肢扭成了一条线,估计她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而纪念则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地,毕竟之前他见过的场面比这多多了。

    “您好,我是本商会的负责人,我叫马芸。“一个高挑的身着火红大袍的美女,大大方方地伸出了一只手。

    “你好,我是纪念,一环魂师,她是白云,二环大魂师。”纪念握住那只纤纤玉手,她的手很暖和,虽然只是不到两秒的时间,却给了纪念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而这个美女马芸也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有些惊疑地看了他一眼,两人的视线就那么对视在一起。

    “咳嗯!差不多了吧!”旁边的小美女白云则是看不下去了,心里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

    “哦哦,抱歉,失礼了。”纪念连忙道歉。

    “没事儿,没事儿。”马芸收回了视线,但依旧紧皱着眉头,但还是礼貌地请坐。

    马芸轻轻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拿出一张白纸说道“你们想要注册队伍对吧?”

    “嗯,是的。”纪念知道以他们两人现在的实力可能有些牵强,但是公会也没有规定特别要求什么修为的人才能注册,所以也算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嗯,其实呢我这边可以给你们提个意见的,不知二位愿不愿意容我说上一句。”马芸面带微笑地说道。

    “嗯,愿闻其详。”纪念也大概知道她想要说的是哪方面的问题,所以也算做足了心理准备。

    “我们商会并没有要求修为等级的限制,但是我这边以私人的立场可以给你们提个建议。”马芸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继续说道“其实你们现在的修为并不是很高,可以先考虑加入一些其它的队伍先提升一下实力,然后再创建属于你们的队伍,我觉得这是对你们目前来说最合适的方法了。”

    “谢谢您宝贵的提议,或许这是个很不错的提议。”纪念点点头说道。

    而身旁的白云则是一脸吃惊的看着他。

    而端起茶杯的马芸则是早有预料一般,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再次抬起茶杯,再回味一次茶叶的清香。

    “但是!”

    将要到嘴唇旁的茶杯停了下来,又放了下来。

    马芸有些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略显青涩的少年,不知道还有什么提议比她的建议还要不错的了,毕竟只是一个一环魂师和二环大魂师,就算开了队伍也不见得会有多么流畅,起码得在别的队伍提升一下实力,闯出些名号才对吧。

    只是因为有着一腔热血的少年么?但马芸却又不觉得这个少年是那种鲁莽的人,这个少年看上去倒是非常的沉着冷静。

    “我觉得我们两个能够做到,我们并不需要在别人的庇护下成长。”

    纪念一开口,倒是让马芸有些失望了,果然还只是年轻人么?总归还是太稚嫩了。

    “不信的话,我可以和马小姐你比试比试,我会让你认可我们的实力。”纪念的话非常平静,而他却仿佛看到了马芸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你确定么?你们俩个能战胜我?”马芸周围的气势急剧攀升,原本平静的房间被汹涌的魂力所充斥。

    五个闪耀着不同光色的魂环徐徐从马芸的脚下升起,依次是黄黄紫紫黑,五个闪耀的魂环彰显着个一作为魂王的气势。

    同时整个房间也仿佛被一股可怕的热力所充斥,白云则是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别说战胜我,你们俩个其中一人能在我的修为压制下能够坚持两分钟,我就马上与你们俩签约,并免除你们一年内每单需要上缴税金的一半!”马芸眼前的茶水迅速蒸发,化作水汽蒸发空气中。

    “现在,还要比么?”刚刚那个看上去随和的女子此刻仿佛已经变得无比狂暴,充满侵略性的魂力无时无刻地在压制着两人,或许在马芸的眼中,两人能够撑过一分钟都算奇迹了。

    “当然要比!我们一定会赢!”纪念面带平静地说道。

    “那好!现在开始计数!”马芸从包中取出一个小沙漏,沙漏上还标着对应时间的刻度。

    马芸将手中沙漏一抛,便平整地落在了桌上,倒悬的细沙开始了计时。

    “我的魂力是五十六级,这两分钟内我会从五十级魂力压迫依次提升至五十六级,每二十秒提升一次,那么现在开始!”马芸话音一落,一股庞大且灼热的气势便向两人压来。

    武魂赤伞!

    纪念一咬牙,第一时间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十一级魂力和五十级当中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一般情况下是会被绝对碾压的,但是有些情况是例外的。

    第一则是武魂血脉的压制,越是接近远古的血脉对低等血脉的压制就越强,就如同龙族的压制一般,一个三十级的蓝电霸王龙武魂的魂师如果对上一个六十级的铁甲蜥蜴武魂的魂师,那么那个六十级的魂师对蓝点霸王龙的魂师的攻击起码会削弱将近百分之六十左右,而三十级的魂师则会对他的攻击实力提升百分之二十左右,这当中的增幅可谓是十分夸张的。

    而现在马芸吃惊的样子就如同那个六十级的魂师一般,而且更有甚之。

    要知道她的武魂可是当今最强爆发力的武魂之一,武魂品质可谓是和蓝电霸王龙一个档次的武魂品质。

    但此刻她的武魂明显在受到一种程度的削弱,这不是源于血脉上的,而是来自武魂品质和属性上的压制!

    马芸很难想象,她的武魂——邪火凤凰,竟然会被人以武魂品质压制!这个火红的伞到底是什么武魂?!

    纪念此时已经打开了赤伞,将白云的身体也遮挡在了伞身下,魂力的压制犹在,但那逼人的热浪却在赤伞下消失于无形。

    而那个黄色的百年魂环就那么挂在赤伞旁边,静静地漂浮着。

    “哼!”马芸收起了眼中的轻视之色,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了。

    而五十四级魂力也如同山岳一般压了下来,虽然在纪念的赤伞面前被压制了接近百分之五十的效果,可一个五十四级魂王面前,相差的并不只是三个魂环而已,那之间依旧是鸿沟!

    “白云,你先退出吧,我这边还能坚持一会儿!”纪念此时感觉到浑身上下如同每一寸都被灌上了铁铅了一般,开始有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额头滑下。

    “我不要!我既然答应了你,那我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白云也面带倔强地说道,一咬牙白云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大量的蓝银草冒出,一根根藤蔓头朝天空,仿佛也在抵御那对它来说过分庞大的魂力。

    “好!那就一起!”纪念拉住了白云那柔软而又粗糙的小手,白云也是小脸一红,但还是抓紧了纪念的手。

    “最后二十秒,五十六级魂力!”马芸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给了两人不少的压力。

    “完了,魂力消耗跟不上了!”纪念感觉到即将枯竭的魂力,眉头紧缩。

    一旦他的魂力枯竭,赤伞肯定会被收回,到时候不但压制着马芸半数魂力的效果消失,而且将会以肉身硬抗一个五十六级魂王的压制!

    “别怕,有我呢!”白云的亲昵声传来,一道道柔和的魂力从手掌处源源不断地朝纪念的身体中聚合而来。

    纪念不禁喜上眉梢,但同时又无比担忧地看着一脸痛苦之色的白云,同时在抵抗魂王魂力的同时又在给他输送魂力,她的身体真的受得了么?!

    十秒!

    九秒!

    八秒!

    七秒!

    六秒!

    白云咬紧牙关,纪念都能感到她的小手在不停的颤抖,沉重的喘息声从他身旁传来。

    “我可以坚持的!没有最废的武魂,只有最废的魂师!”白云时刻记住昨晚的话,以及那个月光下的约定。

    纪念紧握的赤伞也禁不住颤抖,他现在就如同在一边经历大功耗又在插电的手机一般,手机会不断发烫,因为在不断消耗,而纪念就如同在经历大功耗的手机一般,经脉正在被通过的魂力不停的消耗着,在不断发烫。

    而全力以赴的马芸也不禁点了点头,他们非常的优秀,更何况她居然还是蓝银草武魂!

    三秒!

    两秒!

    “呃!啊!”

    一秒!

    庞大的魂力如潮水般退回,白云直接昏阙在纪念的腿上,而纪念则是瘫靠在沙发上,大口喘息着。

    “恭喜你们,成功了!”马芸面带笑意祝贺着他们。

    “来人,带他们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换套合适的衣服,费用记我账上!”

    “我成功了!”纪念大口喘息着,看着马芸离去的背影,不由得笑了,眼中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慢慢闭上了眼睛。

    咚咚咚!

    请进!

    “爹!”

    “是芸儿啊,怎么啦?”看见来人站在办公桌上的儒雅中年人转过身来面带笑意地问道。

    “爹,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会!”

    “……”

    “这么说,你说那小子是顶级武魂了?可是这修炼速度未免也太慢谢了吧?!”中年人不骄不躁地说道。

    “千真万确,他确确实实地是以一环实力压制了我的武魂两分钟之久!我的感觉不会错的!”马芸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可是…为什么会是一把伞呢?从未有听说过器武魂除植物系外还有压制这一说法,顶多是力量上的压制,怎么会存在器武魂压制顶级兽武魂的存在呢?”中年人百思不得其解,手指不停地敲击着光滑的桌子。

    忽然,他脑中精光一闪,而马芸也同样吃惊地望着她他,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脱口而出

    “极致武魂!”

    “阿秋!怎么回事儿啊!”纪念缓缓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