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燃冰斗罗 > 第五章 组合?银伞?出发,蛇鳞谷!
    “嗯?这里是哪里?我衣服哪去了?!”纪念被吓了一跳,慌忙扫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自己身处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里,赤身裸体,转眼望去,纪念眼神一凝。

    只见三个穿着杂役的大汉正对他嘿嘿直笑,那笑容顿时让纪念觉得毛骨悚然。

    “妈蛋!”纪念惊慌失措地伸手摸了摸,确认没有出什么问题后才松了口气。

    “我们是大姐头安排负责替您洗澡的,别害羞小伙子,资本不错嘛。”其中一个大汉对他伸出了大拇指。

    纪念满头黑线,连忙把这三个大汉支走。

    “我自己能穿,不用麻烦了,谢谢。”说的话很客气,但是语气就不是那么友善了。

    那几个大汉也是很爽快地走了出去,但出门前那个大汉还是对他眨了眨眼,给他了一个大拇指。

    直到门关上后纪念才安心地趴在桶里,继续享受着桶内的余温。

    这个木桶内都是绿色的汁液,光是躺在里面纪念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魂力上涨的很快,自己的魂力正在缓慢的恢复着。

    “咦,我的魂力好像提升了两级?”纪念有些惊喜地感受着体内的魂力,居然已经突破了十三级!不禁喜上眉梢。

    “应该是在那个马芸的压制下被强行打通了经络,然后在这神奇的药液下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纪念捏了捏拳头,感觉并没有之前感觉的那么虚弱了。

    “对了!我的空间戒!”纪念迅速抬起自己的左手,看到那个戒指依旧闪耀在自己手上的黑曜石般的戒指,才放下心来。

    盘查了一下戒指内的东西,并没有少什么。

    “是我神经太敏感了吧!这时候的魂导器也不是这么常见的玩意吧!”纪念摇了摇头,继续轻松地躺在了木桶里。

    该享受的还是得享受嘛~

    “纪少爷~大姐头让我通知你一声,她在客厅等你了,还有和你同行的小姑娘。”门外大汉大声说道。

    “好了,知道了!”纪念不耐烦地说道。

    看见门口的那个影子离开后,纪念才从桶里站起身来。

    扯过旁边架子上的浴巾,擦了擦身体和湿漉漉的头发,纪念看了看镜子里身材还不错的自己,可惜就是有些偏瘦了,在斗罗大陆里,基本上可个个都是肌肉男啊!

    “我的衣服呢?”纪念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自己原来的那套衣服,但是一个架子上却挂着另一套衣服,看上去还是崭新的。

    从衣架上拿起衣服,纪念前后看了看,尺寸差不多,应该是给自己准备的吧。

    悉悉卒卒一会儿后,纪念穿着崭新的衣服站在了镜子前,打量了一下自己,衣服很合身,而且穿上之后也更显俊朗帅气。

    “走了!”纪念对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然后大步流星地打开了门。

    而门口一个大汉早已等候多时,不过不是之前“伺候”他的那几个。

    跟随着大汉绕过几个楼道,便走到了客厅当中,此时马芸正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端着茶杯闭着眼睛享受着茶水的清香。

    而她的对面则是一袭蓝衣的白云,她的衣服也是换过了的,不过应该是女子给她换的吧?她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的。

    但看着她俩并没有聊起来的意思,纪念便想到了白云内向的问题。

    “哟!白云,怎么样,舒服些了么?”

    纪念一边招手一边在白云身旁坐下,看着白云看上去格外精神的样子,想必也使用过那个神奇的药液洗浴了吧。

    “嗯嗯,好多了,我的魂力还突破了一级,现在已经二十三级了!”白云小声地说道,比平时和纪念单独在一起时声音小了起码一倍。

    “嗯,那就好!”纪念微笑着点头,然后又转头对马芸说道“马小姐,谢谢你的照顾,真是感激不尽。”

    “你这是在嘲讽我?还是发自内心地感谢我呢?”马芸小心翼翼地放下茶杯笑盈盈地说道。

    “自然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你并不是在刁难我们,明明是我们提出的要求,还让你最后还麻烦你照顾我们,这样我都还心怀芥蒂,那我的气量也未免太小了些吧!哈哈!”纪念是个很外向的人,平时交际的也多,因为从小是个孤儿,所以这种场面话也没少见。

    “那就好!”马芸笑眯眯地说道。

    但纪念都不知道他没来之前是怎么样的。

    …

    “白小姐,您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好。”

    “内个,没有不适吧?”

    “没有。“

    “你是哪里人啊?”

    “本地人。”

    “你们认识多久了?”

    “一两天。”

    你问一句,她答一句。

    这种场面真的实属尴尬啊,于是马芸便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结果对面这个女孩还真的就那么一声不吭,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还不时地看着门口。

    直到纪念这个救场王的出现。

    “他们这个组合还真是奇怪呢,两个几乎截然相反的性格。”马芸在心中暗暗想道。

    “这是你们需要填的资料,你们商量好之后我就给你们直接去注册了。”马芸从身边取出一张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黑字的纸张和笔,递给了纪念。

    纪念伸手接住了笔纸,然后又迅速递给了白云。

    马芸…

    白云…

    “你要给她你直接和我说啊!这么尴尬的么?”马芸暗暗腹诽。

    似乎是看出了马芸的不快,纪念连忙解释道“不好意思,我的字写的不怎么样,一般我都是交给白云写的。”

    白云也点了点头默认了,开始填写着资料。

    “我们的组合该叫什么名字啊?”白云歪着脑袋盯着纪念,询问着他的意思。

    “这个啊…好像还没想过,我想想看哈。”纪念开始疯狂地回忆着词汇。

    “嗯,你叫白云,我叫纪念,不如我们的组合就叫……银伞吧!”纪念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白云和马芸则是满头黑线,这家伙怎么回事儿啊,老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那就叫银伞了!”

    白云没有反驳,开始继续填写着。

    白云的字体写的很娟秀,光看上去就很舒服,一看就知道是个女孩子写的字。

    “好,那我这边就给你们提交上去了,另外,我这里有个委托,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看看。”马芸接过白云递过来的纸张,然后再次递给两人一份委托信。

    “如果有意向的话,跟我招呼一声就行了,我这边好联系雇主。”马芸拿着报告利落地走出了房间。

    看着马芸离去的背影,纪念好奇地打开了这份委托信。

    信里大致意思就是说急需一种名为蛇鳞花的植物,但这个蛇鳞花生长在帝国名为蛇鳞谷的低阶魂兽地带。

    “这份任务难度很小,但是报酬却很足啊!而且给了整整五天的时间完成悬赏。”纪念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白云也同样觉得这个可行。

    这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任务呢!看来马芸还真是很照顾他们呢。

    虽然白云并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高兴地在不停地给纪念乱七八糟地计划着,但纪念心里很清楚,马芸是在让他们欠自己人情,也是看出了自己武魂的不凡,是想拉拢他们。

    虽然是利益关系,但纪念也知道,他们现在的确需要一个靠山,虽然之前大义禀然地说道不需要依附别人。

    但人家主动贴上来的,就不叫依附了吧!

    主厅室内

    “父亲,我们的橄榄枝已经抛出去了,接下来该怎么做?”马芸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父亲,询问道。

    “顺其自然就行,太过帮助反而不太好,只要让那个纪念能够记住我们就行了,我看那孩子很不错,不会不记得我们的恩情的,我马定义这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马定义安心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满意地说道。

    “对了,我觉得那个叫白云的女孩也很不凡。”马芸再次补充道。

    “哦?她不是蓝银草武魂么?的确她的修炼速度能够跟上普通人这一点很让人吃惊,但也仅限于次了吧!难道我的女儿又找到其它的非凡之处了么?”马定义好奇地问道。

    “不,她的武魂是蓝银草不错,但她的蓝银草和普通蓝银草有个很大的区别。”马芸说着,拿出了一个停放放在她脚边的大箱子。

    轻轻打开箱子,将箱子平放在了桌案上,马定义也站起身来,仔细观察着箱子里的东西。

    那是两株蓝银草,看外貌并没有什么不同,而马定义却指出了它的两处不同。

    “这株蓝银草明轩经络更为粗壮,而且生命力格外的旺盛。”马定义指着放在左边的蓝银草说道。

    按道理蓝银草应该不具备这种特性吧,即使是后头改善,蓝银草也不会见得有多大改变,蓝银草的优点就是它的不排它性,因此蓝银草的变异例子也是最多的,只不过良性变异很少而已。

    大部分蓝银草的变异都会附带一些它本不具备的奇异属性。

    如吞噬,带毒,甚至成为火属性,冰属性的例子也很多。

    但因为蓝银草本身太过弱小的问题,使它就算变异了,也很难有高级的存在,除了那传说中的蓝银皇,蓝银草不管附带什么奇异的属性,都终究没有能够突破60级的存在。

    而这株蓝银草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的生命力格外顽强,就连叶片也格外有韧性。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种澎湃的生命力仿佛是来自于蓝银草本身。

    而对于本身魂力高达八十五级魂力的魂斗罗来说,这种感觉便愈是强烈。

    “但它并不是蓝银皇,也是良性变异么?”马定义紧盯着这株蓝银草,不断思索着。

    “而且那个女孩仿佛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她那惊人的恢复能力,对于一个普通魂师来说,魂力透支这种情况一般不修养个天是根本不可能恢复的过来的,而她仅仅只在药浴桶里待了三个时辰便恢复如初了,而且还活蹦乱跳的,这种恢复力和生命力,简直匪夷所思。”马芸细致地分析让马定义也陷入了更大的思考漩涡中。

    可能活了这么久,白云都没有注意过自己的这个特性吧…

    正在二人沉默期间,敲门声响起。

    “大姐头,刚才那个小伙子说那个委托他们接了,让我过来带个话。”外面一个大汉瓮声瓮气地说道。

    “嗯,好,我知道了。”马芸眼中的那两人仿佛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你先别走,让徐恒那小子给我整理一份刚才那两人的资料,我今天下午就要看。”马芸吩咐道。

    “是!”

    此时纪念这边—

    “我先给我老妈和老爸打声招呼,让老爸多照顾一下妈妈。”白云对纪念说着她要做的事情。

    其它的事情嘛,还是都得纪念来想,真麻烦!

    “不过纪念有些好奇,白云的那个酒鬼老爸真的靠谱么?!他那个样子我都替白云她妈担心。”纪念摇了摇头决心不再想其它的事情。

    现在他要去买水,买路上的干粮,然后看地图路线。

    当然还得想办法省钱啊!这年头钱不好挣啊!

    看着自己身后的阴影处,纪念陷入了沉思,现在要考虑的不只是这次的任务,还有自己的第二武魂呢!

    “想的倒是很不错,但顶级魂兽dna哪有那么好搞啊,十大凶兽估计最好对付一点的还在极北之地吧,但讲真的,极北之地总体实力没有帝天那股势力强,但环境之恶劣的危险程度恐怕也不在星斗森林核心圈之下了。”

    想到斗二里对极北之地的描述,那里恐怕还不适合自己去,自己的修为太过低微,霍雨浩有天梦冰蚕的遗褪保护,能不惧寒冷,但自己去的话,恐怕还没接近内圈都冻成冰坨坨了。

    而且具商会里的人描述,现在那还有什么十大凶兽描述啊,他们只知道星斗森林里有一头格外强横的黑龙,和几个异常强横的魂兽存在,甚至对极北之地的最危险存在了解也不过是冰碧蝎一族。

    还没有自己知道的多呢!

    不过冰碧蝎武魂好像也不错呢,有族人嘛,可以抓些修为低的,再低的修为那都是个极致武魂。

    说不定靠近极北之地的城镇还有的卖呢!

    但是纪念很清楚,那冰碧蝎哪有那么好抓,真以为是霍雨浩啊!放个假睡一觉就能睡个千年魂环和魂骨第二武魂出来?

    显然不可能,只能等机会了,一但有凶手露头的机会,那么纪念就一定不会放过!

    “云云!慢走啊,路上小心!”沉稳男人的声音从门后传来,白云开开心心地背着小包跑到了纪念面前来。

    有些让纪念好奇的是白云怎么让父母同意自己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到处跑的?

    心也忒大嘞吧!

    算了,不纠结这些事情了,纪念招了招手,一高一矮迎着烈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