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燃冰斗罗 > 第六章 冲突!温暖。
    雨水淅沥沥地冲洗着地上的尘垢,远处的青山弥漫在白雾之中,唯有一间客栈安静地驻在过道的大路上。

    雨水朦胧中一抹亮红色格外醒目,无数的雨点在即将触碰到红伞的那一刻自动蒸发,就像是雨水从两边自动排开一般。

    “你这武魂还真好用呢!”蓝发少女捂嘴笑道。

    “得亏我的武魂实用吧,不然都得成落汤鸡!”纪念只手举着伞,尽量把伞的中心位置靠着蓝发少女的脑袋,可她总是那么好动,只能忙不停地调整雨伞的位置。

    “看!那里有客栈,我们进去躲躲雨吧!顺便弄点好吃的,我才不想吃干粮呢!”白云堵了嘟嘴,还特意拉了拉肩膀上的打包袋,那里面都是粗饼干粮,很管饱,但味道并不是很好。

    “嗯,也对,这天也快黑了,前面那座短峡应该就是蛇鳞谷了,我们先打听一下情况,然后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纪念脚踩在木阶上,并没有先走,而是等白云整个身子走进来后才慢慢收回了武魂。

    快步走到门口,纪念便听到了里面热闹敞亮的声音,白云轻轻地走到了纪念身后。

    推开厚实的大门,里面载歌载舞的气氛让纪念觉得有些微妙,就像是走在昏暗的街道上,你忽然推开了闪耀着光芒的大门,那是六点半俱乐部…

    貌似…又跑题了?!

    大部分目光只是扫了两人一眼,部分无礼的目光则是不怀好意地扫视着白云。

    感受到这样的目光,白云更是往纪念身后缩了缩。

    纪念则是很有礼貌地关上了大门,然后轻拉着白云的小手,大步向柜台走去,丝毫没有理会那些目光。

    白云则是红着脸,低着头慢慢地跟上纪念的脚步,她也知道自己的性格很糟糕,可她就是提不出那个勇气,她很害怕,人一多就会很紧张。

    没有纪念的话,她这一路一定会很麻烦。

    “您好,我开两间三等房。”纪念看着头顶上木牌上镌刻的价格,果断选择了最便宜的。

    “真是不好意思,客人,我们这里只剩下一间三等房了。”站台上的老人一边擦拭着杯子一边抱歉地说道。

    “那还有其它房间么?”纪念皱了皱眉头问道。

    “还有一间一等房。”银发老人如实地说道。

    “嗯,那就开一间三等房,一间一等…”

    “不…不用了,一间一等房就行!”略显底气不足的声音从纪念背后传来,纪念感觉自己的手被小手轻轻拉了拉。

    “不好意思,要一间三等房就够了!”纪念说道。

    “嗯,好的,一间三等房,这边需要交付一个银魂币的押金。”老人用笔沾了沾墨水开始登记起来。

    “嗯,好的!麻烦您了”纪念从怀中掏出一枚亮闪闪的银魂币递给了老人。

    老人则给递了他们一把钥匙,钥匙的铁环上还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刻着3—27。

    “弄些吃的吧,我们有些饿了。”纪念又补充说道。

    “这是菜单,要什么递给那边上菜的小子就好了。”老人说完还指了指一个正在端着五六个盘子的瘦高小伙子。

    纪念让白云选了几个菜,便大步走向了后厨,他并没有去麻烦那个忙碌的小哥。

    后厨的负责人则是满脸笑意地对着他说谢谢。

    看着周围在划拳喝酒的大汉们,纪念脑袋里又乱出了一堆东西。

    “少年,要杯乌龙茶么?!”

    摇了摇头,纪念和白云找了个相对干净的桌子缓缓坐下,等待着上菜。

    “小妞,不错啊,陪…嗝…哥玩玩?”一个醉醺醺的大汉打着酒嗝走了过来。

    还使劲拍了拍他们的桌子,贪婪地盯着白云那白皙的面庞,然后缓缓下移…

    白云皱了皱眉,论问到那刺鼻的酒味,论谁都不好受,更何况还有这另人厌恶的眼神。

    “把你那恶心的视线移开!”纪念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不得不出头,白云这样的女孩子是很难释怀的。

    “哦?”大汉缓缓转过脸来,脸一横,咧着嘴说道“小鬼滚到一边去,毛都没长齐,还想搞什么…”

    大汉话没说完,就看见一把红色的大伞朝自己脑袋上砸了下来。

    而他的反应也是极快的,双腿往后一蹬,便脱离了原地,但脸部依旧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气息从脸庞划过。

    而撑开的赤伞砸落在地面上,三万斤的重量将原本还算平整的地板砸出了一个大坑,尘土飞扬,周围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都齐齐望了过来。

    大多数的人都是一幅看好戏的样子。

    “他奶奶的!”大汉的酒一下子就吓醒了,现在背后满是密布着的冷汗,刚才那一下,绝对会要人命吧!

    “兔崽子!今天不把你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拉的干净!”大汉迅速站起,双腿猛地一抖。

    四个魂环便从他的脚下徐徐升起。

    而大汉的头上也长出了狰狞的犄角,手臂和脖子上青筋凸起。

    黄黄紫紫。

    几个最佳魂环比例出现,此刻无疑对纪念也是一种威慑。

    纪念不语,收拢了赤伞,一个黄色魂环缠绕在火红的赤伞上,附着的火焰爬满了整个伞身。

    “切…”周围的大片的唏嘘声传来,显然一个魂环的冲击力并没有那么强烈。

    白云也没有坐以待毙迅速而是站立了起来,粗壮的蓝银草缠绕在她的身体周围,两个魂环静静地闪耀着。

    而周围的唏嘘身再次传来。

    “切,蓝银草诶。”

    “哈哈,废物废到一堆去了。”

    “哈哈,小子,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大汉见到这个一环魂师和蓝银草武魂后直接开口嘲讽了起来。

    “你要是磕头叫三声牛爷爷,让这个丫头和我呆一晚上,我保证不揍你!”牛力轻蔑地盯着纪念说道。

    “哼!”

    回应他的是金色的伞尖。

    “敬酒不吃吃罚酒!”牛力眼睛一瞪,咋开五指,轻描淡写地躲过纪念的这一刺,猛地抓住了赤伞,然后猛地用力,他想直接把赤伞夺过来。

    但纪念直接松开了手,原本露出一丝惊喜之色的牛力,忽然觉得有万斤之力朝自己压了过来。

    而且还是他主动将赤伞扯过来的,纪念手一松,因为惯性,赤伞三万斤的重量就那么朝他斜斜压去。

    牛力也大感不好,手抓着的赤伞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猛地将他压倒在地,胸口也因重力的挤压变了形。

    同时,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牛力身上刚才气势满满的四个魂环在这一刻也迅速收回体内。

    “噗!”一道血箭从口中喷出。

    人群中,牛力的伙伴也坐不住了,连忙上前,三个大汉一齐抓着住了赤伞,但三人合力,赤伞却依旧纹丝不动,到是赤伞被稍微挪动了一下位置,吧把牛力疼地哇哇叫。

    “小子!快给我把那把伞拿开!不然老子弄死你!你的破伞武魂照样消失!”一个大汉四个魂环亮起,长出狰狞的獠牙和长长的利爪,以及黄色的毛发。

    “岩甲熊武魂!”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个武魂。

    半人半兽的大汉高举利爪。

    而白云则是身边第二魂环闪耀,无数的蓝银草从地面延伸而出,向岩甲熊魂兽高大的身躯缠绕而去,然后粗壮的藤蔓迅速变了颜色,并发出咔咔的声音。

    这便是白云的第二魂技“硬化!”这是取自一个植物系魂兽石蔓的魂环所得到的技能,当时还是徐邵阳带领两个手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击破了这个石蔓的硬化技能。

    而这个硬化的增幅也很明显,它能使蓝银草变得如同石头一样坚硬,不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是绝佳的魂技!

    但是,此时白云面对的则是一个岩甲熊魂师,而且是四环修为的岩甲熊魂兽。

    对于野生岩甲熊来说,拍碎一块巨石都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只是蓝银草这样纤细的存在了。

    仅仅只花了两秒,岩甲熊便挣脱了束缚,蓝银草如同墙灰一般掉落下来。

    “纪念!”白云猛地扑向了还呆愣在原地的纪念。

    岩甲熊魂师脸上则是露出了狰狞之色,这一抓下去,非死即伤!

    “到此为止了!”

    猛挥下来的熊爪忽然被一股大力击飞,血雾喷薄,同时连着魂师本人一齐撞击在了墙上。

    众人惊讶地看着飞落至墙边的大汉,那是一个透明的酒杯,而原本那如同岩石般坚硬的皮甲被砸出了一个深坑,血肉模糊,酒杯的边缘还深深地插在了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中,血流不止。

    “你!…你!”岩甲熊魂师顾不上因疼痛而惨叫,而是有些气极地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出手的那个人。

    而酒馆此时也停止了起哄的声音。

    众人齐齐望着那个出手之人的位置,那是一个银发的老头,他像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擦拭着酒杯,只是他面前放在盘子里的酒杯明显少了一个。

    纪念此时惊魂未定地看着扑倒在他胸口的女孩子,她紧闭着眼睛,身体因为害怕而不断颤抖着,但即使是这样,她依然挡在了纪念的面前。

    “别在我的酒馆内闹事,如果有不服的人呢,随时可以提意见,只要你们打的过我!”老者平淡地说道,而身后却不动声色地出现了七个闪耀的魂环,从脚底徐徐向上升起。

    黄黄紫紫黑黑黑!

    七个闪耀的魂环,三个漆黑如墨的魂环,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屏住了呼吸,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旅店内,竟然藏着一名魂圣强者!传闻魂帝和魂圣的级别不是差的很多,但其中有一条无法逾越的天壑,那便是

    武魂真身!

    “小子还不把你的武魂收起来,真出了人命我可管不着!”银发老者平静的声音传来,纪念马上反应了过来轻轻扶起白云,在牛力伙伴要吃人的目光下拿起了赤伞,然后收了回去。

    牛力的伙伴连忙抬着牛力和岩甲熊魂师下去进行紧急治疗了。

    而白云早已睁开了眼睛,只是静静地抱着纪念的脖子,没有说话,只能感受到她小手在微微用力。

    “谢谢先生解围,今日之事没齿难忘!”纪念面带诚恳地低着头对老者说道。

    “好了,事情经过我也看到了,你们没有错,唯一的错误就是你太冲动了,既然实力不够,那就憋着,憋不住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这就是魂师界弱肉强食的规定!”银发老者语重心长地对纪念说道。

    其实他平时也不会管这些闲事的,但纪念这个有礼貌的孩子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好感,才引出了他想要出头的欲望。

    “不过你们该小心点了,在店里的话我还在,但一但出店了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了!记得自己小心些。”老先生摆了摆手让后厨给他们端上来热腾腾的饭菜,然后做了一个大快人心的决定。

    这地板和桌子和墙损坏的费用那牛力的团队一并承担。

    白云一声不吭地吃完了饭菜,便靠着纪念静静坐着。

    仿佛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好了,我们收拾吧!”瘦高的小伙计见纪念在收拾碗筷连忙阻止他的行动,笑着说他们来就是了。

    纪念想问下蛇鳞谷的情况但想想还是算了,现在这个气氛不太舒服。

    于是纪念带着白云走上了楼梯,在走道上,白云依旧是一声不吭。

    纪念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她的小手,想让她安心下来。

    打开房间门,纪念扫视了一下这里的布置。

    很简单的布置,一张铺好的大床,一个鞋柜一个衣架,还有一张桌子两个凳子,桌子上整齐地放着几个水杯和一个水壶。

    关上了门,白云紧紧地盯着他,然后扑倒在他胸口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就连纪念都吓了一大跳,但很快就平复了心情,轻拍着白云的后背,任由她哭着。

    自己只是拥抱着她,小小的手臂靠在自己的胸口,纪念感觉一只手就能将她整个揽住。

    蓝色的头发很柔软,长长的发丝不断磨蹭着纪念的下巴。

    “没事的,等我们有实力了,就不用受这些气了…”

    纪念看着屋内昏黄的光线,渐渐陷入了沉思,终归…还是自己太弱小了啊!

    自己并不是唐三,能靠着自己的智慧走遍天下都不怕,他也不是霍雨浩,有着不断帮助他的伙伴们。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一个能够真心对待的,只有这个蓝发的傻丫头了吧。

    夜深了。

    纪念和白云是分两边睡的,并不是谁这么要求的,而是白云在哭泣声中已经睡着了,纪念不可能靠着桌子睡一晚上,那样第二天自己的精神也不好,而且自己也不会做什么,白云应该也不会介意的。

    双手环绕在后脑勺,靠在枕头上,牛力那可憎的表情现在还在心中挥之不去,纪念一闭眼就能想到银发老者的那句话。

    “实力么…”

    忽然,一个有弹性的身躯压了上来,而纪念则是身体一僵,柔软光滑的如同绸带一般的发丝轻拂过纪念的脸颊

    纪念低头看着如同树袋熊一般的白云,不禁有些慌了。

    可爱的美少女脸庞此时就趴在他的胸口,娇小的身材压在纪念的身上不禁让纪念浑身发热。

    那小小脸庞边的泪痕还未干,让纪念既心动又心疼。

    纪念呆了呆,下意识地伸手捏了捏软乎乎的脸蛋,很温暖,纪念不由得呆呆地笑了。

    “我再也不会,让你哭泣了!”声音虽然很小。

    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趴在他胸口的小小脸庞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