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燃冰斗罗 > 第七章 章节随便吧…
    清晨的阳光再一次透射到屋内,纪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拿起被子开始在寻找着什么。

    “怎么没有袖子口呢?”纪念丝毫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妥,只是把被子翻过来翻过去地寻找着他要找的“袖口”。

    直到他看见了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才傻乎乎地反应过来。

    “睡迷糊了啊…”纪念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了看空旷的屋子,不由得皱起眉头。

    “是不是忘了什么?”

    对了,现在看下手机的情况吧!

    纪念拍了拍脑袋,尽量让他清醒些。

    光芒一闪,手机便出现在了手中,轻轻地长按侧边的指纹键,屏幕悠地亮起,带着幻彩色的honor三个字母出现在了屏幕上。

    刚一打开,手机状态栏上就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又有什么好东西了!”纪念连忙解锁,打开了信息。

    只见一个巨大的“任务”二字,占据了他的视野。

    任务内容“去往蛇鳞谷完成委托任务并平安回到公会,任务奖励,人力迷你发电器一个,魂力提升至二十级。”

    “卧槽!”纪念猛地从床上跃起,内心的惊喜感就如同核弹爆炸一般。

    卧槽发电机!那能干嘛,能干的多了!只要有发电机,还担心手机电量嘛?还有这个魂力的提升!简直太幸福了好吧!我果然是主角!

    “来不及耽误时间了!事不宜迟,现在就走!”纪念迅速跳下床,把衣服挂在了身上,穿好靴子,整装待发。

    但此时,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蓝发的身影出现在纪念的视野中。

    “纪念?”白云手里正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两个鸡蛋,和两碗肉粥两个馒头。

    看样子白云是早早起床去下楼给纪念准备早饭去了。

    看到白云这个样子,纪念不由得一愣。

    “我说我好像忘了什么吧…”

    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了。

    虽然纪念很激动,但是也不能辜负白云的一片好意吧!

    吃着营养的早餐,纪念也稍微冷静了下来,现在首先该打听一下蛇鳞谷的情况才对,在用勺子舀完碗里最后一点米粥送到嘴里后,纪念便轻拍白云的肩膀。

    “稍等一下,我去打听一下蛇鳞谷的情况。”

    “嗯。”白云乖巧的点了点头,继续慢慢地喝着粥,她看出纪念好像有些着急,但她并不知道纪念是为什么而着急。

    “那个,老先生,蛇鳞谷的情况能和我说一下么?”其实纪念想问老人是很纠结的,你问人家吧,没给人家好处,给人家好处吧,人家魂圣稀罕你那点东西?

    不过老人并没有那么不好相处,而是笑呵呵地对他说道“蛇鳞谷啊,你们要去那里么?最近那里可问题不小哦。”

    “嗯?什么问题啊?”这下纪念倒是有些好奇了,既然是系统都重视的任务,那么肯定也不简单,看来来问一下是问对了。

    “蛇鳞谷之所以叫蛇鳞谷,是因为在这大陆上只有这一处地方才能产出蛇鳞花,而蛇鳞花又是炼制玄水丹必不可少的一味药材。”老者伸了伸手。

    纪念立刻会意,马上拿出三个亮闪闪的金魂币放到了他手中,老先生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玄水丹?我记得斗二有提及过,它有着改造体质提升修为的妙用,一颗价值万金!”纪念认真地点了点头。

    “原本这是某个大宗门的来源之所,但蛇鳞谷的区域有些微妙,它并不属于帝国的范畴,是一个十足的大凶之地,蛇鳞谷背靠星斗大森林的大凶之地,一个没注意,就会碰到极其可怕的魂兽,甚至,还有人直面过十万年的凶兽!”老者一脸的凝重之色,丝毫没有半分谎言的样子让纪念心中有些压抑。

    “居然是这么个可怕的地方,我靠,出门该看下攻略的啊!”纪念恼火地挠了挠头,去肯定要去,任务奖励的优惠实在很大啊!

    “不过这两天蛇鳞谷比较平静,应该是那个大宗门四处发布了悬赏吧,很多的人都慕名而来,拿取蛇鳞花,现在我这个酒馆里,将近百分之八十都是为这个而来的。”老先生面无表情地擦拭着杯子。

    “你的修为尚浅,还有那个小姑娘,你们不该掺和这种事情的,奉劝你们一句,还是回去吧,这种钱也得有命赚才行啊!”

    老先生说的非常有道理,纪念拜谢了老先生后,便轻脚上楼,不断思索着。

    既然蛇鳞谷会有那么可怕的魂兽,那么这里只生长蛇鳞花肯定也不是巧合,应该有更重要的东西在那里,不然一个山谷应该不会平白无故地吸引众多魂兽,乃至十万年的魂兽。

    但现在他的实力低微也是事实,没有实力说不定没有干过魂兽,死在自己同类的手下都说不定!

    “该怎么办呢?”纪念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能够拿到蛇鳞花,那奖励实在让他心痒痒。

    “纪念?”白云的声音传来,纪念抬头看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啦?你看上去愁眉苦脸的!”白云好奇地问道。

    于是纪念便一五一十地把老先生的话告诉了她,虽然不指望白云能想出什么办法,但还是让白云知道的好。

    “那就走呗,钱可以再赚,命只有一条的嘛!”白云就简单明了地说了出来,纪念捂了捂脑袋,心里想到“不愧是你。”

    “这次这个任务还有其它更为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要得到!”纪念低声说道。

    无论如何这么好的机会,他坚决不能让这次机会溜走!

    那可是直达二十级的魂力,那可是发电机!只要有了发电机,就代表纪念还有更长的时间可以准备自己的第二武魂,而且系统随时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一旦没有电那就全完了。

    “既然纪念这么想去,那么干嘛不雇佣老先生呢?刚才老先生收钱了对吧,就说明他对钱还是挺感兴趣的嘛,我们这里加起来的金魂币也不少啊!可以商量一下的嘛。”白云满脸疑惑地看着纪念,她的想法很单纯,也很简单。

    而纪念则是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啊!老先生说不定对钱会往网开一面呢!”

    于是纪念又得得得地跑下楼去,询问着老先生的意见。

    “十个金魂币?”

    “嗯?!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事情,那里有很凶恶的魂兽的,那不是钱而是命!”老先生猛吸了口烟。

    纪念则失望地垂下了头。

    果然,还是不行么…

    而老先生缓缓吐出一个烟圈,缓缓说道:“得加钱!“

    纪念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

    “你小子可真会使唤人,遇到我这个保镖兼向导算你运气好,看来我二十五个金魂币还是收少了!”老先生慢慢摇了摇头,一直诉说着自己亏大了。

    而白云则是跟在纪念身后一声不吭,有着这么一个魂圣强者在这里,怎么都会很安心呢。

    “喏,这就是了!”

    百米高的长峡,两侧全是光滑的裸露岩石,并不是纪念想象中的那种长的全是蛇鳞花草堆的地方,呼啸的风声带着些许扭曲的声音从谷内传开,就像哭泣的饿鬼一般。

    “走吧!赶快解决了,这里多留一分的话,危险就多一分。”老先生没有犹豫直接带头走了进去。

    “左老?不应该是有很多人来么?为什么这里这么空旷,一个人都看不到啊?!”纪念疑惑地问道。

    “他们还没有出来呢!”左老神秘兮兮地说道。

    这位魂圣姓左,至于本人不愿意透露,纪念也不方便问。

    “啊,那他们不会都死了吧?”白云有些怯怯的声音传来。

    而不等左老回答,纪念便替她解答了疑惑。

    “既然左老赶带我们进来,那么他一定是明白的。”

    左老看着纪念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这小子悟性不错哦!

    “哦…”白云没有多说了,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心里在默默地记着。

    呼啸的风声不断从两边吹过,三人也艰难地前进着,在路途上,还能看到不少白色的人类骸骨,看到这个不禁让纪念眼神一凝,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见呢!

    而奇怪的是白云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反而显得很是平静,只是安安静静地跟在纪念的身后,没有多言。

    嘶~

    一道声音响起,左老立马抓住两人的衣领,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往后退去。

    正在纪念不明所以的时候,原本土黄的墙壁蠕动了一下,一双巨大的眼睛睁开,缓缓从墙壁上爬了下来,颜色也渐渐变化成黑白色。

    “这是?”纪念看着这个怪物,很想说说它是变色龙,但它偏偏长着一张巨嘴,一条猩红的信子正不断吞吐着,很显然这是一只会变色的蜥蜴!

    但它那庞大的体型着实有些吓人,光是它那张巨嘴怕是都有,一个纪念那么大,如果不是左老反应快,可能他们无声无息地被吃了都不知道。

    而瘆人的气息不断地从蜥蜴庞大的身体窜出,可怕的威压险些压倒纪念!

    “这怕是不是一只简单的魂兽吧!修为一定很强横!”纪念头上冷汗直流,这还只是他们遭遇的第一只魂兽。

    “没错,这是一只万年魂兽!”左老那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不禁让纪念有些错愕。

    “这就是万年魂兽?!”

    听完,白云吞了吞口水,蓝银草从地面钻出,环绕在白云的周围,两个闪耀的魂环滞留在空中。

    而纪念见状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瑰丽的赤伞格外地扎眼,满是黄色灰色的土地上,那鲜红的大伞,怎么看都是首要目标!

    于是蜥蜴动了!

    它猛地弹出张开大嘴向纪念猛扑而去。

    纪念连忙撑开开赤伞,做好防御姿态。

    “哼,孽畜!”左老单脚一蹬,巨大的蜥蜴便被这一脚踢飞到了墙上。

    而还没来得及释放魂技的白云则是目瞪口呆。

    好大的力气啊!

    这一只蜥蜴起码有两吨重了吧,而左老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脚便踹飞了。

    而抬起赤伞的纪念也是瞳孔一缩,这是什么怪力啊,他能保证左老没有使用任何魂技,他甚至魂环都没有释放,只是单纯地靠肉体的力量,一脚踢飞了它。

    “说起来,左老的武魂是什么啊?”纪念有些好奇,左老不论是昨晚的酒杯伤人,还是今天的一脚踹飞万年魂兽,都表现出了它是个爆发力极强的武魂,单纯的肉体就是如此,那更何况释放武魂后的实力,还有魂圣修为的武魂真身了!

    左老再次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倒地的蜥蜴闭了闭眼睑,开始郑重地看着这个看上去有些让它忌惮的老人。

    “吼!”变色蜥蜴再次张着嘴冲撞了过来,左老则是轻蔑一下笑“敢和老夫近身,你还不行!”

    左老直接伸出双手,抓住变色蜥蜴的上下鄂,抵挡着它的冲击。

    “给我起!”左老怒喝一声,双手仿佛有千钧之力,庞大的变色蜥蜴便被高高举起,然后又被猛地砸向地面。

    砰!

    骨裂的声音响起,变色蜥蜴长长的尾巴不断摇摆着,忽然,在空中的蜥蜴,颜色开始变化了起来,变成了闪亮的金色。

    而原本还算沉稳的地面上,左老的双脚直接穿透了地上的岩石,深深陷了下去,周围的地面以左老为中心,呈蛛网状向四周辐射开来。

    “左老?!”纪念有些迟疑地看着左老,那蜥蜴显然是发动了魂技吧,看它那个形式应该是增加重量之类的魂技。

    “没事,这对我来说,跟之前没什么太大区别!”左老的声音从蜥蜴那巨大的身体下传出来。

    变色蜥蜴的这个魂技原本叫做黄金装甲,它能让自己身上的铠甲变得如同黄金一样沉重,同时让自身的防御极大的提升为一个档次。

    无论是防御还是进攻,这个魂技都是极为霸道的存在。

    可惜…它今天遇到克星了!

    左老依旧抓着它的双鄂,双手猛地抡起,在空中轮出一个扇形,砰!

    蜥蜴被砸落地面,它立马开始了挣扎,四个粗壮的脚使劲向后刨着身体不断地往后拽。

    而左老抓着它的双鄂,依旧纹丝不动。

    “那小子,用你的武魂,给它脑袋来一下!”左老对纪念摇了摇手说道。

    “我也想啊!但是我过不来啊!”纪念苦笑道。

    光是蜥蜴那粗壮的尾巴都足以把他扇散架了吧!

    “那好,我换个位置!”左老再猛地将蜥蜴抡起,一只脚踩在了变色蜥蜴的脑袋上,一只将它的下半身给按住。

    “现在来!”左老大喊道。

    “好,好的,来了!”纪念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彪悍的人,简直匪夷所思好吧!

    要不是之前感受过到这只魂兽的气息,纪念都甚至以为这个被当玩具一样蹂躏的蜥蜴就是个千年魂兽。

    赤伞上火焰附着,金色的伞尖对着变色蜥蜴的脑袋,而伞尖下那双眼睛依旧是怨毒无比。

    去死吧!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