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海兰萨领主 > 251.彼岸花
    沃尔村里许多石屋墙体都是由石灰岩砌成,屋顶是木质三脚架结构,石屋当中横着一根主梁,由于许多石屋年久失修,主梁漆层脱落之后没能及时补漆,这些房梁很多都有虫蛀的痕迹,有些石屋因为屋顶漏雨,甚至房梁上都长出一些秋耳来。

    这次老村长决定修整房屋,只是简单的用橡木板将石屋顶上的三角架重新加固一下,再将一些村民家里破损的木门木窗翻修一下,至少不会出现那种村民在熟睡中有些小兽莫名其妙地钻进房间里的情况发生。

    重新在屋顶铺红茅草,这几乎是沃尔村的村民们每年都要做的事情。

    一般来说,在屋顶铺红茅草这种事需要左右邻里之间互相帮忙,只有有足够的人手,才能在一天之中掀掉屋顶旧茅草,又赶在太阳落山前,在屋顶重新铺上一层厚厚的新红茅草,如果一天的时间无法完成这些事,那么夜里就只能躺在床上数星星了。

    村民们都会私下里商量好,将屋顶铺草的日子错开,而且大家都会事先在河湾滩涂地那边准备好红茅草,这些红茅草并不只是晒干就行,还要经过简单的梳理,并将红茅草扎成一束一束的备用,捆扎的手法也很重要,每一束红茅草太紧太松都不行,苏尔达克家的屋顶红茅草就是因为丽塔去年把红茅草扎得太紧,导致还没有度过雨季屋顶就严重漏雨。

    这次返修石屋是全村集体行动,不需要各家准备单独开火,按照沃尔村的惯例,老村长让会让人从北沟抓只黄羊回来,近百名村民在一起吃大锅饭,一只黄羊仅够煮一锅香浓羊汤的,配上一半张烤的酥脆麦饼,就已经是沃尔村民们节日聚会里才能吃上的美食。

    不过恰好赶上昨晚苏尔达克带回来一些马肉,虽然这些马肉当晚就分发给各家各户的村民,但多数村民还没吃,于是这些马肉又聚在一起,吊在汤锅里煮熟,再由村里擅长厨艺的妇女们连着内脏一起切成杂碎,填进烤饼的夹缝里,制成外表酥脆,里面塞满肉馅的肉饼。

    苏尔达克身为尊贵的预备役骑士,自然是不需要去邻民家帮忙。

    于是当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的时候,只有他显得无所事事,于是从娜塔莎手里接下了照看小彼得的重任,因为就连丽塔和娜塔莎也要去村子中心广场那边帮厨。

    村子中心的广场上的两口大铁锅面煮着羊汤,这种时候因为担心孩子们偷偷地扒锅沿会被烫伤,所以在吃饭之前孩子们是不被允许进入村广场的。

    苏尔达克坐在村口枯树底下,看到小彼得和一群更小的孩子准备去河边挖一些泥巴玩,就觉得有点头疼。

    自己在这边照顾小彼得已经是手忙脚乱了,村里其他的小孩子居然也凑过来,现在这些孩子居然计划着到小溪边挖黄泥,苏尔达克觉得这事一定要制止一下,要是哪个孩子不小心掉水里了,那自己在这边免不了要背锅啊。

    他想了想便从树根上站起来,走到小彼得的身边。

    “爸爸,你也要和我一起去河边挖泥巴吗?”

    小彼得正要拉着小伙伴们一起去溪边,抬头看到苏尔达克走过来,便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爸爸可不想去挖泥巴,弄脏了衣服丽塔会发脾气的,我这儿有更好玩的东西……”说着,苏尔达克拿起一根枯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飞机格子。

    “对,丽塔一生气就会打我屁股。”小彼得好像是想起了丽塔发怒的样子,就在旁边附和道。

    随后,小彼得看到了苏尔达克在地上画的方格子,立刻好奇的问道:“爸爸,你这个是什么?”

    苏尔达克摸了摸小彼得的柔软的头发,对他笑眯眯地说道:“这个叫作跳格子,你看着我做一下示范,应该这样跳……”

    小彼得瞪大了眼睛,看着苏尔达克在飞机格子里快速的跳了几下,然后又灵活地跳了回来,顿时觉得这个游戏好像很有趣儿,立刻吵着:“爸爸让我来,让我来……”

    其他的孩子在旁边也蠢蠢欲动,苏尔达克见到成功转移了这群孩子们的注意力,立刻开始维持秩序,对着这群小孩子们发号施令:“别急,大家排好队,人人都有机会,轮流来。”

    于是在村口,商队里面那些商人们摆着地摊。

    在他们的面前,一群小孩子们非常有秩序地开始排队跳起了格子。

    制定了跳格子的规则,就不需要苏尔达克一直站在旁边看着。

    他重新回到枯树下面,无所事事地拿着一块磨刀石打磨手里的罗马剑。

    忽然,他发现在枯死下面的阴影里,居然蹲着一个小女孩。

    在此之前他居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女孩看样子只有四五岁大,骨瘦如柴,她双手抱着双腿蹲在树下一动不动,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看上去就像是冷风中紧缩脖子的小鹌鹑。

    她的目光也被那群跳格子的孩子们所吸引,只是看起来她有点胆怯,不愿主动上前,那些孩子也没有要邀请她一起玩游戏的意思。

    “你怎么不去跳?”苏尔达克凑过去轻声问小女孩儿。

    小女孩被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和她说话,她眨了眨带有一丝碧绿色的眼睛,将小脸儿埋在双腿之间,用极小的声音回答:“妈妈不让我到处乱跑……”

    苏尔达克好奇的问道:“你叫什么?”

    “希格娜。”小女孩儿简短的回答。

    苏尔达克还想要跟这个看起来性格很内向的小女孩多聊几句,但这时候已经有村里的妇女跑到村口来,女人们将村口的孩子们聚到一起,招呼大家开饭了。

    希格娜看到一位衣着朴素清丽容貌的女人从一群女人中间走出来,她的眼睛马上变亮,立刻站起来欢快地跑过去,‘滋溜’一下钻到那女人的裙子下面,她偶尔会掀开长裙,小眼睛好奇的向外张望。

    苏尔达克认出面前这位美丽女人叫做赛琳娜,他对这个全村最美的寡妇印象颇深。

    查利曾对他介绍过,这个女人被村里人称为不祥之人,好像身上带着某种诅咒,所有人都不愿跟她打交道。

    女人单手提着亚麻布长裙,淡淡地看了苏尔达克一眼,没有说话便转身返回村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