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第五十三章 没女人味儿
    宋南乔回了宋氏集团,老爸没在。

    她直接去了市场部那边拿了资料。

    张姐看她脸色不太好,想了想,还是担忧的开口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她摇摇头,勾唇一笑,“没有,就是最近工作压力有点大。”

    张姐跟父亲关系很好,若是她说是喝酒喝多了,被唐竞泽扔沙发上睡一宿感冒了,老爸一定会很担心。

    结了婚,有些事儿,能不说,就不回家说。

    “这样啊,你也别太紧张,虽然这次的案子非同小可,不过董事长既然能交给你,证明你是有能力胜任的,何况身边还有竞泽帮你呢,怕什么,他总会照顾你的。”

    宋南乔听到这个名字,内心一阵酸楚。

    他照顾她?

    估计这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她死了,他高兴都来不及吧。

    怎么可能是照顾呢!

    可她还是点头。

    摇了摇手中的文件夹,“嗯,那我先拿走了。”

    “嗯,去吧,缺什么再来拿,董事长说了,要配合你工作,全力配合。”

    宋南乔点头,莫名的心里有暖流流淌而过。

    出了宋氏,她直接回家,一点想要去唐氏的想法都没有。

    回到别墅,宋南乔一个个挂断公司来电,索性关机,她需要静一静。

    或许就算自己真的死了,唐竞泽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更何况是发烧。

    拖着酸疼的身子,宋南乔回到卧室倒头就睡。

    醒来时,夜幕已经降临。

    喉咙干渴,起身下楼倒水。

    正巧遇到唐竞泽回来。

    宋南乔连眼都不抬一下,倒了杯水直接上楼,全然当唐竞泽如空气,二人形同陌路。

    ………

    一连几天,宋南乔连公司都没有踏进去半步,电话不接,会议不出席,宛如人间蒸发。

    唐竞泽在公司终于坐不住了。

    大伟看着总裁一早喵了好几眼对面办公室的位置,心情极其不顺的表情,立刻秒懂。

    “总裁,今天夫人还没来,是不是身体哪里不太舒服?”

    他一边递上去文件,一边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她身体舒不舒服跟我有什么关系?”

    唐竞泽沉声看着大伟,给他吓的一身冷汗,赶紧摇头。

    “我就是随口说说。”

    不耐烦的挥挥手,大伟如释重负,赶紧下去。

    总裁心情不爽,闲人免进。

    他刚出去,莞惠恰好拿着文件,看着一脸心有余悸的大伟,皱起眉头。

    “怎么了?心情不好?”

    大伟赶紧点头,看着来人,立刻张口解释,“公司最近业务多,且繁杂乱的很,总裁自然不会高兴。”

    看破不说破,越描越黑,莞惠摇头失笑。

    “那我不进去了,这个文件,交给他,告诉他最好能开个记者招待会,把宋氏和唐氏合作的这件事儿,大肆宣传一下,估计是个不错的热议点,现在的记者很喜欢曝光的,这么大的新闻,估计抢着做呢。”

    大伟惊诧的看着莞惠,“难得有设计师竟然对于宣传这点还很精通呢。”

    “习惯了,看多了,也能学几分。”

    “总裁早就安排下去了,下周三,也就是半个月后上午九点半,召开发布会。”

    莞惠透着玻璃窗瞟了他一眼。

    “那这文件就麻烦你了。”

    不愧是商业场上的奇才,唐竞泽自不会让人失望,她能想到的,他都已经吩咐准备下去了。

    “好。”

    唐竞泽从里面一出来,就看见大伟看着莞惠的背影在发呆。

    “人已经走了!”

    大伟尴尬地立刻回头,“总裁,您怎么出来了?”

    “不然绑在办公室里?”

    他反问,大伟猛地想起文件,赶紧递上去,“刚刚惠总让我给您的。”

    淡淡的扫了一眼,不算着急的文件,他挥挥手,“放办公室吧,我回去一趟,取点东西。”

    “好,那有什么需要您叫我。”

    大伟勾唇忍着笑。

    很明摆着,自家总裁好端端的上着班,突然要回家,到底意欲何为?

    ………

    宋南乔没在家,这是唐竞泽赶回家后唯一的得知。

    直接忍不住,电话给拨了过去。

    “你在哪?”

    电话那边吵闹声很重,让他一个字都听不清楚,手机离耳边老远。

    “宋南乔你已经混到去沿街乞讨了么?这么吵?”

    宋南乔捧着电话听完他这话,顿时就不想回他了。

    这个死男人,嘴巴还是这么毒。

    跟她说话永远没个好气。

    敛起嘴角,索性大声喊道:“你有什么事情?我在工地了,听不见。”

    “我饿了。”

    他想了半天,突然来一句。

    “有病吧,唐竞泽你该去看医生了。”

    饿不饿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脑袋一定是残了,才会给她打电话说这个。

    围墙外边工头小跑过来,“宋经理,那边搞定了,要不要去看一眼?”

    宋南乔直接把他电话挂断,快步走过去。

    若是唐竞泽看见此刻在工地里的宋南乔一身运动装,穿着运动鞋,带着安全帽,不嫌脏,不嫌累的跟着工人们满地跑,一定会惊掉下巴。

    这哪里还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冷艳无双的宋家大小姐。

    “都完成了吗?”

    她露出笑容,看着包工头,很高兴的问道。

    “按着您修改好的图纸,又重新修饰了一遍,都弄好了,就等着您去看看呢,没什么问题,直接就能进人住了。”

    “算样板间?”

    包工头点头,“当然。”

    别墅那边,唐竞泽怔愣的看着她挂断的手机。

    “死女人!”

    他恨的咬牙切齿。

    宋南乔看完样板间,在指导商量一下明天的施工安排,已经是快要黑天。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已经是八点半,连饭都没吃一口,就直接躺在沙发上眯一会儿。

    等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

    上楼洗漱下来,大门正好被打开。

    “你还知道回来?”

    唐竞泽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兴师问罪’。

    态度极差。

    宋南乔又岂是吃素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么?你天天早出晚归,跟我报备过么?我说过你什么?”

    一句话,让唐竞泽顿时哑口无言。

    “就你牙尖嘴利,半点女人味没有。”

    “是,你小三小四们女人味儿十足,你倒是热爱去啊。”

    他才回来,都没一句关怀,除了讽刺就是极尽挖苦,难道她就不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