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一章
    2006年,暖缨12岁,小学刚毕业,家里老房拆迁赔了许多钱,生活条件一下就好起来,而没多久父亲就计划着要把她送出国。暖缨不愿意,她长那么大,只自己去过市中心而已,临近城市都没一个人去过,怎么能自己出国,小小的她想反抗却最终毫无作用。父亲说,他和她母亲都没本事,如今能把她送出国,给她创造最好的学习条件,以后还要靠她来光宗耀祖。母亲说,听你父亲的总没错,会安排人照顾你,去到那边慢慢就习惯了,不用担心太多。

    暖缨找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小伙伴胥阳,告诉他自己会出国去念中学这件事,暖缨心里是有恐惧的,但是她说服不了父母让自己留下来。

    胥阳说,“你不是参加了小升初考试,而且被市一中录取了吗?”

    暖缨想了想,“可是还是不够吧,我父母总是希望我可以像柯哥哥那样。”

    “开什么玩笑啊,像柯文吗,他父母都是博士,他就一智商两百的产物,和他比你还不如重新投胎回炉重造比较有可能。”胥阳应道。

    “呵呵,我才不和他比,哪比得了啊,可是大家都只看到日月光芒,又有多少人会在意星星闪不闪烁呢。”暖缨说着说着心里好像比原来更难过…

    “哎,叔叔是出了名的固执,你也只能顺着他的决定了,那你什么时候走?”

    “下个月。”

    暖缨回到家,把自己锁在房子里,她的朋友不多,胥阳是她的同桌,不爱学习,爱打架,作业抄暖缨的,考试总交白卷,但他父亲是市里有名的企业家,是这所学校背后最大的投资人,所以只要胥阳没被别人打坏,他打了谁,成绩多不好都没人会管他。

    而他还有个哥哥,大他六岁,今年刚参加高考,是省理科状元。所以胥阳的父母觉得家里以后有他哥就行,胥阳不是那块料,所以才由着他在自家企业名下的一间普通学校里胡闹。暖缨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自己的委屈,胥阳也许懂她的无奈,因为她觉得胥阳不是真的那么顽皮,胥阳只是想要被家里重视而已。

    她再一次打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把所有的东西翻出来,又再放进去,可还没整理好眼睛就红了,她还是理解不了父母为什么要送她走。她昨天哭着和母亲保证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考最好的大学,只要别送她走,她想留在这个家里。但是母亲却责怪她不懂事,出国的安排并不容易,花了许多钱才总算打点妥当,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将来可以更好。

    暖缨想着,将来,她现在不到12岁,将来是什么时候,将来可以更好,会有多好,她现在不快乐,每天都觉得难过,看到父母就难过,看到车辆看到马路看到路灯就难过,那将来呢,她会快乐吗?也许不会——她快要被抛弃了,所以被抛弃的人怎么快乐。

    临出发前三天晚上,胥阳把暖缨叫出去,跟着几个大他们六七岁的哥哥姐姐一起在一家大排档里吃烧烤,然后喝啤酒。暖缨和胥阳都没喝,那几个哥哥姐姐看他们还小贴心的给他们点了果汁,暖缨吃饱了,和胥阳说了会儿话,就想回去了,怕父母会生气。

    胥阳怂恿她,干脆离家出走好了,暖缨想了想,觉得不可行。暖缨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固执暴躁,母亲胆小柔弱。如果她不见了,父亲肯定会拿母亲出气,这怎么能够。

    胥阳笑暖缨就是一怂货,跑出去躲几天,等他们着急了再回来就可以了,到时候父母肯定会妥协。暖缨没再接话。

    才念二年级的时候,她有一次考试考差了,试卷也不敢带回家,自己跑到隔壁楼楼顶躲到半夜,父亲找到她的时候直接揪着她的后领把她拖了回去,父亲质问她为什么不回家,她一个字也不敢说,父亲骂了她许久,说她是个赔钱货。第二天上学,老师让交家长签好名的试卷,暖缨说忘了带没有交。老师都是有经验的,也知道暖缨这次考得不太好,想着要不放学后去家访好了,总要多鼓励一下,一两次考差都没关系的。

    而当晚饭后老师出现在暖缨家,并且表明来意,暖缨父亲一听就把老师推出了家门,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教育暖缨,她下次考试不会再差。老师整个人都懵了,站在门外许久,好像没什么打骂声也没哭声,想了想就走了。一直等到母亲加班完也回到家,父亲才把暖缨从房间叫出来,二话不说就一脚踹向暖缨,然后把厅里能砸的都给砸了,还打了母亲,暖缨挨了一脚蹲在地上,头皮发麻……

    从那以后暖缨不敢再犯错,小小的她以为只要她听话,好好上学,好好考试,父亲就会对她好,对母亲也好。但不尽然,父亲总是非常容易生气,她也总是因为一些不是她能左右的原因挨一通数落或一顿狠打。母亲从来拦不住父亲,她只会轻轻的安慰暖缨,安慰了没几句却又开始落泪,一边哭着一边怪暖缨不争气,暖缨总是不忍母亲失望,只有忘记疼痛,努力让自己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