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二章
    三天后暖缨真的出国了,父母送她,但是他们上飞机没多久就靠着座椅睡着了,暖缨第一次坐飞机,她安安静静的,但是眼泪却没有停过。她想着今后的生活,突然恨不得飞机半路坠毁,这样就不用去面对那些看不到光亮的日子了。

    可是飞机平安着陆了,暖缨被安排住在柯文家,柯文小的时候曾得到暖缨母亲的照顾,这次听说暖缨要出国,柯文母亲主动提出可以住柯文的公寓,有一个阿姨负责收拾和做饭还有一个司机,柯文父母由于工作关系,并不常住那公寓里。暖缨母亲答应了,表示会分摊部分租金和佣金。

    暖缨去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又到外头和父母一起吃了饭,然后坐在一边,看父母把其它的事情安排好,听他们把念念叨叨的嘱咐,父亲给了暖缨一个手机,告诉她有事可以打电话,但没事就少打,因为跨洋电话费很贵。暖缨还是像在飞机上一样安安静静的,但是不哭了。

    父母在外面的酒店住了几天,白天都会到公寓来陪暖缨,去学校办好相关的入学手续,然后一起在周围逛逛,算是熟悉熟悉环境。暖缨每天都顺从的跟着,父母看到暖缨听话也放心不少,一星期后就回国了。

    暖缨住在公寓里,柯文还要再一星期才回来,暖缨觉得无所谓,她一个人才自在。负责照顾饮食起居的阿姨,40岁左右和暖缨及柯文一样来自华国姓张,司机是当地人叫奥莱特,还比较年轻,刚结婚不久,也懂中文。暖缨话少,更多时候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听歌,写字,画画,然后看着窗外发呆。

    除了上学校的课,暖缨还要参加英语补习。其实暖缨英语基础不差,但是暖缨从到了这个国家之后越来越不想和人交谈,她只好表示自己听不懂,也不会说。

    几天后,柯文也回到公寓,柯文成绩很好,刚开学就代表学校去别的城市参加活动,具体什么活动暖缨不清楚,也没有问。她和柯文不熟,只是常常会从父母嘴里听到他的名字,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小孩”,暖缨听了这么多年,总结出来就是,优秀,高不可攀。

    柯文不是第一次见暖缨,听母亲说暖缨的外公和他的外公是好朋友,而他母亲和暖缨母亲小时候也是不错玩伴,只是后来搬家了联系的也就比较少了,柯文三岁左右还在暖缨家住过一段时间,但他也差不多大暖缨三岁,所以当时的暖缨还只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柯文五岁随母亲出了国,不过寒暑假如果回国,母亲总会带他去暖缨家坐坐,却也只是稍坐片刻,至多一顿饭的时间。对于这个一年顶多见一两次,每次都没什么共同话题可聊的小女孩,柯文有点不习惯,他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提议让她住在这里,又不熟,他琢磨着,学习上她和他不是一个学校,谈不上照顾,而生活上,他一个男孩子更不方便照顾了。所以他对这个女孩的到来除了不习惯,没有一点高兴。

    暖缨也是一样的,对于这个在过往只代表压力存在的“柯哥哥”,她除了纠结,就剩尴尬了。但好在他们的交集不多,柯文起的早,用完早餐就走了,他把司机留给暖缨用,自己骑车去学校。

    暖缨喜欢睡觉,所以总是掐着时间起床,只要不迟到,能多睡一分钟就多睡一分钟,所以常常暖缨起来的时候,柯文已经走了。而晚上,暖缨会去补习英文,回到家柯文早吃过晚饭回房间了。即使有时候柯文留在客厅,暖缨回来用了留好的晚餐也会自己回房,从不主动去和柯文交谈。

    暖缨最近已经不是安静,算得上沉默了。有时候一天她都不说一个字,近一个月了,到这个国家,她没有一个朋友,也不想有朋友,她有时候会哭,可连哭都没有声音,她讨厌这里,她想要回家,在房间里她总是戴着耳机听歌,有时候连睡觉都听。

    每个星期天母亲会给她来电话,问几句家常,她总是敷衍着回答,挂完电话之后眼泪会流的更汹涌。暖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最后是同意了的,同意出国,并不是父母把她绑来的。

    母亲临行前一晚和暖缨说了许久的话,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并且在分娩的时候伤了身子无法再生育,父亲重男轻女怨暖缨是个女孩,但好在暖缨争气,听话懂事,成绩又好,母亲在父亲面前才能有些底气,母亲要暖缨必须好好把握机会,好好学习,不要辜负她。暖缨爱母亲,因为父亲生气的时候,母亲虽拦不住,但也会劝一劝,会来安慰她,看着母亲满是希望的眼睛,暖缨妥协了,可心里总是有些不甘。

    柯文敲暖缨的房门,想告诉她,他明天要走,去别的城市一个月,参加一个特定的培训。可敲了几下都没回应,暖缨在窗前坐着,耳机里的音乐声开到了最大,她根本听不到敲门声,也没想到柯文会来找她。

    等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张姨告诉她,柯文出去了,一个月后才回来,她才知道这件事,但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坐车上学去了。张姨看着暖缨的背影叹了口气,柯文的性子算静了,这个小姑娘更加静,本以为多一个人房子里会热闹些,却也似乎没什么变化。

    暖缨还是一样的上课,学英语,吃饭,睡觉。但也有点不一样,暖缨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入睡了,有时候她躺在床上躺倒半夜都睡不着,所以有时候她干脆坐在窗前,坐到天亮,或者随便趴在桌上打个盹就算了。

    暖缨觉得自己矫情,她不说话只是因为没说话的兴趣,不交朋友也是觉得没多大意思,可突然开始失眠是为什么,小小年纪有什么可失眠的,因为想家么?暖缨自嘲,有什么好想的,他们一门心思要把你送到这么远的地方,你却想他们想到睡不着,怎么这么矫情这么贱。但总是睡不好,到底还是个孩子而已,没几天暖缨就因为休息不好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