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第三章
    这一天柯文刚回来,暖缨和他打了招呼,觉得不舒服,没吃饭就回房间了,半夜开始发烧,然后起来找水喝。柯文听到厅里有动静也醒了,毕竟这套公寓不大,司机奥莱特有自己的家庭住在楼下那套,三个房间,本来张姨和他各一个,剩一个留给母亲和父亲,暖缨来后,张姨让出了房间,搬去了奥莱特家里也可顺便替他照顾他怀孕的妻子。

    柯文一向警觉,虽然这个片区治安尚可,但他向来谨慎,听到声音他也悄悄起来了,找了把瑞士军刀藏在袖子里,慢慢走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暖缨在饭厅里坐着喝水,不由笑了一下,原来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暖缨本来好好喝着水,突然听到有人笑,吓一跳,猛一下杯子都打翻了,回头看到柯文站在一边,忍不住对他翻个白眼,干什么啊,人吓人吓死人不知道啊。柯文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那个你怎么了,吓到了?还是不舒服?张姨说你今天没吃晚饭,肚子饿起来找吃的?”

    暖缨想,这个人好像第一次跟她说这么多话……倒也没表现得太惊讶,实话实说:“我发烧了,想喝水而已。”

    “发烧?严重么,要去医院吗?”柯文接着问。

    “去医院?不是说这里看急诊又贵又麻烦么?不用去医院了,多喝水就行。”暖缨回答。

    柯文没再说话,去找了两片退烧药给暖缨,暖缨没接,解释说:“我有药,我从国内带了很多常用药过来。”柯文也不坚持,表示如果需要帮忙可以去敲他房间门然后就回房睡觉了。暖缨喝了水,也回房了。其实发烧有发烧的好处,暖缨想,昏昏沉沉的很好睡,她已经许多天没有睡得这么好了。

    早餐,暖缨还没起来,柯文也破天荒没走,他还是想确定一下暖缨的情况再走,毕竟她还小,异国他乡,总要关心一下,可等到都快迟到了暖缨还没出现。

    “她总是起这么晚吗?”柯文问张姨。

    “是比较晚,但也不会像今天这么晚,会不会是没调闹钟忘了起,还是有什么事啊?”张姨也有些急了,想去暖缨房间看看。幸好没反锁,一进去,果然小姑娘还睡着,满头汗,衣服都快汗湿了。

    “暖缨,醒醒啊,再不起来得上学迟到了。”张姨拍拍暖缨喊着。

    好一会暖缨才半睁着眼醒来,还有些不高兴被吵着了,她撇撇嘴,“嗯,张姨替我请一天假吧,我昨晚发烧不舒服,现在也不舒服。”说完又闭上眼要睡过去,连续的失眠让她真的好累,而此刻能睡得着必须不顾一切使劲睡才行。

    “发烧?不舒服?难怪你都是汗,赶快起来洗个热水澡再睡,万一着凉会加重病情的,学校那边我会替你请假不用担心。”张姨伸手探了探暖缨的额头,感觉退烧了才离开了房间。

    暖缨才不理,万一洗澡把自己洗清醒了呢?然后又睡不着了呢…胡思乱想着暖缨又睡了,睡得还很沉,连柯文进来她都不知道。

    柯文是第一次到暖缨房间,很普通,没有传说中女孩子花里胡哨的装饰、摆件和抱枕,床品也是规规矩矩的灰色系,不太符合她的年纪。柯文今天也请假了,理由是妹妹病了,需要照顾。

    柯文其实没打算照顾,反正有张姨在,他不需要做什么,但他就是突然懒得去学校,对他而言多去一天少去一天也没什么差别。柯文也伸手探了探暖缨的额头,好像没发烧了,站了会便就出去了。

    暖缨睡了一整天,睡得神清气爽,黄昏时候终于爬起来,洗了澡,换了衣服,出了房间。看到柯文也在,愣了一下,然后对他笑了笑,表示打招呼。

    “好些了么,中午想叫你吃饭结果叫你几句都没反应,你不饿的吗?”柯文问。

    暖缨有些纳闷,什么情况,他干嘛问那么多,但也没多想,“不饿,比起吃饭,睡觉更有利于身体康复。”暖缨回答。

    “那你今晚还睡得着么?”柯文又问,觉得她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暖缨不说话了,坐在一边,玩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