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四四章
    日子就这样过着,暖缨和柯文虽不似刚开始般各自沉默,却也没有过多的交谈。偶尔碰上,无关痛痒的说上几句罢了。

    后来柯文母亲来了一次,住了几天,又飞到别的地方忙去了。暖缨观察了一下,柯文和他母亲的关系很好,暖缨很羡慕,甚至觉得刺眼,因为她从来都没能真正敞开心扉和自己的父亲或母亲交谈过,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做一个听话的玩偶,而如今更是被丢弃到这天边一样的地方了,无人管,无人疼。

    就像之前感冒,她觉得她应该得到父母的关心的,毕竟她才12岁啊,生病了就更应该被呵护。可是没有,暖缨没有和父母提自己生病的事,失眠的事也没有说,因为她觉得父母不会在意这些,毕竟每次通话,他们只会问,学习还好吗,有没测试,结果如何,英语学得怎么样,上课还能听明白吗?每次都问很多,但每次问题也都差不多,只关学习,无关其它。身体好不好,睡觉好不好,快不快乐,没人问,没有人在意。

    暖缨想着如果有一天她死掉了,父母会心痛吗?大概会吧,因为再也不会有一个乖巧顺从,成绩优异的孩子供他们管教了啊。暖缨想着想着好像心里不那么难受了,怎么至少自己还有点什么被人记挂着呢,可是失眠的毛病却更严重了,她开始有时候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莫名其妙会流泪,脑子里多出一个人总是肆无忌惮的诋毁她,说她无用,说她像垃圾,不然怎么会被抛弃……

    学校来了一名转学生,高她两个年级,原本这种事暖缨是不可能知道的,只是放学的时候那个转学生却特地跑来和她打招呼,告诉她,他叫成瑾翊,也是华国人。暖缨觉得奇怪,所以呢?就应该相互认识吗?暖缨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侧身越过他走了。成瑾翊却追了上去,“嘿,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暖缨,顾暖缨。”暖缨回头又看了看他。

    “你就要回家了吗?还是去别的地方?你住哪里,我骑自行车来的可以载你回去。”成瑾翊笑着问。

    暖缨却没再回答,她要去学校隔壁上英文辅导班啊,几步路,有什么好载的。

    “我前几天刚来这个城市呢,今天早上来学校报道的时候就看到你了,你长得好看,还跟我是同胞,那我人生地不熟,想找个小伙伴,然后马上想到了你,所以一放学我就跑来了。”成瑾翊却始终一边跟着,一边自说自话。

    “你来这里,所以你也是初来乍到并且还有语言障碍的人吗,我怎么没想到来报个这种班,果然跟着你来是对的,他们对我也太不上心了,怎么这个都没替我考虑到呢。这个在哪报名啊?”成瑾翊抬头,发现这是个补习英文的地方,又说。

    暖缨再次看向少年的脸,少年比她高许多,看上去年龄也比她大很多,少年刚刚说她好看,那么他也算好看了,然后她指了指旁边的管理处,意思是在那报名,接着就上楼去了教室。

    成瑾翊则去敲开了管理处的门,没多久他也出现在暖缨在的补习班,并且坐到了暖缨旁边。

    “嘿,现在我们不仅是同胞,校友,还是同桌了,一定要多多关照哈。”成瑾翊小声地对暖缨说。

    暖缨没接话,她不是觉得讨厌,只是她突然想起了胥阳,她以前的同桌,发现自己出国快到现在,好像从来没联系过他。暖缨走神了。

    成瑾翊看出了女孩心不在焉,却也没在意,等上完课,他又继续和女孩聊天。“你一会怎么回去,你住哪,我住西区,要一起走吗?”

    “北区。”暖缨回答,不同路,不一起走。

    “噢,真可惜,你有手机吗?给我个号码。”成瑾翊要暖缨的手机号。

    “……”暖缨又不知该说什么了,因为成瑾翊说的是给我个号码,不是征求,像是命令。

    “哎,你怎么对同胞对校友对同桌这么冷淡呢?”说完,成瑾翊就绕暖缨晃了一圈,没等暖缨反应过来,暖缨的手机就落到了成瑾翊手里。

    “嘿,我厉害吧。”成瑾翊一边嘚瑟,一边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诺,给回你,以后常联系。”成瑾翊还了手机就小跑着溜了,剩暖缨一个人有点迷茫的继续站在教室门口。成瑾翊也不知自己跑什么,觉得自己欺负了个小女孩有些不好意思。

    回到家暖缨又想起了胥阳,算算时差,这会胥阳应该起来了。她凭着记忆拨通了胥阳的号码,但愿胥阳没有因为上中学就换了号码。

    “喂,哪位?”

    “是我,顾暖缨。”

    “卧槽,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想着骗子工作还挺积极,一大早就开始打电话了,原来是你啊。怎么你不是被拐到传销组织了吗?几个月没声没息的,这会儿是要发展下线了?要和我借钱?”胥阳噼里啪啦说一堆,极度不满暖缨的不联系。

    “我这里是晚上,跨洋电话费贵,以后会多些联系你的。”暖缨有些心虚的解释着。

    “贵?贵你就忘了我了?我俩青梅竹马的童年啊,这么不值钱?我以为你出发前找我吃饭是多舍不得我呢,骗子,你就一骗子。”胥阳继续骂。

    “我没有,但是,真的有点贵…”暖缨吞吞吐吐的说着,心想什么叫青梅竹马,只是做了几年同桌而已啊,什么时候她找他吃饭了,明明是他忽悠她去的。

    “那你给我发邮件,要经常发,现在我们不是同桌了,你肯定有了别的同桌,然后喜新厌旧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啊,没你的日子,作业都不知道抄谁的。”胥阳本想说那我给你充话费,你给我打电话,后来想到时差问题,就改口让发邮件了。

    “嗯,好吧。”挂了电话,暖缨又心虚了,她从没想过还可以用邮件的方式联系,还想到成瑾翊,所谓的新同桌?暖缨笑了,如果让成瑾翊遇到胥阳一定好玩,两个话痨碰一块搞不好可以说一出相声呢。刚这么想着手机又响了,唔,会是谁?看着手机屏幕里的一串号码,本地的,不是国内的,然后迟疑的摁了接听。

    “暖缨,吃饭了吗?”

    “成瑾翊?”暖缨听出了声音,有些惊讶。

    “是我,啧,你没存我号码?你这样可不对,明天周末了,你有安排吗?我搬到这里还缺些东西想去买,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成瑾翊问,其实他没什么买,至少不需要他自己去买,但他就想见那个年纪挺小却有点高冷,多逗几下就满脸懵逼的小女孩。

    “你不许拒绝,我爸妈已经回国了,就剩我还有几个说不上话的佣人,我现在只认识你一个朋友呢,你必须陪我去。”成瑾翊怕女孩回绝,赶紧补充。

    暖缨听到,我爸妈已经回国了,就剩我,想到自己,就应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