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第五章
    暖缨到了约好的广场的时候,成瑾翊已经在那等着了,远处还有几个少年,看上去和成瑾翊差不多大。

    “来了?我们走吧,去旁边的商场。”成瑾翊笑着说,然后回头和远处的另外几个少年挥了挥手。

    “你们认识?”暖缨有些奇怪,不是说就剩他一个,人生地不熟吗?那那群人又是谁?

    “呵呵呵,是我以前认识的朋友,知道我搬家,特地来看我的。”成瑾翊继续扯谎,没办法啊,昨天口快用了招苦肉计,现在只能慢慢圆了。

    “从国内跑来看你吗?”暖缨一脸不相信。

    “这个,从临近的城市过来而已,我前两年就出国了,一直住在旁边墩城,前几天才搬来这里。”成瑾翊继续圆。

    “所以你出国两年,英语还是说不好,还需要去补习?”暖缨挑眉反问。

    “嗯啊,因为我讨厌学英语,而且我以前住唐人街,你没看我认识的朋友也都是华人吗?英语用处不大。”成瑾翊觉得撒个谎怎么那么费事呢。

    “那你怎么突然又要去补习学英语了,看上去你也不像打算广交异国好友啊,学校里人那么多,你不是非跟着我,只因为我是你的同胞吗?”暖缨还是觉得怪怪的继续追问。

    “谁说我没打算,以前英语不好才懒得去认识那些洋鬼子,等我英语学好了,我得笼络一帮八国联军呢!”成瑾翊心好累,觉得这小女孩怎么那么难骗。

    暖缨总算不说话了,成瑾翊偷偷瞄了一下暖缨,没表情,所以应该是信了吧。都怪那群臭小子,听说自己约了个小女孩,非得跟着来凑热闹。

    “你打算买什么?”暖缨见成瑾翊也不说话了,只好主动开口问,两个人其实也不熟,一块走路真是别扭。

    “买两身衣服。你呢,反正出来了,你有什么要买的吗?”成瑾翊早在昨晚计划的时候就把这道题的答案想好了。

    “没有。对了,你多大?”暖缨问。

    “16,妥妥的花季少年。”

    “16?才九年级?我认识一个哥哥才15不到人家已经念十一年级了。”暖缨将他和柯文比较了一下,发现柯文的优秀真的是望尘莫及。

    这是在说我老,还是说我笨?成瑾翊刚想问暖缨,还没开口,手机却响了。他一皱眉,然后请暖缨先在这里等自己一会,然后走到了另一处仿佛确定暖缨不会听见才接听电话。“豹子,回到刚才的广场来,有人找麻烦。”电话那头的人见电话通了,立马喊道。

    “嗯。”成瑾翊没有犹豫。猴子少有着急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回去和暖缨解释就离开了,只发了句短信:“有急事,先走,下次约,对不起。”

    暖缨收到短信有些无语,这是什么意思,被放鸽子了?她只好联系司机奥莱特让他来接自己。奥莱特送妻子产检去了,为难的说需要等一会。暖缨知道,这件事昨天奥莱特就有报备过,她表示可以等。

    暖缨纠结着要如何打发时间,或者干脆自己打车回去?但她心疼钱,父母每个月给她的零用钱不算多,多花一分她都不乐意,正想着却透过商场的玻璃窗看到成瑾翊往之前的广场方向跑去,看上去真的很着急的模样。

    暖缨鬼使神差的也跟了上去,走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跟着?心里纳闷得很,哎。反正在哪等都是等,她做着自己的思想工作,继续往前走。到了广场却看到成瑾翊和他的几个朋友正和五六个成年男人打成一团,场面凶残。

    暖缨愣了一下,然后果断掉头跑走了,她不傻,这种场合不是她能够去搅和的,跑着跑着她就又回到了商场里,暖缨瞬间有点哭笑不得。想了想那个所谓的同胞、校友加同桌,觉得自己似乎不够义气,电视剧里像自己这种人都是会被唾弃的,暖缨长叹一口气,找了家药房,买了些纱布,消毒水和绷带,又开始往广场奔去。她是个有同胞爱,是个讲义气的人。

    可等暖缨又一次回到广场,却并没看到想象里倒在地上七零八落的成瑾翊一党。她真的凌乱了,她被耍了吗?还是她出现幻觉了?因为失眠休息不好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吗?暖缨有些生气,把买来的纱布、消毒水和绷带顺手给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刚丢就心疼了,都是钱呐!哪怕拎回家放着备用也可以啊,万一哪天不小心挂彩了呢?

    成瑾翊和他的几个朋友已经回到成瑾翊的房子了,猴子在电脑前准备黑掉今天广场附近的监控,其他几个人各自休息着,成瑾翊则拿着手机和总部汇报今天的情况。

    “咦,这不是你带来那小女孩吗?哈,有些意思。”猴子招手,让成瑾翊过来看。

    成瑾翊看到监控里的小女孩跑来跑去的,最后还气呼呼的,忍不住笑了。“把痕迹抹干净,别让人知道她看到过。”

    暖缨回到家,心里还是不痛快,她很久没出去了,难得一次,可都是些什么事。

    “你不是说今天有事吗?我以为你不回来吃饭的,让张姨休息了。”柯文看到暖缨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觉得奇怪。

    “我不饿,可以不吃。”暖缨心里更加郁闷了,却也没法说什么。

    “噢,那厨房有泡面你自己煮点,我要去图书馆找个资料,下午会回来,会顺便带晚饭回来。”柯文说完就走了。

    暖缨看着空空的房子,回房间洗了澡,她想睡会,睡不着也想躺着,她觉得自己好像出了点问题,却又说不出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