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第六章
    星期一,成瑾翊一大早就在校门口等着暖缨,可暖缨见到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成瑾翊以为她还在因为上次他先走了的事生气,眼睛转了转,赶紧喊她:“暖缨,你别走太快,我腿疼,追不上你。”

    “不行,要迟到了,有什么放学再说。”暖缨掐着点起床的,而且还又赖多了几分钟,说完她就小跑着去教室了。

    成瑾翊笑了,然后慢悠悠朝自己的教室走着。回想起暖缨匆匆跑走的背影,呵,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迟到又有什么关系。

    一直等到放学,成瑾翊终于又在校门口等到了暖缨。暖缨大老远就看到成瑾翊了。“什么事?”暖缨想他早上找自己,这会又特地等着,干脆直接。

    “你今晚别去上英语补习班行吗?我想带你去个地方。”成瑾翊语气有些小心。

    “去哪?你不是腿疼吗?”暖缨反问。

    “不远,而且我骑车不走路。”成瑾翊觉得自己又一次掉进自己挖的坑里。

    “骑车腿就不使劲就不会疼了吗?”暖缨一脸你当我傻的表情。

    “你就说你肯不肯去吧。”成瑾翊觉得这坑看来填不了了,索性无赖的好。

    暖缨也不再呛他,默许了会跟他去。其实暖缨早就不想上补习班了,她的英语现在已经勉强能听懂老师上课说什么了,日常交流更不是问题。只是她觉得如果不上补习班,早早回家对着柯文会更无趣。

    成瑾翊把暖缨扶上自行车的后座,载着她去了家音像店取了把吉他,然后又载着她去了滨江公园。

    “就这里吧,一会你给我做托,要配合知道吗。”成瑾翊嘱咐着。

    成瑾翊试了一下音,“咳咳,我要开始了噢!”

    “坐在我身旁你的心伤,不懂我也不想,但你的眼泪下在我心脏,回家的太阳红着眼眶,心疼你的模样,影子的悲伤也变的更长,昨天谁让你受过伤,今天想要让你都遗忘……”

    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暖缨看着少年的表演,有点恍惚,她觉得少年身上也似乎绽放出了自己永远望尘莫及的光芒。

    等成瑾翊唱完,暖缨还在神游,直到旁边突然响起的掌声,暖缨才后知后觉跟着鼓掌,成瑾翊朝暖缨挤眉,又看向地方敞开的装吉他用的盒子。暖缨顿悟,掏出一张小额的钱币放了进去,然后接着鼓掌,而周围的人也跟着投了不少钱。成瑾翊满意了,他又开始唱:

    “你就是我的天使,保护着我的天使,从此我再没有忧伤……”

    这一次暖缨认真听了,她知道这首歌是国内很火的一个乐团叫五月天的《天使》,刚才那首好像也是他们的歌,但她一时想不起名字。她看着自弹自唱的少年,心中羡慕,是的,她觉得羡慕,柯文很优秀,她从不羡慕,只是被迫地朝他追赶。而成瑾翊身上的光,让她有点向往,那一刻她好像看到了书上说的自由。

    暖缨陪成瑾翊呆到天黑,然后去附近的餐厅吃饭。成瑾翊直接对老板说要一份家庭套餐,都没问暖缨想吃什么,就拉着暖缨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上。

    “你可以教我吗?”暖缨刚把话说出口就有点后悔,好像太唐突了,也有点紧张,或许他愿意教呢。

    “教你唱歌?这有点麻烦,毕竟我是老天赏饭吃,天生好嗓子,你恐怕学不来。”成瑾翊有些臭屁。

    “吉他。”暖缨一瞬间感觉头上好像有乌鸦在叫。

    “吉他啊,哈哈哈哈哈哈,这可以,可以的,但你要拜我为师先。”成瑾翊就想逗她。

    “我在国内学了很多年的琵琶,我觉得这两种乐器有点像。”暖缨想表示自己不难教。

    “噢,也许吧,你先拜师,我肯定教你,包教包会。”成瑾翊笑得眼睛都弯了。

    这时点的套餐送上来了,家庭套餐,除了两份主食,两杯饮料,还配有一份儿童餐,还附送一个小小的很可爱的的小熊玩偶。

    暖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成瑾翊的喜好真奇葩,然后举起一杯果汁:“师父,请。”

    “哈哈哈,好好好,哎呀,小徒弟可真听话,喏,这个送你,就当是我们师徒间的信物。”成瑾翊接过果汁,然后把小熊玩偶给了暖缨。

    暖缨觉得头上真的是有只乌鸦,一脸懵逼的接了小熊玩偶,默默地开始吃东西。

    成瑾翊心里高兴,突然捡了个徒弟,胃口大好,连儿童餐里的东西他都给吃光了。

    “小徒弟你想什么时候学?我跟你说,认我做师父你绝对不亏,我会的可多了。”成瑾翊想起之前暖缨笑他16岁还念九年级的事,其实他只是没在读书上花心思而已。

    “那你会什么,我会琵琶,也会画画,还有跳舞,都是小时候参加兴趣班学的,学的一般般。”暖缨接着他的话说。

    “我会,唔,会吉他,然后滑雪,然后……”成瑾翊沉默了,觉得真打脸,他其实真的会很多,只是很多都不适合教暖缨,所以他不想说。

    “看来华国的孩子都是要参加兴趣班的。”暖缨猜测他也一样从小除了上课,还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兴趣班、补习班。

    “呵呵,是吧。”成瑾翊想结束这个话题了。他没参加过什么兴趣班,很多东西组织里有人教,也有很多是他自己学的。

    “嗯,那以后我不上英语补习班了,你也去退了学费吧,我们约在每天放学后学吉他可以吗?”暖缨说完又有点后悔,她自己不学英语,又凭什么替他决定学不学呢。正想着怎么解释,却听到他说…

    “真的?我就只听了一节那英语课就受不了,觉得没法坚持,可又怕你笑我,就也没好说要退。学吉他,你很喜欢音乐吗?我好几个朋友会乐器,还有一个会架子鼓,叫猴子,他打架子鼓打得可好了,架子鼓知道吧,动次打次动次打次,也挺帅的。”成瑾翊滔滔不绝的。

    “我暂时只想学吉他。”暖缨打断成瑾翊。

    “行,这包我身上,明晚放学在校门口等为师。”成瑾翊说完起身,然后买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