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病娇邪医 > 第第七章
    晚上回到家暖缨还在想这件事,她决定的太武断了,她不去学英语的事要是让父母知道肯定又会生气,而父母也一定会安排其它更枯燥的东西让她学。但她还是想坚持,她第一次有什么是她自己真正想要去做的,可她似乎拿不出多少钱给成瑾翊交学费,她的零花钱有点少。

    暖缨开始纠结,生平第一次为钱发愁,虽然一点点积蓄她还是有的,平时怎么也攒了些,但够吗?暖缨跑去大厅,柯文果然在。

    “柯哥哥,我有事想问你。”暖缨有点扭捏,她几乎从来没主动和柯文说过话。

    “啊?你问。”柯文显然被小女孩突然的热情吓到。

    “你知道普通的吉他多少一把吗?还有吉他培训班是怎么收费呢?”

    “你要学吉他?你不是在学英语吗?还有时间啊?普通的吉他估计一百多美金吧,培训班怎么收费我就不清楚了,要不明天我给你问问别人?”柯文奇怪小女孩的问题,却也没想太多。

    “好,谢谢。”暖缨正准备回房去。

    “你等等,家里有钢琴,在我妈房间你知道吗,如果你想学乐器,要不学钢琴?这样就不用买了。”柯文想起那架钢琴,试着提议。

    “不用,柯哥哥,我已经拜了师父,只是想知道需要给师父多少钱而已。”说完暖缨就回房间里去了,从电脑上下载五月天的歌开始听。

    柯文坐沙发上,想着小女孩的话,拜师?拜了什么人?在这个国家而且这个时代还流行拜师的吗?她会不会被人骗了,毕竟还小,父母又不在身边的。

    柯文觉得可疑,但又猜想也许只是玩得来的同学间的称呼而已,可暖缨还提到了钱,柯文又想是不是有人变相对她收保护费了,她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是挺好欺负的。柯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决定明天一定要再问问暖缨,事情可大可小呢。

    第二天放学,成瑾翊带着暖缨和昨天一样,先去了音像店取吉他,然后去滨江公园。不过这次他们没去人多的长廊,而是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席地而坐,然后开始教学。成瑾翊平时看着没正形,但教吉他确实教得很认真,怎么认和弦,讲的很清晰。

    一个小时,英语课是一个小时,所以他们的吉他课计划也是一个小时。回去的时候成瑾翊又带暖缨回了趟音像店,跟老板说了什么,老板就去仓库里头,出来的时候拿了把比较小的吉他给暖缨。

    “拿着,回去记得练习,明天我检查。”成瑾翊摆出师父的姿态,他一开始是打算把自己的吉他送给他的小徒弟,但后来发现暖缨抱着这把吉他有点大,不怎么合适,才又过来跟老板要了把新的比较小的。

    “好,那这个多少钱?”暖缨知道真的想学自己肯定也要有把吉他才行。

    “什么钱,师父送你的。你好好练,练不好以后不许跟别人说你吉他是跟我学的。”成瑾翊完全进入了师父的角色。

    “那我交学费吧,得交多少?”暖缨又问,她并不想占了成瑾翊的时间又占他别的便宜。

    “学费?”成瑾翊想了想,笑嘻嘻的说:“呐,如果你学得好,不算丢我人,我就不收学费,可万一你学不好,你就得赔我名誉损失费,我堂堂全能小飞豹,绝不能在收徒弟这事上栽跟头。”

    暖缨愣了,心里有个地方突然好像软软的,然后握紧了吉他,谢过成瑾翊就回去了。

    柯文一直在客厅等她,见她回来,还背着一吉他,不由的想,这小丫头行动力这么高?昨晚才说的事,今天就办妥了?可她也没比平时回来晚多少,所以她又是什么时候去买了吉他,甚至还学了吉他呢。柯文隐隐猜到答案,但也不确定。

    “你这是已经报名学吉他了?”柯文问暖缨。

    “不是去报名,只是拜了师父,他送我的吉他,也没收学费。”暖缨没有隐瞒,她下意识觉得柯文应该不会把这些事捅到她父母那里去。

    “送的?师父?”柯文想起她昨晚说话,有点纠结,这小丫头在这住了几个月每天上学放学,周末也呆家里,没见她有什么朋友,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师父。他要替她去看看吗?万一是个骗子呢,还是替她看看吧,不然出了事不好跟长辈交待的。柯文打算着。

    第二天柯文提前离校,来到暖缨的学校,躲在校门口一旁,柯文做这事的时候浑身都不自在,他为什么要亲自来?他明明可以让奥莱特去的,而且奥莱特看上去更高大些,万一对方敢打什么主意,也更有威慑力。柯文懊恼不已,但已经来了,只好硬着头皮等下去,好在他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没人认识他。

    暖缨已经出来了,却停下脚步像在等什么人。柯文知道,应该就是在等那个师父。然后他就看到有个少年走到了暖缨身边。然后暖缨坐上了他的自行车后座,然后他们就走了。

    柯文眉头都快拧一起去了,那少年看起来比暖缨大,应该不是同学,所以他们怎么认识的呢?而且暖缨果然没有去上英语补习班了。柯文有点烦躁,他不想管太多,却又觉得自己有责任管。

    暖缨的母亲让她住在自己公寓是出于对母亲的信任,也是对自己的信任,那丫头要有事,真的会很头痛。柯文感慨自己操得什么心,他还一未成年呢,为什么像是又养了一未成年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决定要把这锅甩给奥莱特。奥莱特兼职家里的司机,也是母亲的学生,沾亲带故的,有事他一样脱不了干系。

    柯文回到家就去了楼下找奥莱特,奥莱特听了半天总算明白了。柯文是要他去观察暖缨的朋友到底是不是可靠的人。奥莱特笑,“你小子也会关心人了,不过暖缨交朋友没什么不对的,那孩子太孤单了,有朋友也是好事。”

    “嗯,我不阻止她交朋友,只是她看起来呆呆的万一让人骗了就惨了。”柯文有点心虚,难道真是自己想太多?

    “呆呆的?哈哈哈,等我告诉暖缨,哈哈哈……”奥莱特觉得自己捕捉到了重要信息。

    “幼稚!”柯文甩下两个字就回楼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