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03章 第一桶金
    “白手兄弟,白手兄弟。”

    多么亲切多么陌生的称呼,还是从陈老二的嘴里吐出,让白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一生产队,嘲笑白手的人不少,敢动手的却只有陈家老二和陈家老三,白手心里恨透了他俩。

    白手不理陈老二,自顾自的往前走。

    “白家兄弟,白家兄弟。”

    陈老二只好上手,满脸堆笑地拽住了白手。

    白手没好气道“干吗,干吗?陈老二,刚才你还踹了我一脚呢。”

    “我错了,白手兄弟,我错了。”陈老二举着双手笑道。

    老队长却哼了一声,“陈老二,好好说话,不许动手啊。”

    陈会计拉着老队长走,“老队长,我保证他们打不起来。”

    见老队长和陈会计走远,白手才翻了翻白眼,瞅着陈老二问“欠我一脚,怎么还?”

    陈老二哈哈一笑,转过身去,弯着腰撅起了臀部,“老规矩,一还三。”

    白手不客气,撩起右脚,冲着陈老二连踹三脚。

    陈老二身强体壮,尽管白手全力出脚,也没把他踹疼。

    白手气消了,蹲坐在石墩上,咧着嘴笑,“老二,你找我啥事?”

    陈老二会来事,先掏出一角八分一包的雄狮牌香烟,揪出两根,要给白手敬烟。

    “哎,我不会抽烟啊。”白手急忙摆手。

    “学学就会了呗。”

    “可我不抽你陈老二的香烟。”

    “烟酒不分家,烟酒不分家嘛。”

    陈老二硬给香烟,白手不再客气,像模像样的叼在嘴上。

    他娘的,不抽白不抽。曾几何时,陈家仨兄弟就没用正眼看过他,现在分田到户,各干各的,也太扬眉吐气了。

    “老二,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嘿嘿……白手兄弟,哥想跟你商量商量,把咱俩的阄换换。”

    白手马上摇头,摇得像货郎手中的拨浪鼓。

    “不行不行。老二,我的手气从没这么好过,好不容易好一回,我怎么能跟你换呢。”

    “不白换,白手兄弟,不白换的。”

    白手继续摇头,态度坚定,“老二,我可不傻。承包期十五年,我把好田换给了你,我要种十五年的孬田。不换不换,坚决不换。”

    陈老二忙道“我是9号,我大哥是15号,我们的田虽不是好田,但也不是孬田。”

    “呵呵,反正比不上我这2号,我那是好田,金不换的好田。”

    金不换,主要是一个金字,白手故意说得又重又响。

    与此同时,白手还用他的白手的拇指和食指,做着数钱的动作。

    陈老二是聪明人,嘿嘿的笑了起来,“土崽子,开个价吧。”

    “不行,我怕上当,我得回家琢磨琢磨。”

    说着,白手起身要走。

    “别呀,白手兄弟。”

    陈老二力气大,只是一拽,就把白手摁回到石墩上。

    “白手兄弟,吃了午饭就要分田,这事不急不行啊。”

    白手早就想好了,只是要抻抻陈老二,这才故弄玄虚。

    看把陈老二给急的,抓耳挠腮,恨不得叫白手爷爷。

    “老二啊,我不会做生意,不会喊价,还是你先说吧。”

    “好,我先说,我来抛玉引砖。”

    “我呸,是抛砖引玉,你是砖我是玉。”

    “抛砖引玉,抛砖引玉。”陈老二点着头道“白手兄弟,你看这样行不?你把你的田换给我,我帮你还债。你家欠生产队的八十几块钱,我全替你还了。”

    “就这个?”白手的胃口大得很呢。

    “以后,谁要欺负你,我替你出头。”陈老二拍着胸脯保证。

    白手笑了,“除了你们陈家仨兄弟,谁敢欺负我来着?再说了,现在搞承包制,大家各干各的,你想欺负我也欺负不到吧。”

    “也是,也是。白手兄弟,你说,你还要什么?”

    “嗯……八十几块,肯定不够。老二,承包期是十五年,一年十块,你也得给我一百五十块。”

    陈老二听得跳了起来,“一百五啊。”

    “呵呵,你看你看,心疼了吧。”白手又要起身离开,“不谈了,不谈了。”

    “白手兄弟。”陈老二又把白手摁回到石墩上,咬牙切齿道“我同意,我同意。”

    “别急,我还有三个要求。”

    得寸进尺,白手人小鬼大。

    “你小子……好吧,你说来听听。”

    白手的三条补充要求,还真不简单。

    他要求陈家老二当众叫他白手兄弟,保证以后不再欺负他和他的家人。

    还有就是,以后每年上交大队的提留款,要么设法替他免掉,要么替他付钱。

    前一个要求,陈老二满口答应,后一个要求,陈老二没马上答应,说要回家跟他哥商量。

    让陈老二不解的是,白手的第三个要求,是要尖壶嘴的那块水田。

    “白手兄弟,你要尖壶嘴那块水田?按照抓阄的结果,那是童七叔的水田。”

    “我就要那块水田,老二,办法你去想。”

    尖壶嘴,漏水田,上午灌水下午没,全队地势最高的水田,也是谁都不愿意要的孬田。

    童七叔是全队最老实的人,正为分到孬田而在家唉声叹气,陈老二跑去说,愿意跟他换田。

    可童七叔高兴之余,心里没底,最精明的陈家人要他的孬田,他不知人家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童七叔找老队长商量,老队长知道这是白手在捣鬼。

    下午开始分田前,老队长把白手叫到一边,劝他三思。

    “土崽子,过了这村,没了这店,你可想好了。”

    “老叔,你不是不反对我换田吗?”

    “傻小子,我是说你可以跟陈家换田,顺便赚点钱。可我没说,让你去换尖壶嘴的田,你还没学会种田,你种不了尖壶嘴的田。”

    “呵呵,事在人为嘛。老叔,我想多赚点钱,一口气还清欠帐,轻装上阵。”

    老队长又是数落,又是劝说,可白手打定主意,十头牛也难拉回。

    好田换孬田,空手套白狼,这是白手的第一桶金。

    都说白手傻,傻到外婆家去了。

    可白手没法子,走一步是一步,太远的事他想不透,也容不得他细想。

    与陈家兄弟的“谈判”,是老队长亲自帮忙完成的,白手大赚了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