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05章 白手出损招
    白手知道,过冬需要柴禾。

    水乡人的柴禾,除了干稻草就是商品煤,要不就去集市上买点木柴。

    干稻草不经烧,还得省着烧,要是养猪的话,干稻草还要用来垫猪栏,干稻草根本不够用。

    煤倒是个好东西,供销社里有得卖,可那是凭票的,白家倒是分了三十五斤煤票,每人五斤,那也是杯水车薪。

    去集市上买木柴,白手舍不得,这个钱能不花就不花。

    白手脑子活,想到前院后院的几棵树和那小片青竹林,可不能轻易走这一步。这是家里目前最值钱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动不得。

    看着院子里的几棵树,白手却有了灵感,想出了一条“妙计”。

    第二天白手早早的起床,腰插柴刀,肩扛锄头,踏着薄霜,披着露水,穿过晨雾沿着河岸朝尖壶嘴走去。

    太阳还没上山,东方的鱼肚白,开始冲淡迷雾的笼罩。

    尖壶嘴三面环水,像个半岛,冬季是枯水期,河床暴露,泥堤裸悬,真的不是种植水稻的好地方。

    好在河沿上种着不少桑树、柳树、槐树和苦枣树,能稳固河堤,防止水土流失。

    虽没吃早饭,但白手是干活的好把式,有的是力气。

    放下锄头,吐口唾沫,双手搓搓,拿出柴刀,白手忙活起来。

    两个小时多,三十多棵大树小树,全被白手“修理”了个遍。

    不过,所有的树都砍而不倒,乍看上去,都还好好的。

    接着是拿锄头干活,刚分了田,分界线上要做出一条新的田埂。

    这是个累活,三亩田做成一块,要把那条旧田埂先切成一块一块的,再搬到新田埂的位置上垒好夯实。

    新田埂约四十米长,一米三块,每块四五十斤,总共一百二十多块。

    从旧田埂到新田埂,来回有五十米,白手没吃早饭,又已砍了两小时的树,已经累得不行,这移动田埂的活,干了几下就扛不住了。

    拿着锄头切了五六米的旧田埂,白手就累瘫在田埂边,冲着天上的太阳直喘气。

    “大哥。”

    俩弟俩妹,都出现在田野上,二弟还提着瓷水壶,大妹拎着个小竹篮。

    “你们来干什么?怎么不去上学啊?”

    二弟笑道“大哥你累傻了,今儿是星期天。”

    白手噢了一声。

    三弟道“大哥,妈让我们来帮你干活。”

    大妹道“大哥,你先吃饭。”

    小竹篮里有饭团,还是热的,白手拿过来,两口一个,狼吞虎咽,接连吃了五个。

    三弟嚷嚷起来,“大哥,你省着点吃,这是咱们大家的中午饭。”

    白手笑笑,放下竹篮,拿过水壶,咕嘟咕嘟的一阵猛喝。

    饭不够,水来凑,这是白手一贯的填饱肚子的办法。

    吃饱喝足,白手起身,亲自示范一遍,再命令弟弟妹妹们开始干活。

    可弟弟妹妹们力气小,搬不动四五十斤重的泥块。

    白手只好挥起锄头,把那些已经切割好的泥块,再次一分两半。

    三弟与大妹和小妹都欢快的干起来,因为大哥搞了个临时奖励措施,今天的活干完,每人发一角五分的工资。

    白手把二弟拽到一边,小声的喝问道“你小子,昨晚干啥去了?”

    “嘿嘿……”二弟只笑不说,笑得邪乎。

    白手擂了二弟一拳,又狠又重,“是不是耍钱去了?”

    “冤枉,大哥,我保证绝对不是。”

    二弟不怕疼,反而继续坏笑。

    白手心里一动,“哎,到底干啥去了?”

    “大哥,是这样的。陈小栓说,陈老三打他妈的主意,翻过他家的墙头。他和他妈都很害怕,就叫我去帮他。对了,他还给我钱,一个晚上一角钱。可昨晚守到下半夜,陈老三都没出现,害得我和小栓在外面冻了大半夜。”

    原来是这档子事,白手咧着嘴笑了。

    陈老三这个家伙,就是有点那个,别人偷鸡摸狗,他爱拈花惹草。

    陈小栓是二弟的同学和死党,他妈是个寡妇,人称陈寡妇,长得漂亮,是周围几个村公认的美人。

    “大哥,我这是为民除害啊。”

    “呵呵,干活,干活吧。”

    “大哥,说好了的,我今晚还去。”

    “你小子,就为一角钱啊。”

    “一晚上一角钱,大哥,这钱好挣。”

    倒也是,好歹也是一条赚钱的门路,再说陈寡妇有钱,不挣白不挣。

    白手心动了,“老二,要不大哥帮帮你们?”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白当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村里没几个人搭理大哥,大哥也从不串门,更不爱多管闲事,今儿个算是太阳从西边上山了。

    “当然是真的,赚钱的事,你大哥我从不开玩笑。”

    白当大喜,拍着腿道“就这么定了。大哥,回头我找小栓说去,保准他举双手欢迎。”

    白手能打架,也敢打架,他还会整人,更会暗地里整人。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五兄妹干了一整天,完成了白手预设的任务。

    一条旧田埂没了,一条新田埂诞生,以新田埂为界,尖壶嘴的三亩水田,就是白家脱贫致富的。

    吃了晚饭,天已擦黑,白手还有事干。

    白手带着柴刀和草刀,用队里的木船,载着俩弟俩妹,摇着船来到了尖壶嘴。

    船靠岸,白手收桨,跳上岸,先把木船固定好。

    河岸上的那些树,早上被白手砍断,经过一天的风吹日晒,早已摇摇欲倒。

    白手先来到那棵苦枣树下,拿刀砍了下,苦枣树应声而倒。

    二弟佩服之至,“大哥,咱家过冬的柴禾有了。”

    “快干活,快干活。”白手催道“老二,你拿草刀,负责砍削树枝。你们仨,先搬搬得动的,都往船上搬。”

    弟弟妹妹们一阵欢呼,纷纷行动起来。

    乘着夜色,大干特干,木船满载而归。

    等回到家里,还得把一船的树干树枝搬上岸,藏到后院里。

    三个小的累得不行不行的,早就回房,倒头就睡。

    只有二弟白当,还有大事,他答应帮陈小栓保卫他妈。

    主要是大哥出马,让白当更加来劲,早忘了累是什么滋味。

    白手答应过的,当然要去,只是需要先取得陈小栓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