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07章 扯平了
    昨晚那个潜入陈家的人是老队长。

    白手撒丫子往村南头跑,老队长一个人住在那里。

    果不其然,老队长正坐在自家门口,头缠白布,布上有血,脸上有伤,左胳膊吊在胸前。

    “老叔……”

    “你个狗日的。”

    老队长怒不可遏,随手抄起门闩,朝着白手劈头盖脸。

    白手闪身躲过。

    “老叔,我不知道那是你啊。”

    白手理解老队长,老队长丧妻十几载,俩儿仨女都已成家立业,独守空房,出点事也在情理之中。

    “忒狠了,往死里打我,你小子忒狠了。”

    白手陪着小心走过来,夺了门闩扔在地上,再扶着老队长坐下。

    “老叔,我真不知道那人是你。”

    “说的是真话?”老队长余怒未消,直翻白眼。

    “我发誓,我要知道那是你老人家,我出门让雨把我淋死。”

    白手义正辞严,又是跺脚,又是拿伸手指天。

    只是这个“让雨淋死”,把老队长给逗笑了。

    “老喽,老喽,阴沟里翻船,让你小子痛打了一顿。”

    “呵呵……”白手知道,老队长消气了,便咧着嘴坏笑道“老叔,您不老。但跟陈老三比,你确实老了。”

    老队长看着是老,五十几岁了,但人老心不老,身体也还行,百十来斤的粪担,一口气不歇还能走二三里路。

    白手说出陈老三的名字,让老队长大吃一惊,他早就在打陈寡妇的主意,可万没想到还有个竞争对手。

    “陈老三他……他也去了?”

    “昨晚没有。但据陈小栓说,陈老三在打他妈的主意,常常深更半夜时去他家搔扰。噢对了,陈家那条大黄狗,估计也是陈老三给抓去吃了。”

    “陈老三得手了?”

    “这我可不知道。”

    “那,那怎么又把你给扯上了?”

    白手不好意思的笑道“陈小栓请我二弟帮忙保护他们,一个晚上两角钱。我力气大,小栓他妈给我三角。我想闲着也是闲着,有钱不赚白不赚,就见钱眼开了。”

    老队长笑骂道“土崽子,你他娘的真是啥钱都赚。”

    “呵呵,穷人,谁让我穷呢。”

    老队长轻轻的叹了一声。

    白手斜眼瞅了瞅老队长,心里同情老叔,老叔太难了。

    “老叔,你……你得手了没?”

    “土崽子。”老队长一脚踹向白手。

    白手臀部着地,仰面而坐,老叔脚力蛮大,还在生气呢。

    眉头一皱,计上心头,白手坏笑起来。

    “笑啥?土崽子,你笑个啥?”

    “呵呵,大新闻,白村出了个大新闻,老队长昨晚……”

    老队长气得不行,“土崽子,你敢。”

    白手陪着笑脸道“老叔,只要你不生气,不计较昨晚的悲惨遭遇,我就替你保密。”

    “你一个人保密有啥用。”

    “小栓和白当他们不知道,他们还以为,以为昨晚那人是陈老三。”

    “噢。”老队长松了口气,“我昨晚不小心掉沟里了,你小子懂了吗?”

    “懂了,懂了。”一边点头,白手一边坏笑。

    咱白村都是阴沟,摔不伤人。能摔伤人的深沟都在田野上,可那都是泥沟,能把你的脑袋摔得流血么。

    老队长了解白手,瞥了一眼,就知道这小子在嘲笑他,说不定,以后还会拿这事求他办事来着。

    “跟我走。”老队长站起身来。

    “干啥去?”

    “去公社。”

    “公差啊。”白手高兴,出公差有利可图,以前是记工分,现在直接给钱,还很风光,起码比给陈寡妇守门护院强一百倍。

    老队长边走边道“昨天刚分完田,就有人搞破坏,把自家承包田旁的树全给砍了。我得向公社报告,把搞破坏的人逮起来,关他,罚他。”

    白手脸色大变,这不要我的亲命么。他立即动手,把老队长拽回来,用力摁回到门口的石阶上。

    “老叔,我的亲老叔。”

    “怂了?不敢做敢当了?”老队长笑看着白手。

    白手是真不明白,认真地问道“砍自家承包田旁的树木,这也算破坏?”

    “破坏绿化,情节严重者,还得判刑坐牢。”

    “哎呀呀。”

    白手捶足顿地,痛心疾首状。

    但白手狡猾,拿眼偷瞄老队长,见他老脸挂笑,便脑瓜子一转明白了过来。

    “好吧,扯平了,彻底扯平了。”

    “咋个扯平?”老队长翻着两眼问道。

    “我的事,老叔替我担着,老叔的事,我替老叔罩着。”

    老队长哼了一声,似不满意。

    再想了想,白手两个拇指伸到老队长面前碰在一起,“要不,我帮你和陈寡妇撮合撮合?”

    “去你的。”老队长老脸红了。

    “呵呵……被我说中了,口是心非,口是心非了吧。”

    “土崽子。”骂了一句,老队长笑道“扯平了,你替我罩着,我替你担着,你我彻底扯平了。”

    白手一脸坏相,“老叔,干脆点,把陈寡妇娶回家来,省得深更半夜去偷鸡摸狗。”

    “去,我比她大二十多岁,差着辈份,我这老脸往哪搁去。”

    这倒也是,但白手说得一本正经,“男未娶,女未嫁,凑一起天正地义,成一对理直气壮。只要她中意,年龄算个屁。”

    老队长乐了,“可人家,可人家不领情啊。”

    白手歪着脑袋想了想,“中医说,要对症下药。老叔,你得对症下药,看陈寡妇最缺啥,你来个投其所好。”

    “怎么个对症下药?怎么个投其所好?”

    “陈寡妇家缺劳力,你帮她干活。”

    “去,人家有钱,拿钱雇人,雇人干活,不缺劳力。”

    白手笑道“不懂了吧。老叔,钱和干活是两回事,王百万还要借雨伞呢。干活是为了接近人家,是为了创造机会,是为了感动人家。”

    还真有道理,老队长有点心动了,“人家要不让我帮她干活呢?”

    “那你就死皮赖脸,坚持,坚持,再坚持。只要你功夫深,铁棒能磨成针,只要你脸皮厚,不怕她不点头。”

    “哈哈……你个土崽子。行,我厚起脸皮试试。要是我再翻船,我再收拾你。”

    白手又笑,趁机伸出了他的左手,“老规矩,拿来吧。老叔,我不能白帮你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