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11章 落荒而逃
    铁匠铺门口的牌子换了。

    以前是“温桥镇合作社打铁店”,是集体性质,陈宇良是上班领工资。

    现在的牌子是“陈记铁匠铺”。

    “亮子,这啥情况啊?”

    “改革呗。”陈亮道“你那里不是分田到户了么,我们现在也单干了。以后啊,除了交点税和管理费,赚的钱就都是自个的了。”

    从陈宇良往上算,陈家五代都是打铁,陈亮算是接上了茬。

    “呵呵,亮子,那我该叫你爸陈大老板,叫你陈少老板了。”

    “去你的。打铁累死累活不说,能赚几个钱啊。”

    白手蹲坐在门槛上,“亮子,手艺在身上,吃喝都不愁,你就知足吧。”

    陈亮笑道“要不这样。你来我这里,跟我爸学打铁如何?”

    白手也笑了,“我倒是想来,可瞧你那样,我要真来了,就没你啥事了。所以,为了不让你挨骂,我还是不来的好。”

    陈亮好奇的瞅了白手一眼,“你不会吧,真想学门手艺?”

    “不是。”白手摇了摇头,“我怕我学了手艺,也养活不了我那一大家子人。”

    “这才是实话。”

    “我就想向你爸请教。现在政策宽了,我能不能做点什么小生意,能养家糊口的就行。”

    陈亮听得直摇头,“你傻啊。我爸一个筋的人,你问他,他除了打铁,别的啥都不懂,肯定说学手艺好。”

    也是,问也白问,白手打消了这个念头。

    白手拿出一块钱,递到陈亮的手里,“做你一个生意。一把锄头,一刀草刀,一把草耙,一把钉耙,一把八戒耙。”

    陈亮哭笑不得,“白手哥,就一块钱啊。”

    “呵呵,现在这店不是公家的,是你家的,你就不要赚我的钱了。”

    “我说,一块钱买铁也不够啊。”

    白手再摸出五角钱扔给陈亮,“我下个集市日来拿。”

    “哎,你要走?”

    “对,跟你爸说一声,说我谢谢他。”

    白手告辞离开,去街上买了一斤猪肉、三斤面粉、一条胖头鱼,匆匆踏上归途。

    去时乘船俩钟头,而走路回家,白手脚头快,只用了一半多的时间。

    正好赶上做午饭的时候。

    可是,村外的道上,有恶狗挡路。

    陈老三,矗立路中间,昂首挺胸,手柱扁担,怒目睁圆。

    白手心说糟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打不过,就开溜,白手转身就逃。

    一声怒吼,陈老三疯似的追扑上来。

    陈老三的一担大米,卖是卖出去了,但因为白手的那把沙,价格上不去,少卖了三块五。

    卖了大米,陈老三先找童九阳和方玉兰两口子,他以为是童九阳干的好事。

    找着了童方两口子,童九阳再三否认,还当街诅咒发誓,陈老三才把白手列为唯一的怀疑对象。

    一开始,陈老三不怀疑白手,因为从来都是他陈家仨兄弟欺负白手,白手从不敢主动挑衅。

    后来一想,这种下三滥的动作,也只有白手干得出来。

    想明白了后,陈老三满大街的找白手。

    没找着,陈老三就赶紧回家,就在回村路上等着,不怕你小子不冒头。

    有一点陈老三很明智,不敢去白家找茬。

    全村人都知道,白手的母亲郭彩娥,常年染病在床,吓不得骂不得,不能受刺激,陈老三也知道不能闹出人命。

    白手在前面跑,陈老三在后面追,俩人一口气蹿出去好几百米,来到了空旷的田野上。

    陈老三愣是没有撵上白手。

    白手聪明,打肯定打不过,但说到脚头,他可比陈老三快多了。

    读初中时,白手参加过县青少手田径比赛,一千五百米冠军,三千米亚军,那奖状货真价实。

    但白手不说话,体育老师教过他,跑步时尽量不说话,一说话就会泄气,一泄气就没了后劲。

    陈老三也是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追,他是忙不过来,忘了开口骂人。

    不过,陈老三有耐力,没有放弃,速度不减。

    白手只好继续逃跑。

    终于,白手的“溜狗法”得逞,陈老三追不动了,跌坐在田埂上直喘气。

    白手也停下来,离着十几米远,保持安全距离。

    “喂,我说,我说陈老三,这回我怎么惹着你了?”

    “土,土崽子,往我的米里掺沙子,你,你赖不掉的。”

    白手笑了,“呵呵……就这事啊。”

    一个笑,一个气,陈老三拿着扁担又展开猛追。

    白手只好又撒开脚丫子。

    从村西到村北,再从村东到村南,又从村南绕回到村西头,俩人整整跑了两千五百米。

    “陈,陈老三,我,我跑不动了。”

    “狗,狗日的,我也,我也跑不动了。”

    一前一后,隔着十来米,俩人都栽倒在干稻田上。

    陈老三手里还攥着扁担。

    白手的手里,猪肉面粉胖头鱼也没有丢。

    “陈老三,你违规了,你不能再欺负我。我把好田换给了你们陈家,你们答应过的。”

    “土崽子,你的好田换给我大哥和二哥,没有换给我。他们答应不欺负你,我可没有答应过你。”

    得,白手肠子都悔青了,当时订约时,为啥把狗日的陈老三给忘了呢。

    “陈老三,你不能无缘无故的欺负我。”

    “你往我米里掺沙,我就要欺负你。”

    “陈老三,你冤枉我了,我没往你米里掺沙。”

    “土崽子,没有掺你为啥要跑?”

    “我怕你打我,我怕你手上的扁担啊。”

    “哈哈……土崽子,你从实招来,我保证少揍你几下。”

    白手想了想,笑道“陈老三,我先启发启发你。你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咱们队里集体卖米,被米贩子给骗了的事吗?”

    陈老三摇头道“我不知道,去年秋收后,我跟公社工程队在外面干活呢。”

    “去年,为了分红,咱队里卖了三千多斤粳米。结果米贩子捣鬼,偷偷的在米里掺了沙子,害得咱们少卖七八十块钱。这是家丑,当时老队长吩咐大家不要说出去,所以你才不知道。”

    “是这样啊。”陈老三挠着后脑勺道“土崽子,你的意思是说,是米贩子往我的米里掺了沙子。”

    白手肯定道“我亲眼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