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12章 有仇必报
    陈老三将信将疑。

    白手继续忽悠,“陈老三,你也不想想,我躲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主动惹你?”

    这倒也是,陈老三骄傲的咧了咧嘴,在白村,敢主动找他茬的人,好像还没出世。

    陈家不仅只有仨亲兄弟,还有十几个叔伯兄弟,是白村最大的家族。

    “还有啊。陈老三,你是了解我的,我这人是无宝不落地,最看重一个钱字。我往你米里掺沙,我得不到好处,我怎么会干没好处的事呢?”

    一番忽悠,陈老三还真信了。

    陈家仨兄弟,就数这陈老三憨,论智商不如陈老大,论心狠不如陈老二,也就他能被忽悠。

    “你小子说得在理。哎,你看清是哪个米贩子了吗?”

    “这个么,当时天还没亮,我没看清楚。”

    “土崽子,耍我是不?”

    “不过你放心,只要见着人,我肯定认得出。”

    “信你了,土崽子。”

    白手长长的松了口气,仰天躺在刚长出来的花草上。

    可是,白手失算了,陈老三也有狡猾的时候。

    “嘿嘿……”

    白手急忙坐起,陈老三已扑到他的面前,扁担朝他横扫过来。

    “你……”白手大骇,急忙转身。

    可还是晚了,扁担扫到了白手的臀部上。

    白手忍痛,连滚带爬,一下子蹿出去几十米。

    陈老三没有追击,站在那里开怀大笑。

    “狗日的,你不讲信用。”

    “土崽子,你让我白追了这么多路,我得找补回来,哈哈。”

    陈老三扛着扁担扬长而去。

    白手气得直咬牙,打不过,又不能拚命。

    “陈老三,我发誓,有你狗日的哭的时候。”

    有仇必报,报不了也得记着,这是白手的性格。

    更何况,现成的机会就摆在眼前。

    帮陈寡妇陈小栓母子,既能赚钱,又能报仇,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但这回得好好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

    白手手巧,用了一个下午,做了几块钉板。

    板是木板,钉可不是铁钉,后院有竹,白手砍了一根,劈开再斩,削成上百枚竹钉,再镶嵌在三块木板上。

    白手边做边乐,狗日的陈老三,你要踩上我的钉板,我保证你半个月走不了路。

    家里还有一点辣椒粉,白手平时舍不得用,这回也拿出来,装进吹筒里。

    吹筒也是竹做的,做饭烧火时,灶里火势不够猛,吹筒就能派上用场。

    到了晚上,白手白当俩兄弟又去了陈寡妇家。

    到了门外,白手先把钉板和吹筒搁下,还吩咐二弟不要跟陈小栓说。

    陈小栓请示他妈,他妈同意继续雇用白家俩兄弟。

    兄弟二人,各得三角两角,见钱来劲,分头设伏。

    白手还是把稻草垛当作自己的阵地。

    钻进稻草垛前,白手把三块钉板放好,一块在墙根,一块在窗边,还有一块搁在自己的阵地前,能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

    吹筒搁在身边,随时可用。

    二弟和陈小栓还是埋伏在堂屋里,只要听到外面有打斗声,二人马上就能抄着家伙出击。

    白手家没有钟没有表,也不知道是啥时候,趴在稻草垛里,暖洋洋的,不一会就开始眼皮打架。

    不能睡,这是工作,也是报仇,白手拿拳头砸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可还是不行,睡意这东西,上来后很难赶跑。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白手兄弟,白手兄弟。”

    是陈寡妇陈翠花,声音很低,但很好听。

    白手一下恢复了清醒。

    “婶子。”

    “钻到这边来,跟婶子说说话。”

    “婶子,不好吧。”

    “我出钱,你办事,你得听我的。”

    说得在理,白手照办。

    稻草垛垫得松,白手缩起身子,再往窗户方向钻去。

    没费多少力气,白手就让脑袋冒了出来,正好就在窗台边上。

    窗户没有关紧,开着一条缝,那块碎掉的玻璃已换上了新的。

    “婶子,你有啥事?”白手低声问道。

    “嘻嘻,白手兄弟,现在还不到九点,你来得太早了。”

    “噢,我不知道啊。”

    “那混蛋一般都在十一点后来,我怕你睡着,所以找你聊聊。”

    “这个……”

    “这个啥?”

    白手挠头抓耳,搜肚找肠,“婶子想聊些啥?”

    “婶子要先谢谢你呢。”

    “婶子,瞧你说的,我是收钱办事,用不着谢的。”

    陈翠花问道“白手兄弟,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就是说我这样的人的。”

    白手脱口而出,“寡妇门前是非多。”

    “对。嘻嘻,你来帮我,难道不怕别人说你闲话?”

    白手跟着笑了。

    “白手兄弟,你笑啥?”

    “婶子,你是长辈,我是晚辈,别人的闲话说不到我身上。再说了,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村里人都不待见我,我怕个球啊。”

    “白手兄弟,你大气,我要给你涨工资。”

    白手忙道“够了,婶子,一晚上三角钱,够多的了。”

    “白手兄弟,婶子再问你个问题,你有女人吗?”

    白手傻笑起来,“呵呵……婶子,我才十五岁呢。”

    “我换个问法,你想女人吗?”

    “不想。”

    “不想?你不是男人吗?”

    白手笑道“婶子,我真不想,因为我还小。当然,将来肯定是要想的。”

    “嘻嘻,这倒是真话。那你现在想得最多的是什么呢?”

    “钞票。”

    “白手兄弟,你果然像村里人说的,钻到钱眼里去了。”

    “没办法,婶子,我家六七口人,我不想法赚钱,全家人就只有去喝西北风了。”

    陈翠花道“真是个实在孩子。白手兄弟,现在该你问我了。”

    “我问?我,我我问啥?”

    “你想说啥就说啥。”

    白手想了想,“婶子,我二弟跟小栓是兄弟,小栓也是我的兄弟。所以,所以婶子不能叫我兄弟。”

    “嘻嘻……说得是,说得是,叫兄弟差辈了。”

    白手继续想,“还有……婶子,你为啥不再结婚呢?”

    陈翠花笑着反问“我为啥要再结婚呢?”

    “婶子,我的意思是说,你结婚了,陈老三就不会惦记……”

    白手耳朵灵,听到别的动静,立即自断话茬,“嘘……婶子,有人来了。”

    还真是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