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15章 拜师
    更悲催的的是,童九阳右脚踩上钉板,身体不稳,又疼又急,左脚也落在了钉板上。

    童九阳顿时跌坐在地上。

    反败为胜,白手来劲,冲着白当和陈小栓做了个手势,自己拿着扁担猛揍童九阳。

    白当和陈小栓心领神会,痛打落水狗,拿着家伙什净往童九阳身上招呼。

    童九阳没法还手,唯有抱着脑袋挨打。

    忽地,童九阳居然哭了起来。

    这招稀罕,把三个小屁孩给搞糊涂了,进攻也随之停止。

    “手哥,咋办啊?”陈小栓问白手。

    “问你妈去。”

    陈小栓进屋,又出来,“手哥,我妈说,让你想法子。”

    童九阳还在嚎啕大哭。

    白手苦笑,这个情况,电影里没见过,说书的没说过,他束手无策。

    但马上想到了童九阳的老婆方玉兰,白手咧着嘴乐了。

    “当,把他老婆叫来,快去。”

    白当应声而去。

    怕老婆的,就得让他老婆来,这叫对症下药。

    “土崽子,我操你八辈祖宗。”

    白手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被人骂,他早就习惯了。

    方玉兰来了。

    不用多说,自己的老公出现在陈寡妇家,一条足矣。

    方玉兰一声不吭,只见她伸手,揪住童九阳的耳朵,就这么着把他提拎着走了。

    走到院门口时,方玉兰露了一手,门闩就在院门边上,方玉兰伸出脚后跟磕了一下。

    门闩冲着白手飞了过来。

    白手大骇,想躲也来不及了。

    但门闩似乎很听话,并没有冲着他的身体,而是重重的砸在他的扁担上。

    虎口一惊,臂力尽失,扁担落地。

    白手大为佩服,这娘们厉害。

    不,不是娘们,是婶子,我要拜玉兰婶子为师。

    白手会来事,打定主意就付诸行动。

    第二天早早的,太阳刚露头,白手就出现在自留地上,猫着腰,拿着草耙给菜地锄草。

    这可不是自家的菜地,自家的在旁边,这是童九阳家菜地。

    按照季节,这几天,应该是过年前,最后一番给菜地除草。

    童九阳懒,又双脚负伤,来菜地干活的肯定是方玉兰。

    白手就是要好好表现,既取得她的原谅,又要打动她让她教自己几手。

    还别说,白手锄了两垄地,方玉兰果然出现。

    方玉兰看到白手在她家的地上忙活,她轻轻地笑了。

    笑得真好听,白手心道。

    “婶子。”白手憨笑。

    “小白,你今儿怎么了?干活干错了地,怎么叫人也叫错了。”

    白手装傻,“婶子,从老队长那里论,我没叫错啊。”

    老队长也姓童,白手叫老队长老叔,老队长和童九阳同辈,那方玉兰当然是婶。

    “不行不行,这样就差辈了。”方玉兰轻轻的摇着头。

    “这怎么讲?”

    “咱俩家论辈,得从你妈和我妈那里论起。我喊你妈是姨,我比你妈小一辈,跟你是同辈。”

    “噢,是这样啊。”

    方玉兰又微笑了一下,“再说了,你叫我婶,会把我叫老的。”

    白手不客气,顺杆子上爬,“姐,我叫你姐。”

    “嘻嘻,这还差不多。”

    白手想得周到,陪着笑脸道“以后有人的时候我还叫婶,没人的时候再叫姐。”

    “滑头。”方玉兰指着菜地问道“小白,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赔罪,也是赔偿。我干伤了九阳叔的脚,我帮他干活,算作我的赔偿。”

    “用不着。”方玉兰微笑道“你干得漂亮,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这个……”

    白手糊涂了,老公双脚受伤,下不了地,这还叫干得漂亮?

    “我只知道,我家九阳爱耍点小钱,就是没想到他还在外面借钱,这是我不允许的。我更没想到,他还找陈寡妇借钱,这是我最不允许的。小白,你听明白了吗?”

    “姐,我听明白了,难怪姐你说谢谢我。”

    “聪明。”方玉兰问道“小白,姐有一个问题,他们除了借钱,是不是还有其他关系?”

    其他关系,这话白手也懂,他乘机给童九阳上眼药,“这个……姐,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关系,估计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那你和你二弟,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陈寡妇家呢?”

    白手不隐瞒,说了他和陈翠花的雇佣关系。

    方玉兰又笑了,“真会赚钱,真是一个好当家。”

    白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姐,请你保密。”

    “我替你保密。”点了点头,方玉兰道“小白,姐也交给你个任务,也给你钱。”

    白手忙道“请姐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但坚决不要姐的钱。”

    “以后,我家九阳要是再去陈寡妇家,你要及时的向我报告。还有,你要设法帮我查查清楚,他们有没有其他关系。”

    “没问题,姐,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方玉兰启齿而笑,“小白,姐没看错人。”

    看方玉兰好说话,白手趁机道“姐,我有点怕,我怕九阳叔好了会找我麻烦。”

    “他敢。”方玉兰道“小白你放心,我已经把他揍了一顿。回去我就告诉他,他要是欺负你,我就打折他的双腿。”

    白手嘀咕道“他肯定不会放过我,姐又不能随时随地看着他。我啊,我肯定惨得不能再惨喽。”

    方玉兰又是轻轻一笑,“那怎么办呢。你说得对,我不能拿根绳子,把他拴我裤腰带上。”

    “姐,要不,要不我拜你为师,你教我几招?”

    方玉兰瞅着白手,笑而不语。

    白手举起右手道“我保证,我保证学会后,只用来防身,一不对付九阳叔,二不欺负其他人。”

    “你真能做到你说的这两条?”

    “姐,我发誓。”

    方玉兰沉吟一下,突然起身,就在菜地里演练了一套家传的拳术。

    白手大喜,目不暇接。

    “看好了,一共十二招,我再来一遍。”

    说罢,方玉兰重复了一次。

    “师傅,你打得太快了,能不能慢点?”

    方玉兰再次重复,速度放慢。

    “怎么样?记住了多少?”

    “报告师傅,我全记住了。”

    “好,三天后在这里,你打给我看。”

    方玉兰嫣然一笑,摘了两棵大白菜走了。

    “小白,记住了,不许叫我师傅,以后还叫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