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20章 借钱不成
    白手想到了借钱。

    以前生产队的时候,有老队长罩着,分口粮付不出钱,可以欠生产队的,别人最反对也没有用。

    除此之外,白手就从来没有向别人借过钱。

    再说了,村里能有谁会借钱给他?

    老队长也许会借给他,但顶多也就五块以内,多了不行,老队长也没多少钱。

    放眼全村,倒是能向陈寡妇借钱,现在白手为她看家护院,她肯定会借。

    但那是高利贷,两分三分的利息,白手可付不起。

    陈寡妇在这方面咬得特紧,据说六亲不认,亲哥哥借钱都得付两分利息,更何况他白手。

    借钱过年这条路走不通。

    家里还有七百多斤晚稻和两百多斤早稻,及几百斤粳稻,是全家的口粮,不能拿出去卖。

    倒是还有两个财路,再贩卖一次票证,兴许能赚个五六块。还有就是从陈寡妇那里预支“工资”,一个月六块,要是能预支两三个月就好办了。

    没法子,就冲着这两条财路去。

    不料,计划没有变化快。

    老队长的大儿子,骑着自行车来村,把老队长给接走了。

    看样子老队长要在城里过年,白手最大的依靠,暂时是靠不上了。

    晚上,白手和二弟白当一起,来到了陈翠花家。

    陈小栓出门迎接,兄弟二人,一个三角一个两角,进了院子先给钱。

    白当懂事了,知道家里缺钱,主动把他的两角钱递给大哥。

    陈小栓带着白当进屋。

    白手也还是那样,先布置好三块钉板,再钻进稻草垛里。

    陈翠花也是,喜欢跟白手说话,白手刚钻进稻草垛,她就把窗户打开一条缝,轻轻的呼叫白手。

    今晚白手巴不得陈翠花找他,立即改变自己的位置,让脑袋尽量靠近窗台。

    “白手兄弟,听说你爸又走了,还把你家里的钱全卷走了?”

    “呵呵,婶子也知道了?”

    “知道。哎,你还笑得出来啊。”

    “婶子,我命中注定是个穷光蛋,好不容易攒了几十元钱,又被我爸给一扫而光了。”

    陈翠花道“什么命中注定,你不能看不起自己。”

    白手道“婶子放心,我没看不起自己,所以我笑对自己。”

    “白手兄弟,那你家过年怎么办?”

    “这个……正要跟婶子你商量呢。”

    “你说来听听。”

    白手问道“婶子,过年前后,你还需要我帮你守夜吗?”

    “需要,还特别需要。过年前后,借钱的人更多,晚上来的也比平时多。”

    白手噢了一声,“婶子你看,上次你给的六块,一个月快到期了,你能不能把下个月的六块钱给我。还有,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再预支两个月的的钱?”

    “这样啊,你容我想想。”

    白手耐心等待。

    过了一会,陈翠花道“白手兄弟,我只能先给你下个月的六块钱。那一天晚上的三角,还由小栓给你,你来就有,不来就没有。”

    说着,窗门又被推开了一点,陈翠花的手伸了出来。

    六块就六块,总比没有好,白手虽然失望,但接过钱时,还是对陈翠花千谢万谢。

    “白手兄弟,我不多预付你两个月的工资,但我可以借钱给你。”

    借钱?高利贷?白手忙道“不用不用,婶子,谢谢你,我不借钱。”

    “嘻嘻,怕我收你二分利三分利吧?”

    白手实话实说,“对,我怕利滚利,怕永远还不完。”

    “真是实诚。我不收你利息,你要吗?”

    这么好啊,白手半信半疑,“婶子,我听说你六亲不认的,你这是?”

    陈翠花娇笑道“我是六亲不认,但你不是六亲呀。”

    这话倒是,白家与陈翠花家,八竿子也打不着。

    “不过,婶子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就借给你五十块,一分利息也不要。”

    “啥,啥要求?”

    “你以后别在外面守着,你到我房间里来,你看怎么样?”

    白手愣住了,这啥要求啊。

    “白手兄弟,你放心,你悄悄的进来,我不让小栓和他两个妹妹知道,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婶子,这,这不好。”

    “怎么,你不答应?”

    白手当然知道陈翠花的意思,这娘们,也忒小看我了。

    “婶子,我从小到大,全村就没人让我进过屋。都说我进谁家门,就会害了谁家人。所以婶子,我不能害你。”

    “婶子不怕,也不相信这种说法。白手兄弟,你怕什么呀?”

    白手还真有点怕,他只当生意,只是赚钱,可不会干别的。

    “婶子,我拿小栓当我兄弟,我得遵守与他说好的条件,绝对绝对不能进你家的房子。除非……除非小栓同意。”

    “咯咯……傻孩子,这事能让小栓知道吗?”

    “婶子,我不借钱了。这事,这事以后再说吧。”

    “好,痛快,以后再说。”

    窗户关上,没声了。

    白手长松了一口气。

    那种事情,白手多少懂得一点,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

    他还小,还没到达那个境界。

    陈翠花挺漂亮,白手承认,尤其是那水蛇般的腰。

    但与方玉兰比,肯定差了一个层次,方玉兰好看,啥地方都好看。

    白手也就想想方玉兰和陈翠花,村里人都不待见他,他们早避教育过,防火防盗防白手,让他很难接触到同辈女性。

    白手胡思乱想,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大亮。

    白手赶紧开溜,这个陈翠花,也不叫一声,要让村里人看见,非说闲话不可。

    还没到家,白手意外看见了爷爷和奶奶,正好打了个照面。

    白手只看了一眼,不打招呼,低头而过。

    亲人,白手从来认为,母亲和弟弟妹妹才是他的亲人。

    老话说得好,是亲不是亲,非亲却是亲,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

    这辈子他连叫爷爷奶奶的资格都没有,他们能算是亲人吗?

    回到家里时,弟弟妹妹们己经上学去了。

    今天的太阳有点猛,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白手把母亲背出来,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妈,我刚看见我爸的爸和妈了。”

    母亲告诉白手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