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22章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白振阳笑问,“手,你这是啥意思?”

    “你送的东西,咱家收了,就当出门讨饭遇上了贵人。”

    白手起身提刀,走到石桌边,把左臂平放在石桌上,右手再高高地举起篾刀。

    “钱不能收,你要不收回去,我没啥可还的,我就把这条胳膊送给你。”

    白振阳脸色大变,急忙把钱收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个大侄子,狠起来是说到做到的。

    “手,我收回,我收回,你快把刀放下。”

    白手收刀,冷冷道“你可以走了。”

    母亲在屋里喊道“手,这是你小叔,你不能这样的。”

    白振阳道“大嫂,我们没事,我们叔侄闹着玩呢。”

    白手道“我是认真的。你那些东西,是你的人情,我记着,我谢谢了。”

    “手,何苦呢。”白振阳叹息着在石凳上坐了下来,“算你说得对,叔服你,行了吧?”

    白手扔了篾刀,也在石桌边坐下来。

    “手,小叔欣慰,因为你长大了。”白振阳拍着白手的肩膀道“小叔结婚,你会来吃喜酒吗?”

    “不吃。我们家既不招待见,也没钱随份子。”

    白振阳笑了笑,“其实,你爷爷奶奶二叔三叔他们……他们也很内疚。”

    “你可以走了。”白手道。

    “真的,我拿来的东西,只有一部分是我的,其他的都是他们……”

    白振阳没说完,因为他看到大侄子的脸拉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只见白手蹭蹭进屋,把小叔带来的东西统统拿出,放到小叔面前的石桌上。

    接着,白手再次把左臂放在石桌边上,右手抡起了篾刀。

    “要么,拿回去,要么,我拿胳膊跟你换。”

    “手,我是你小叔啊。”

    “我倒数十个数,十,九,八,七……”

    白振阳忙道“我拿回去,我拿回去。”

    说着,白振阳抱起一堆东西走了。

    大妹冲大哥竖起大拇指。

    二弟想到钱,觉得有点可惜,但大哥是对的,所以他也冲大哥竖起大拇指。

    三弟和小妹,不理解大哥的苦心,很是失望,无精打采的坐在堂屋的门槛上。

    白手收拾一堆竹器,搬到放农具的棚子里,脑子走神,不小心碰倒了泥铲。

    这把泥锹已缺了个角,锈迹斑斑,爬不上用场。

    白手瞧着倒在地上的泥锹,忽然灵光一闪,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办法总比困难多,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想了好久,白手狠狠的咬了咬牙,起身回到院子里。

    “老四,把我的棉袄拿来,我要出门一趟。”

    大妹应声拿过大哥的棉袄。

    二弟问道“大哥,你去哪儿?你不吃午饭了?”

    “你们吃吧。我出去办点事,你们在家好好待着,谁也不要出去。”

    说罢,白手开门出门。

    白手去了十里外的河川公社河川大队。

    这里有五座砖窑,以前是生产大队的,现在都承包给了私人。

    白手在这里有个好朋友,十七岁的于小明,砖窑老板的外甥。

    于小明是个孤儿,由舅舅带大,十岁才开始读书,读初中时,跟老师打架被劝退。

    舅舅怕年少在家,容易学坏,便托人把他转到陈童中学,跟白手做了一年同学。

    王小明是个惹事精,进校三天不到,就又跟人打架。

    白手帮忙打架,让王小明反败为胜,从此二人成了死党。

    初中勉强读完,王小明回家务农,舅舅承包砖窑,他就跟着干。

    到了腊月中旬,砖窑早已熄火,可白手知道,王小明一定留住砖窑负责看守。

    果然,砖场边上,那间小木屋里传出了不入流的小曲声。

    一条大黄狗从屋里蹿出,但看到白手,马上就摇着尾巴欢叫起来。

    这条小黄狗,是白手和于小明一起,从区供销社的狗窝里偷来的,自然认得白手。

    于小明正躺靠在小木板上床上,一条腿翘着,右手拿烟,左手拿着陶瓷杯。

    小桌上,放着一瓶老酒,一盆花生米,一包一角三分的大红鹰香烟。

    白手踢开半开的门,笑道“狗日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哎哟,你怎么来了。”

    见了好友,于小明大喜,一定要白手抽烟喝酒。

    这两样白手都不会,因为年少,因为没钱。

    于小明一本正经道“不行,我会抽烟喝酒,你就得抽烟喝酒。不然你别坐下,你马上滚蛋走人。”

    白手只好跟着学,酒倒是能喝几口,但被烟呛得不行。

    “这才像话么。”于小明笑道“坐坐。兄弟,我这日子过得不赖吧。”

    “反正比我强,起码强十倍。”

    “哈哈,谁让我有好舅舅好舅妈呢。”

    白手坏笑道“还有个好表妹吧。”

    “去,哪壶不开提哪壶。”于小明叹道“不行了,政府说了,表兄表妹不能结婚,我只好忍痛割爱喽。”

    “呵呵……法律无情人有情,表面无情心有情,你放得下吗?”

    于小明有个比他小一岁的表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可惜了。

    “唉,放不下也得放。”于小明斜了白手一眼,“对了,我把我表妹说给你,你看咋样?”

    白手咧着嘴乐了,“那你舅舅和舅妈非打死你不可。”

    “也是。”点点头,于小明忽然警觉起来,问道“快过年了,你来干啥?”

    “你猜。”白手笑道。

    “哎,本人严正声明,除了借钱,啥都能办,包括把人揍个半死,和偷人鸡窝及砸人家玻璃。”

    白手故意的长吁短叹,“唉,算我白跑了一趟。他娘的,今年这个春节,我全家人只能喝西北风了。”

    “真的借钱?”于小明道“兄弟,你知道的,我明年建房子,后年娶老婆,大后年当爹。总而言之,我的钱都在我舅舅那里,我想借也借不出去的。”

    白手抠,于小明更抠,两个好朋友,从没有过什么经济来往。

    “德行。”白手呵呵笑道“放心吧,我不是来借钱的。我啊,是送一桩大生意给你。”

    “真的假的?就你,还大生意?”

    白手点着头道“腊月一十三,瞎话舌头闪。于哥,我真是来做生意的,骗你我是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