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24章 杀鸡取卵
    来的是四条船,三条大小一样的机动船,其中一条还拖着一条木船。

    白手跑过去,一把揪住最先上岸的于小明,喝问道“怎么多了一条船?”

    于小明甩开白手的手,恼道“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那条木船上装的是啥。”

    白手拿过于小明的手电筒,朝木船上照了照,马上释然。

    原来,木船上装着三条牛和三把犂,以及六条能在田里拖动的木制小泥船。

    木船上还有二十几个人。

    于小明告诉白手,加上三条机动船上的,今晚一共来了四十多人。他让白手放心,来的都是亲朋好友和窖厂工人,不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

    至于木船上的物件,既能用来去掉上层土,又是把取出来的土输送到三条机动船上。

    很快的,船上的人纷纷上岸,都不说话,埋头干了起来。

    于小明把白手扯到避风处,也就是河沿下,缩着脖子席地而坐,掏出香烟点火抽了起来。

    白手只好跟着抽烟,“他妈的,我要跟你在一起,不出三天,我就成烟鬼了。”

    “嘿嘿……烟酒不分家,烟酒不分家嘛。”

    白手不放心,老想起身去看看,怕那些人乱取土,把他的田挖出大窟窿来。

    于小明道“放心吧,兄弟。我们这是向你买泥,不是偷泥。就是他娘的偷泥,我们也讲规矩,不会让你的田种不了水稻的。”

    “这个心,我放不下。”白手靠躺在河床上,翘起了二郎腿。

    于小明笑笑,知道白手的心里,其实最惦记钱,这家伙穷疯了,只要能赚钱,啥事都干得出来。

    他掏出一卷钱,扔给白手,“好吧,我斗起胆子,先把钱给你。”

    白手一点都不客气,让于小明打开手电筒,拿着钱一张一张的数了一遍。

    没错,十张十块的,三张五块的,一百一十五块,加五十块预付款,三船泥款全额到位。

    “于哥,我收了。”

    于小明故意嘀咕,“也不给我的烟钱酒钱。”

    白手假装拿钱,“给多少你讲。”

    “不识逗,你小子太不识逗。”于小明拦住白手,笑道“跟你开个玩笑呢。兄弟,你说说,现在有钱了,打算干点啥?”

    白手仰望星空,“我能干点啥呢?于哥,我不瞒你,加这一百六十五,我家全部的钱,也就一百七十几块。”

    “不少了,对你来讲,你就是暴富。兄弟,你是暴发户啊。”

    “我打算这样。过年总要花个二三十块吧。剩下的钱,弟弟妹妹们明后两年的学费,我要预留,总也得四五十块。明年的日常开支,我妈买药的钱,也都得预留,总也得三四十块吧。”

    “得,这七七八八的,你顶多只剩下五十块钱喽。”

    白手继续说他的打算,“剩下的钱,我准备过年后,到街上买两只猪和几只鸡回来养。还有就是,把我这几亩田种好,至少不让家里人饿着。”

    于小明撇了撇嘴,“赚钱呢?”

    “种田和养猪养鸡就是赚钱啊。当然,你知道的,还有就是倒倒票证。有机会的话,我也会找点零工打打,包括到你这里来做砖。”

    给陈寡妇看家护院,每月能挣不少,但不能跟于小明说,会让这家伙笑话好久的。

    于小明摇头晃脑道“兄弟,对你的计划,我用六个字评价。傻,很傻,非常傻。”

    “得,你给我一个不傻的计划。”

    “拿钱去做生意。”

    “我啥生意都不会啊。”

    “不会就学,谁天生会做生意的。”

    “亏了咋办?我没有后手啊。”

    “这倒也是。但你这个计划,肯定是不行的,顶多只能解决温饱问题。”

    “对了,我这就叫温饱计划,干啥也得先填饱肚子是不。”

    于小明道“想法倒是稳当,但太鼠目寸光,用咱们老师的话讲,就是小农经济。”

    “于哥,一套一套的嘛,你继续,我听着。”

    “一句话,你得让钱活起来。比方说,你计划明年下半年用的钱,现在可以拿来做生意。总而言之,你不能让活钱变成死钱。钱这东西,要像水那样流动,流出去少,流进来多,你就赚了。”

    白手笑道“讲屁道理没用,来点实际的。你就说说,现在做啥生意能赚钱?我就这点钱,我又能做啥生意?”

    于小明噗的一声笑了,“反正啊,你不能把钱搁在家里,要不还会被你爸给捞走。”

    “啊,你咋知道这事的?”

    “哈哈,你别忘了,我舅舅有亲戚在你们白村。”

    白手道“不许再说这事。还是说生意,啥生意能赚钱。”

    “这个么,我也没辙。”于小明道“我要知道啥生意能赚钱,我他娘的早做生意去了。兄弟,你取土卖土,也算是个生意,但这是一锤子买卖,没有下一回。”

    “我知道,一辈子就这一回。”

    于小明道“兄弟,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做啥生意能赚钱,但就知道做生意能赚钱。”

    “我去,说来说去,都是废话。起了,我还是看看我的田去。”

    几十个人挖土,还有简易器械配合,干得倒是挺快的。

    他们在三个方向的河岸上,各挖开一个缺口,三个缺口上都架着木板。

    挖出来的泥,通过三个缺口搁到木板上,直接就能滚到机动船上。

    一个半小时,三亩田就被挖了一半多。

    只有那些头层泥,被挖成一堆一堆的,于小明告诉白手,这得让他自己恢复去。

    整整仨小时,三亩田被翻了个遍。

    三条机动船,装得满满的,因为是按船计土,当然是拚了命的往船上装土,吃水线跟河面几乎持平。

    临走时,于小明的舅舅李九峰走过来,对白手说“小白,我们可没来过哦。”

    白手道“我啥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田里,井丝泥被人给偷走了。”

    “哈哈……走了,走了。”

    于小明也留了一句话,“兄弟,万一被抓起来,打死也不能说。”

    “呵呵,这还用你教吗?”

    目送四条船离开,消失在夜色里,白手才悄悄的潜回村里。

    不料,第二天早上,白手从陈寡妇家刚回到自家门口,就看到了院子里有公社干部和武装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