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29章 马小路动心
    白手和方玉兰,双双倒在了泥地上。

    “姐,对不起,对不起。”

    “傻小子,快起来呀。”

    白手起身,不料脚下又是一滑,又倒在方玉兰的身上。

    “哎哟,臭小子,你故意的吧。”方玉兰又羞又恼,一把推开了了白手。

    啊的一声,白手一屁股陷入到空箩筐里。

    看着白手的狼狈样,方玉兰轻轻的笑了。

    方玉兰笑起来很好看,白手瞅得痴痴的。

    方玉兰踢了白手一脚,红着脸道“看什么看,快干活。”

    一百三十多斤粳米,三十多斤糯米,装在三个箩筐里,还有三梱柴禾,搬到板车上,很快运到了白家。

    母亲郭彩娥继续负责烧火。

    白家的第五笼年糕粉出锅,最后一笼年糕粉也已倒入蒸笼。

    陈家的米也磨了一半左右。

    这时,有人在院门口笑喊起来。

    “哈哈,赶上了,赶上了,有年糕吃了。”

    院门口站着俩人,白手的好朋友马小路和于小明。

    说话的是马小路,于小明手上还拿着两条小狗。

    真正的生力军到了。

    “于哥,你来拿锤。马哥,你来掌臼。洗手,先洗手啊。”

    于小明把两条小狗交给小妹白雪,和马小路一起洗手,再把白手白当兄弟的活接过去。

    白手这才逮个空档,坐下来喘口气。

    “我说,你俩咋凑到一起来了?”

    于小明道“大黄狗生了五个崽,我给你送崽,路上碰到了马哥。”

    马小路笑道“小白,我是闻着你家年糕的香味来的。”

    这俩家伙凑在一起,一定不简单,白手心想。

    一个倒卖票证的,一个做砖烧窑的,俩人因为白手才得以认识,但平时很少碰面,关系还没到朋友的份上。

    不过,有了这两个家伙,做年糕的速度倒是大大加快。

    从中午到太阳挨着西边的山头,白陈童三家的年糕都已做好。

    白手先帮陈翠花和方玉兰,把两家的年糕送回家。

    又到童家时,白手周到,不仅帮着把箩筐里的年糕搬到堂屋,还一根一根的拿出来摊到草席上。

    “小白,你家有客人,你还是回去吧。”方玉兰道。

    “姐,我帮你干完再走。”

    方玉兰不再劝,但提出了一个问题,“小白,你那两个朋友,都是什么人呀?”

    白手简单你说了说。

    “不像是好人。”方玉兰道“干活倒是挺卖力气的。可眼睛老往我和翠花身上瞄,瞄得我怪不自在的。”

    “这个……呵呵,我也看到了。不过姐,他们不是坏人,只是,只是某些方面,或有的时候会坏坏的。”

    方玉兰噢了一声,劝道“小白,听姐的,交朋友要注意人品。”

    “姐,我知道了。”

    说归说,白手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我这样的人,村里一个朋友都没有,我没有选择朋友的资格啊。

    正如白手所料,马小路和于小明还在。

    这俩家伙一定有事。

    院子还没收拾,这是明天的事,先吃晚饭要紧。

    这顿晚饭分成两拨吃,家人在堂屋,白手陪着两个朋友在院子里的石桌边。

    炒青菜,炒鸡蛋,炒咸肉,还有半条胖头鱼和两斤老酒。

    主食当然是年糕。

    “马哥,于哥,先将就着,改天我再请你俩吃好吃的。”

    于小明道“我俩可不是奔着吃来的。”

    马小路道“小白,奔吃就不来你家了。”

    这是实话,俩人的条件都比白手好,不说吃香喝辣,也是起码温饱以上,生活水平能甩白手两三条街。

    “好,那就说事,边说边谈。”白手直接点破。

    马小路和于小明对视一眼。

    于小明笑道“本来就是个事,现在变成了两个事。马哥,先说你临时起意的事吧。”

    马小路说事,居然跟方玉兰和陈翠花有关。

    “小白,那两个女人,带着孩子在你家做年糕,她们的男人呢?”

    白手咦道“马哥你啥意思?”

    “嘿嘿,你就告诉马哥,有主无主。”

    “呵呵,马哥你动心了?”

    于小明笑道“岂止是动心,现在已是百爪挠心喽。”

    马小路道“两个都很漂亮,与我年龄也差不多。小白,你马哥我已经三年没碰女人了。”

    “我呸,上次你跟我说的是一年没碰女人。”

    于小明也犯花痴,“长头发的比短头发漂亮。”

    长头发的是方玉兰,短头发的陈翠花。

    白手踢了于小明一脚,“有你啥事,闭上你的鸟嘴。”

    于小明振振有词,“爱美的心,人都有的,我要娶老婆,一定娶长头发的那个。”

    白手介绍了方玉兰的情况。

    名花有主,还是会武的,马小路不作他想,“那另一个呢?”

    白手突发灵光,对啊,马小路和陈翠花绝配啊。

    “她叫陈翠花,马哥,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陈寡妇。咱白村,不,咱全公社最有钱的主。据村里人讲,她现在就是万元户。”

    马小路两眼亮了,既漂亮,又有钱,不正是他择偶的标准么。

    “小白,你得帮马哥的忙,马哥下半生的幸福,可全靠你了。”

    于小明道“马哥,找媒婆去啊。”

    “不,不不。”马小路指着白手道“我看白陈两家关系不浅。小白,你就是我最好的媒婆。”

    白手乐了,“马哥,你可要想好了。”

    “想好了。五月的桃子,我吃定了。”

    白手可没马小路乐观,“好吧,我帮你问问,人家看得上你看不上你,我不负责。”

    “拜托,兄弟,拜托了啊。”

    于小明却还对方玉兰着迷,“论钱,要找陈寡妇,论过日子,就得找方玉兰那样的女人。”

    白手哭笑不得,“狗日的,我劝你别惹她,小心她折了你两条狗腿。”

    马小路道“小白,这家伙神经病,甭理他。”

    “噢对了,你俩还有啥事?”白手问道。

    马小路和于小明又互相看了一眼。

    于小明问“兄弟,想发财吗?”

    “做梦都想。”

    马小路问“小白,要发财得冒险,你敢吗?”

    “啥险?险到啥程度?”

    “出事的话,可能要进去待几年。”马小路道。

    白手好奇,也不耐烦,“你俩能不能先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