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031章 买年货
    在全家人的目光催促下,二弟白当慢慢吞吞的拿出他的成绩单,陪着小心递向母亲。

    成绩单已被捏成了一个纸团。

    白手伸手抢过,打开来,严肃认真地念道

    “语文,三十三分,数学,二十一分,历史,十一分,地理,十三分,物理,七分,化学,五分……”

    不等白手继续往下念,三弟和小妹就闭着眼睛背诵起来。

    “该同学能积极锻炼身体,热爱劳动,能帮助同学……希望该同学以后加强学习,刻苦努力,进一步提高学习成绩。”

    全家人哄堂而笑,连母亲都笑了。

    在学习上,二弟就是这么个玩艺儿,初中已读一年半,他成绩单上的评语基本不变,三弟和小妹都能背诵得一字不差。

    “大哥,我可以开吃了吗?”白当腆着脸问道。

    “嗯,成绩稳定,吃吧。”白手一本正经。

    白当的筷子插进锅里,大迂回大动作,熟练无比,一下就抄走了三四片猪头肉。

    白手和母亲都不计较白当的学习,强扭的瓜不会甜,老母猪它上不了树,不是这块料么。

    腊月廿一,温桥街集市,白家全家出动。

    白手抢用原生产队的木船,自已摇主桨,二弟摇副桨,五点出发,六点半就抵达温桥街。

    母亲一年回一次娘家,都在固定的时间,就是今天。

    木船有铁链,链头有锁,岸边有锁船的石桩,白手先把木船锁好。

    上了岸,白手背着母亲,弟弟妹妹们跟着,先去街上购买礼物。

    外公外婆,大舅二舅小舅,四个家四份礼,不管亲情厚薄,一个都不能少。

    这回白手豪气,花了八块多钱,母亲也很高兴。

    再雇了一辆板车,让母亲坐上,全家人直奔街外三里半地的外公外婆家。

    除了白手没去。

    不受欢迎,不去比去好。

    白手先把上街中街下街转了个遍,该他亲自采买的年货,一样不落的买好,装进两个麻袋里背着。

    在街边的小吃摊吃了午饭,白手背着俩麻袋去了“陈记铁匠铺”,等母亲和弟弟妹妹们回来。

    陈宇良和陈亮父子正在吃饭。

    “小白,来吃点吧。”陈宇良热情招呼。

    “陈叔,我吃过了,在你这歇歇脚。我妈他们去了外公外婆家,我等他们回来。”

    白手把俩麻袋放在门里边,自己拿个小凳子,在铁匠铺门口坐下。

    陈亮端着饭碗,也过来蹲下,低声问道“手哥,听说你干了票大的?”

    “啥干了票大的?”白手真没听懂。

    “装,跟我装。你把承包田里的泥给卖了,瞒天瞒地瞒政府,也瞒不过你的好朋友我。”

    白手万分严肃地说道“是被偷了,是被坏分子给偷了。”

    陈亮坏笑不已,“偷了,偷了,是被狗日的自己偷了。”

    白手也笑了,“陈亮同学,我郑重提醒,不要讲有损团结的话。”

    小哥俩说闹不断。

    午后一点多,母亲他们回来了。

    回来是二舅拉着自家的板车来的。

    板车上还搁着六捆劈好的柴禾,和四个麻袋及一包米粉丝一包蕃薯粉丝。

    白手知道,麻袋里装的是蕃薯丝和蕃薯渣,往年家里口粮不够,全靠外公家的这点支援。

    二舅郭二桥,忠厚老实人,外公家也就他们两口子看得起白手。

    弟弟妹妹们吵吵着,要去街上买年货。

    郭二桥憨笑着,冲着白手道“手,你带他们去,我在这等你。”

    白手点点头,背上母亲,带着弟弟妹妹们去了前街。

    这次年货买得,让白手大出血,弟弟妹妹们个个满载而归,整整花了六块五角钱。

    在供销社,母亲也买了不少布,白手是做票证生意的,不缺布票。

    回到陈记铁匠铺,把年货都装上二舅的板车,包括白手买的,还有他订制的锄头钉耙等农具。

    跟陈家父子道了别,全家人浩浩荡荡,跟着二舅的板车到了下街的河埠头。

    白手把母亲背到船上坐好,再让弟弟妹妹们往船上运年货,自己上岸,和二舅蹲在一起唠嗑。

    白手先摸出一些烟票递给二舅,二舅就这点嗜好,分配的烟票不够抽。

    郭二桥收了烟票,指了指年货,憨笑道“手,你比你爸有能耐。”

    在二舅面前,白手也不忘吹牛,“二舅,我还准备在三年内,争取当上万元户呢。”

    “二舅信你。”

    “二舅,有两个事求你呢。”

    “你说,二舅帮你。”

    白手道“我刚打了锄头钉耙啥的,还缺几根锄柄耙柄,请二舅帮我弄几根。”

    郭二桥满口答应,他家在山边,属于山民。山上有树,虽是集体的,但山民自用,一般的树是可以砍伐的。

    “还有,下个集市日,也就是腊月廿六,请二舅来街上一趟。我想养猪,请二舅帮我买几只猪崽。”

    “哦,你也想养猪了?”

    “嗯,种田人么,哪家能不养猪的。”

    “好,廿六那天我准到,你早点来。”

    买猪崽需要内行帮着“掌眼”,才能买到好猪崽,找二舅算是找对人了。

    二舅成家自过,至今已有十年,养猪也养了十年,是养猪的行家里手。

    白手和二舅一起,把那些柴禾和麻袋运到船上。

    “姐,手,你们好好的,我走了。”

    二舅挥挥手,拉着板车走了。

    白手开锁收链,一脚蹬岸,木船离岸。

    “老二,你去把主桨,老三,你去撑辅桨。”白手坐在船头,呛咐二弟三弟。

    白当应了一声,走到船尾,跳上踏板,把着主桨摇了起来。

    三弟不干了,“大哥,我不会摇船啊。”

    “不会摇就学,我和你二哥,以前也是不会摇船的。”

    三弟道“我不学摇船,大哥,我用不着学摇船的。”

    “咦,你为啥不用学摇船?”

    “我将来考大学,我是大学生,大学生用不着会摇船的。”

    全家人都听笑了。

    白手笑骂道“臭小子,等你真成了大学生,再来摆臭架子,你现在不是。快去,你要不去摇船,我就停发你的零花钱。”

    大哥的威吓特起作用,三弟不敢违抗,赶紧起身抓住辅桨。

    欢声笑语中,三弟笨手笨脚,反帮倒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