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修真小说 > 剑宗旁门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魔,能入能出才好
    “他入魔了……”赤老嘀咕了一声,五味杂陈。

    它忽然间醒悟,为什么苏礼从小就戴着它却始终不曾被它引诱入魔……因为这小子才是专业的啊!

    “我知道……对了,刚才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苏礼问。他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碎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放心,那食心魔在元锋入魔的一刹那就被撑炸了……我从没想过,竟然有人会用这种方式来救赎被食心魔寄居的人。”赤老简直被苏礼的骚操作晃晕了眼。

    只能说,真不愧是‘心魔之主’吧。

    这种操作白云上人也没想过……

    他眼睁睁地看着元锋的气势不断攀升,仿佛一息之间便重回巅峰,并且还在不断攀升……这老和尚的心情就很崩溃了。

    他在这是要封印食心魔没错,但问题是现在食心魔挂得毫无存在感,但是他却要面对一个恐怖的入魔剑仙……或者称之为‘剑魔’也不为过吧。

    随后白云上人又以一种十分戒备的目光看向苏礼……这一次的魔劫,好像真的和以前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苏礼淡淡点头回应了他的目光,然后想到了什么饶有趣味地问:“你可知那些正道之人送了个什么外号给我吗?”

    “……”白云上人暂时不想回答。

    但是苏礼却是很认真地说道:“他们叫我‘镇魔剑’!”

    随后他又看向气势仿佛可以无限攀升的元锋说道:“老宗主,不要被那些虚妄的欲念蒙蔽了你的心灵。”

    “我相信人心的力量是无限强大的,但是虚妄的欲念却只会令人偏颇……”

    “魔因欲而生,虽能简单得得到力量,但那终究是外强中干。唯有从从信念得到力量,才是心灵的升华。”

    “入魔易,却失于偏颇。守本心难,但这便是修行……”

    苏礼开始他的嘴炮了,不过显然他的嘴炮技能并不过关,毕竟元锋修行至今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呢?

    所以没用,元锋宗主的气势依然在不断地攀升……这很危险,因为一旦超过某个临界点那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届时原本的剑宗宗主可就要成为一尊真正的剑魔,所过之处只有名为复仇的无差别毁灭。

    还好苏礼还有后备手段,他的双眼再次亮起剑崖之形,下一刻自己更是变成了一个血人……

    但是好在他依然将自己想要的投影进了元锋的心中……而入魔的元锋同样没有反抗,因为他恐怕将苏礼当成了‘同类’吧。

    这一次苏礼投影进元锋心中的却不再是单纯的剑崖了,而是一个个剑崖下的门徒……依然是一副压抑之极的画面,每一个剑宗门徒都望着那剑崖流下血泪。

    这一副画面更是助长了元锋的魔念升腾,此时此刻在他的心中剑宗就是一切,而剑宗之外的所有皆是敌!

    可就在这时候,画面却是突然一变……一个个剑宗门徒在画面中诉说了起来……

    “如果这是我剑宗的业,那么我也要背负起来。”

    “一开始还以为只有我这样,但现在看到大家都在这里……我忽然很安心。”

    “剑宗的仇当然要报,乾荒大教必须在我们的手里被覆灭!”

    “如果这就是我的心魔,那么我情愿入魔不再醒转!”

    “哪怕此身入灭,此仇不变!”

    ……

    一个个在面对心魔劫时来到剑崖界中的剑宗门徒出现在了影像中,那都是他们最终勘破心魔的一刻。

    元锋不断攀升的魔气戛然而止……他会入魔,就是因为在苏礼的引导以及白云上人的‘辅助’下先入为主地以为剑宗哪怕不是全军覆没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他才会心中生魔,将这一切都怪罪于己身,想要以一人之力完成剑宗的复仇。

    可是当他看到了如此多剑宗门徒勘破心魔时的瞬间,他那充满了仇恨与愤怒的心就一下子被一种暖意所填满了……他从来都没有独自一人,原来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后辈,正要与他一同承担着所有!

    魔念是膨胀的虚妄,但坚定不移的信念却是踏实而有力的。

    元锋感受到了剑宗门徒的信念所在,自然而然地也就将这份信念刻入了自己的心中……

    恨使人入魔,爱使人坚定。

    元锋因恨而入魔,却因为对剑宗的爱而勘破了魔障。爱恨皆从剑宗而起,可见这位前任宗主对剑宗的感情是何等的深刻。

    而当他渐渐气息平定下来之后,才是真正露出了一派宗师气度……这便是剑宗的怒仙剑元锋,也是剑宗两百年前曾闻名天下的至强剑仙!

    元锋的身体经历这两百年的封印其实已经很差了,但是阳神真仙的法力已经是直接来自于虚空,所以哪怕身体虚弱,他在一睁眼间也是有一股剑气冲天而起……那笼罩了整个周围整个空间的长明净念界则是一下全部破碎。

    “老友,你这是何意?”白云上人微微皱眉,他并不介意元锋破去他的结界,只是很在意这个过程中元锋展现出来的‘粗鲁’。

    “何意?可恨我如今方才知道尔等正道中人的真正面目……”元锋语气冷淡而有力,自有一派宗师的气度。

    当然,这要抛开他脚边不断妖尾撒欢的大黑狗……苏礼有些捂脸,好像肉肠的爷爷在元锋宗主面前很没牌面的样子啊?

    照这样下去,苏礼目测以后的剑崖教成立,会多出一头灾兽当镇教神兽……这画风好像有些偏到‘魔教’那边去了嘛!

    但这时元锋没有理会撒娇的灾兽,只是目光逼视白云上人道:“贫道虽然不像白云你精通望气数术,但在进阶大乘之后也曾观看过我剑宗气运,当有历经三代而大兴的迹象。”

    “然而经此西北高原食心魔一役后,我剑宗三代精华尽殁,却是随了你的心吧……”

    白云上人心头发憷,但却硬着头皮说道:“老友,你怎可如此想?贫僧所言所行皆为这东洲天下,此心此情是永远不会变的。”

    这话说得坦然,他或许是真心的。

    真仙真佛一言一行都可以说是言出法随,是否欺瞒也是一目了然,所以元锋一时又有些迟疑了……终究是上千年的老交情啊。而且这老和尚也的确是在这封印之地陪伴、看守了两百年,这点也不假。

    但是苏礼可不会被轻易糊弄,他脑回路清奇地冷不丁来了一句:“所以,在尔等心中我,我剑宗强盛对于东洲就是祸事吗?”

    白云上人瞬间无语凝噎,这种事情能不说穿吗?

    但,这恐怕才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