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修真小说 > 剑宗旁门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被灭门的可不是剑宗
    白云上人看着苏礼觉得好气啊……这种随便说破别人心思的行为真是太可恶了,还好这是个‘魔劫’。

    所以他对着苏礼一掌拍出,同时怒斥:“魔劫凶顽,人人得而诛之!”

    长明净念界不但是堵着元锋的结界,对于白云上人也是巨大的损耗。如今结界被破,以他真佛修为自然是开始快速恢复功力。

    所以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苏礼是真的不敢接了,差距太大,他会被一巴掌给拍碎的。

    但是好在他的靠山已经救出来了,所以他不躲也不闪……

    看似淡定,其实他心里慌得一匹。因为这是真佛很认真的一击,就算是他想要有任何应对都是来不及啊。

    不过好在新救下的‘靠山’很给力,就在那掌劲就要拍到苏礼身上的时候,一柄剑鞘就一下横在中间,一下将那掌劲给击碎了。

    “元锋道友,你可不能被这魔劫的妖言所惑!”

    白云上人神情有些激动了,破坏了他那原本一身的禅境。

    而然元锋则是脸色冷漠地说道:“无论如何,这也是我剑宗的弟子,还轮不到外人来教训。”

    苏礼笑了起来……果然,还是自家宗门的长辈让人安心。就喜欢这种护犊子的样子啊。

    “这可是魔劫!”白云上人语气严厉地强调了一句,他相信如果元锋还是那个他认识了千年的怒仙剑的话,就不会包庇苏礼。

    元锋冷哼一声,然后看向苏礼道:“你是魔劫吗?”

    真是直白啊……

    但苏礼笑了起来,然后对着白云上人竖起了那支套着赤老的中指,然后说道:“严格来说,魔劫是它。”

    “启劫魔器,你带着它自然就是魔劫,不会错的!”白云上人立刻以为抓住了把柄,然后目光咄咄逼人地看向元锋。

    而元锋则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带着魔器就是魔劫吗?没听见东洲修真界都称呼我这小辈叫‘镇魔剑’?说不定他一直在镇压着魔劫吧!”

    “元锋吾友,你怎可以如此顽固不化?指不定你剑宗都已经被他给屠了啊!历代魔劫一经诞生,首先要做的就是屠灭自身宗门!”白云上人忍不住痛心疾首地说道。

    “那你就说错了,我现在可以肯定,我的那些门人小辈们都还活得好好的。”元锋说话间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相信苏礼,相信这个能够引他入魔以灭杀食心魔,又能将他从魔境拉回来的神奇弟子。

    “你这是被迷了心窍吧!”白云上人心中大为焦急。

    他之所以要急着给苏礼定罪,就是因为他担心元锋受苏礼影响而真的对他产生敌意……这可是剑宗的剑仙,凶狠着呢!

    而苏礼却是一声轻笑起来,他摸了把自己额头说道:“说实话,这魔器从我八岁起就一直在我这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都不知道魔劫是什么。”

    “直至有个净光寺的和尚跟我说,这戒指就是引发魔劫的魔器,里面藏着的是一个诱人堕落的魔灵。”

    “你猜他想干什么?”

    白云上人愕然了一下,事实上就连元锋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总觉好像苏礼会说出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来啊。

    苏礼当然不会等白云上人真的问,他已经自己说下去道:“他认为我终究会难以抵抗魔灵的诱惑最终入魔成为魔劫,所以一定要让我将这魔器交给他,让他来镇压。”

    “你……你给了?”白云上人浑身哆嗦地问。

    “给了啊,我怕麻烦。而且这魔灵对我来说渐渐地也变成了一个废话更多而没什么实际作用的废物老爷爷了,所以他要我就给了。”

    这话说得轻飘飘的,浑然不顾戒指中赤老以头抢地悲伤羞愤得跟个什么似的……

    “然后呢?”白云上人脸色惨白,他似乎已经有些猜测了。

    “然后就是魔劫来了啊……”苏礼很是直白地回答。

    白云上人浑身抖了一抖,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于是跳过那些,直接问:“那我净光寺呢……净光寺如何了?”

    “具体怎么样我是没看到,只是听说被屠了满门。”苏礼老老实实的回答,一点也没掺水份。

    白云上人踉跄一步差点没有跌倒,然后再透过这高原的起伏山脉看向莲台山净光寺的方向……却见一片昏昏蒙蒙死气缭绕业力升腾,正是灭亡之兆!

    他喃喃自语:“若我在寺中,何至于如此?何至于如此啊!”

    元锋心中隐隐快意闪过,随后却又是心有戚戚然地说道:“刚才贫道也是在想,若是贫道未曾来这西北高原,我剑宗何至于如此啊……”

    但是白云上人听到了之后,却是浑身剧震了一下,然后瞪着双泛红的眼睛看向苏礼道:“是你!若不是你,这魔器如何会落到我净光寺僧人手里!”

    苏礼有些错愕,随后轻笑着摇头道:“是啊,这世间错处你皆可归罪于我……本人区区金丹修为,实在是有些力有不逮啊。”

    的确,这白云上人也太看得起他苏礼了吧。

    元锋宗主见状立刻站在了苏礼面前……这老和尚要发疯?那可不行,这自家的弟子就算是真的是个魔头那也是魔宝宝,怎么可能被外人欺负?

    区区一个老和尚,真佛又怎么样?来啊,互相伤害啊,谁怕谁呢!

    白云上人红着眼看向元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元锋,想不到你竟然为了一个小辈而枉顾我们千年的交情,当真是好得很啊。”

    “屁话,你也知道这是我自家的小辈了,居然还要当着我的面欺负不成?千年的交情?呸!”

    这是一口两百年份的老浓痰,划着一道‘美丽’的轨迹就冲白云上人那去了。

    恢复神智的元锋尽显‘剑宗风范’……那个年代的剑宗门人就是这么粗鄙,老浓痰说吐就吐。

    不过这动作、姿态的确是爽快啊,没见那灾兽的尾巴摇摆得更欢快了吗?

    苏礼无语地看着那口老浓痰落到了愕然的白云上人脸上,然后他忽然间有些明白为什么玄虞子会那么专注于做一个‘有文化的粗人’了。

    不得不说,元锋带着剑宗三代精华在这镇魔,的确是让剑宗的一些‘传承’断代了啊。

    意外遭受老浓痰袭击,苏礼原本以为这位得道高僧应该是‘唾面自干’才对……结果他看到这老和尚头顶开始冒黑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