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从港综位面开始 > 第0021章 韩琛现在上路
    港岛首富韦家诚长子韦泽坤,主动打电话约李诚吃饭,只能证明李诚人脉或者关系网很强劲。

    在电话里笑谈几句,李诚挂了电话后,丁孝蟹才黑着脸反问,“李生,要不要玩这么大?对面随便一个电话,自称是韦泽坤,就真的是韦泽坤了?”

    丁孝蟹这么说,倒不是单纯的怀疑李诚作弊,而是,自己再不有所反应,手下一群小弟都要反了!

    韩琛牛不牛?倪家手下五大将之一,但是韩琛遇到了甘量宏,也只敢用烂泥和瓷器的形容词,来自比自身和甘量宏的差别。

    这在社团,不是自谦而是公众认知。

    如果一个混黑的,随便就能去招惹十大富豪,你这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就像是大佬b,知道了李诚经常花钱请陈浩南几个做事,最先想到是抓住这个有钱的大水吼,这才是正常反应。

    混社团,天老大钱老二!

    不管是身为社团龙头为自己的社团考虑,还是为自己的兄弟考虑,这都不能直接认可,刚才李诚是真的和首富之子在谈笑风生。

    韦泽坤,韦家诚的影响力太大了!

    那是首富之子,随时能和警务处长吃饭聊天的,对于社团而言,社团对他们就是夜壶,随时可以丢弃的,就算是几十年前横行霸道的上海滩皇帝陆月笙,不也是自比夜壶之一么?

    这样的大人物,别说他丁孝蟹抗不起,整个全港混社团的都没人抗的起。

    再说,韦泽坤这个电话打来的时机有点太巧了,他才刚放了狠话,别瞎扯什么陈年往事,你要真是那个级别的人物,那我错了,就要认,挨打还要站直。

    你如果不是那个级别的人物?话虽然没说明,威胁的意思却很明显。

    这些话才出来,韦泽坤就打电话来了,好像是专门打他丁孝蟹的脸一样,你闹着玩呢?首富之子真有那么闲?

    伴随丁孝蟹的话,李诚倒是自然的扫视一群忠青社小弟,才淡笑道,“是不是韦泽坤,我没必要和你解释证明什么。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吧。”

    丁孝蟹脸色阴沉,“李生,我自问已经很有诚意了,为了证明诚意,益蟹我二话不说就赏了他两瓶啤酒,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请明说?”

    “但是,不要欺人太甚,我忠青社几千兄弟,不是吃闲饭的!”

    李诚这不咸不淡的姿态,激怒了丁孝蟹,不就是小弟差点强了方敏么,一个中学女生而已,自己已经赏他两瓶啤酒,头破血流了,这家伙却一个劲扯什么大富豪,想用大富豪门的压力,逼迫他更进一步做事?

    做事不要太过分啊!敢招惹他丁孝蟹的家人?这是他逆鳞!

    就在这话下,大佬b拍案而起,“老孝,李生是我们洪兴的老板,这一点我必须说明,不管以后有什么事发生,李生都是我们洪兴的老板!你懂?!”

    “浩南,山鸡!”

    在大佬b的呼和,陈浩南和山鸡立刻挺身而出。

    大佬b狂笑,“你们两个听清了,李生若出现意外,你们两个扑街就给我陪葬,我大b说的!”

    大佬b那个激动,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来倾诉了,李诚认识甘量宏,能和甘少吃喝聚餐,谈笑风声也就算了。

    他现在还和首富之子韦泽坤都有这样的交情??韦少直接约他去家里赴宴,首富的家宴??

    你特么逗我呢,我才不管李先生做了什么事,或者想做什么,我只知道一点,这可能是他半辈子遇到的,最大的水吼没有之一。

    混社团的不就是为了钱么?那些卖粉卖军火的,次次拼着玩命的风险去交易,动不动就要和警方枪战,不就是为了钱么??像是小庄那一类杀手,不也是为了钱,次次在玩命刺杀,和目标枪林弹雨中交锋,以及被警方追杀么?

    若有机会跟着首富发财,你信不信,全港多少社团会激动的语无伦次?会欣喜若狂?

    李诚不是首富,可这种能随时参加首富家宴的人物,影响力差么?

    伴随大佬b话的话,陈浩南也抓起酒杯一口闷了一杯,“李生,你打算怎么做?”

    说这话里,陈浩南还顺手从后腰抓出一把刀,放在了桌子上。态度很明显,只要李诚发句话,他陈浩南马上就去斩死丁益蟹那个扑街!

    浩南哥混社会,怕斩人么?

    混社会就是靠斩人上位,出头的!

    忠青社几千个兄弟?开什么玩笑,他们洪兴才是全港第一流社团,全港近十万兄弟。

    铜锣湾一个区域要晒马,随便也能拉出来几百上千人。

    “槽!”

    陈浩南一亮刀,忠青社那边立刻有人激动了,拍着桌子起身大骂,可是,等最先起身的小弟骂过后,扫视左右一圈,却哑然发现,几十号忠青社小弟,这时候站起来的竟然不到五人。

    更多的忠青社小弟,都是畏畏缩缩低着头,好像没看到场中冲突,而洪兴几十号小弟不一样,陈浩南亮刀那一刻,全都呼啦啦起身,激动且兴奋的等待着什么。

    没办法,打仗还要拼个军心士气呢,混社团砍人更加如此。

    这一次的冲突,是忠青社二龙头想要强一个中学小女生,这尼玛传出去大家好意思么?你就是去赤柱混一圈,这类罪行的囚犯也是最被歧视看不起的。

    要是进号子了,别人一问,兄弟你怎么进来的?我难道说是为了帮二龙头强一个中学女生,打架砍人进来的?这尼玛,怎么开口?

    然后,李诚是什么人,能去首富家参加家宴的!

    说不定随时能和警务处长,惩教署署长吃饭,赤柱典狱长可能都不够级数……你得罪这样的人物,到哪都吃不开。

    还有,对面是谁?洪兴啊,全港近十万兄弟,而他们忠青社才几千。

    三个原因下来,还有几个小弟能有信心士气?也就是站起来的几个,有些脑子不灵光才敢拍桌子起身。

    丁孝蟹也被这场景激的头皮发麻,进退不得。

    就在这时,李诚大哥大再次响了,电话响声都让整个二楼再次一滞,变的压抑无比。

    氛围一片沉默中,李诚才轻松接了电话。

    “李生,我是倪永孝。”

    因为大哥大的隔音效果,倪永孝的招呼声都清晰落入了同张餐桌的丁孝蟹,大佬b耳中,这两位都是脸色微变。

    “韩琛现在上路!”

    说完现在上路几个字,电话对面直接响起了砰砰砰,一连串震耳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