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 婢女异闻录 > 第90章
    花椰紧握手中的短刀,生平头一次,竟说不出一句话来,耳边便突然有人大喝:“大胆妖孽!七十年前我饶你一命,却不料你仍如此作恶,天也容不下你!”

    是玄羽!花椰大口喘气,转过头,便见一道灰影抽出背上宝剑上扑上了前去,果然是玄羽!他来了,是韩青柎请他来的吗?花椰心中安心不少,急忙上前欲查看庞炤等人的伤势,便突然听到一个清晰、明朗的男子的声音,大声叫道:“玄羽,不许动!”

    花椰一呆,定睛观瞧大吃一惊,只见玄羽手中尚握着宝剑,作着飞扑着姿势,却如雕像一般立着,一动也无法行动!花椰转头去找出声之人,却见那个青衣儒生,一只手中仍握着大段肠子,满口鲜血,露出一个凶残的笑容。

    但他的另一只手中,握的却正是那只武林中你争我夺的琉璃盏。

    花椰不知怎么回事,还未开口,便听又一男子道:“道长不可冲动……”花椰还未转头看是谁来,便见那青衣儒生又举起了手中的盏,他张开口,清澈的有如天簌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韩青柎,不许动!”

    花椰大惊,回头寻找,果然见韩青柎跟在自己身后,一手向前,似是要阻止玄羽一般,却也如泥塑木雕,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花椰左顾右盼,却听韩青柎惨然道:“咱们……这次……都不行啦,椰子姑娘,你若能动,快离开!”

    花椰还未答话,玄羽身体不能动,口却张得开,亦惨笑道:“原来如此,贫道明白了!七十年前我饶你一命,果然是错的!”韩青柎颤声道:“道长?”那青衣儒生慢慢接近玄羽,玄羽惨笑道:“不错!这青衣儒生,并不是人!只是一个山中厉鬼,若不吃人的身躯,就连保持人形也有困难!”顿了顿,继续道:“七十年前贫道曾与它相会,只怪当时贫道一时心肠软竟没要了它的性命,只破了它千年道行,满以为它会一心向善……”韩青柎亦明白了,接道:“却不料它居然寻得了封神大战时留下的上古法宝,便继续吃人作恶!——也难怪……也难怪死了那么多人,连一个逃脱的活口都没有!”

    封神大战之后,上古便有许多法宝在仙界失传,其中,就有几样诸如“叫魂棍”之类会将人定身的法宝。只要将它对准目标,大叫一声对方的姓名,并说“不许动”,目标便会如你所愿一动不动,任你处置。这类法宝曾经在仙界横行一时,后来遇到最大的克星,便是太公望军中没有灵魂的哪咤,其实用率大大下降,便渐渐没落。自封神大战之后,便失去了踪影,却想不到落在这怪物手中!

    那青衣儒生不置可否,就似听不到,慢慢走到玄羽身侧,伸手便夺下他手中宝剑。韩青柎知道今日已然无幸,只是仍是几个问题要弄清楚,便道:“但它却为何如此大费周章?如此宝物在手,难道不是无敌于天下么?”

    一个温柔的声音自他背后响起,道:“那琉璃盏并非完整的宝物,使用起来一定要附合两个条件,一是要被活物的鲜血浸泡,二是一定要到指定的地点。而它之前曾被玄羽道长打成重伤,法力未复,比常人武力也有不及,不敢明目张胆的吃人,只到处散布‘武功秘籍’的谣言,利用人的贪婪之心,让他们自己送到它口边。”

    花椰知道今日大家只怕都要死在这里,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因甚么事而惊讶,听到这声音仍是大惊,转回头去,便先看到一裘白衣,红线红缘,少年肌肤如雪,面色温柔,不是罗红央是谁?如今花椰久见异族,几乎可以确定她看到罗红央立即感到他与众不同,正是由于他并不是人,而是妖怪的缘故,却怎么也看不出他的本身。不过现今这时刻也由不得她再计较这些,连忙道:“罗……罗公子!你……你救救大家!”她几乎要落泪。

    出乎她的意料,罗红央微微一笑,淡然道:“我拒绝。”这三个字一出口,那青衣书生正一剑插到玄羽的胸膛,玄羽大叫一声,那青衣儒生哈哈大笑,在花椰耳中听来,便如同炸雷一般,不可置信的道:“罗……罗公子?”

    罗红央耸肩道:“我并不是没魂没魄的哪咤,你却教我如何对付这定人身的法宝?”花椰想他说的也在理,但如今她却不能不管,便道:“罗公子可认识那哪咤吗?”罗红央忍不住笑道:“认识是认识,但可不是朋友。那家伙为了帮助他的心上人,抢我母亲的扇子,差点杀死我父亲,这种关系,却不知是好是坏?”

    花椰心刹时凉了,突然又听韩青柎大叫一声,转头一看,那青衣儒生正将剑自他身上抽出来。玄、韩二人虽中了剑,却仍是站立不倒,那青衣儒生似是扬眉吐气,大笑不止,转头又向她和罗红央望来。罗红央一把便将花椰抱住,笑道:“随我来!”花椰正欲挣扎,便听那青衣儒生开口大声叫道:“牛红央,不许动!”

    牛?花椰一惊,罗红央已经动弹不得,苦笑道:“糟,慢了一步!”青衣儒生大步上前,将花椰自他怀中拽出,罗红央继续苦笑道:“他只对你不用这招,看来他是看上了你,想你与他传宗接代!”

    花椰大声道:“奴婢才不愿与吃人的恶鬼传宗接代!”举起手中的短刀便刺,那青衣儒生面色一变,花椰第四次听到它的声音,清澈而冰冷:“花椰,不许动!”

    花椰果然僵住,大睁了眼睛惨然看着那青衣儒生,他面露得意微笑,靠近花椰,伸手便去扯她的衣襟,花椰突然开口,大声反驳道:“花椰并不是奴婢的本名!”

    是的,怎会忘记呢?她的本命“龙映雪”,那是只有她父亲龙忘海才知道的真名。就连她自己,也几乎不记得。

    刀,自身体穿透。

    血,自刀柄流下。

    青衣儒生瞪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着花椰,花椰亦大口喘着气,双手因过度用力而僵硬。玄羽、青柎、红央皆惊,同时叫道:“琉璃盏!”花椰警觉,急忙用力向后挣脱,连手带刀自青衣儒生身上拽出,任那刀落在地上不管,劈手便去夺那盏。

    青衣儒生只是中了一刀,并未气绝,一把抓住花椰的头发拼命向后拉扯,花椰仍是摸到那盏,便用力将他手向地上砸落,两“人”一同跌倒在地,青衣儒生反手拾起地上的短刀向花椰背心刺去,花椰咬牙不顾,仍是将他手中盏用力向地上冻土上猛砸,一下,二下,短刀第三欠插入花椰背中,但听“哗啦”一声,琉璃盏,应手而碎。

    玄羽、青柎、红央三人突然能动,站立不稳几乎跌倒,玄羽却在身形一晃的时节已经拾起地上的宝剑,转身便向青衣儒生一剑砍落。

    花椰下意识的一闭眼,但觉宝剑的寒风就似贴着自己的头皮划过,同时只觉一阵大风呼啸而过,嘶叫的风声音似牛马却又似女人,花椰伸手欲挡,便觉有人将自己抱起,拉扯到他的怀中,似护着自己不被风吹一般。花椰勉强睁眼,却见那青衣儒生的尸身被一团大火包住,那火炎不知温度多高,花椰仅离它不到一丈远却丝毫不觉得热,但那青衣儒生的尸身却在那大火中不到片刻便烧成灰烬。花椰侧过眼,见那火却正是自罗红央掌中放出来的。

    见那青衣儒生的尸身已成了灰烬,罗红央这才收了手,韩青柎亦放开花椰,罗红央抖抖手腕,玄羽伸手捂着胸前的伤口,咳嗽几声,道:“原来如此,你是那‘魔王’之子。”

    罗红央向玄羽行礼道:“道长请勿见怪,适才我也是无计可施。”韩青柎亦咳嗽道:“哼,只怕是当真想抛下我等,自行逃跑罢?”罗红央微微一笑,道:“就算是罢,韩兄以为,当时的情景除了逃跑,还有甚么更好的法子么?”

    韩青柎一时口拙。他早知道这个罗红央因父母皆是了不起的人物,自小便任性狂妄,只因觉得他毕竟不是恶类,这才偶尔与他饮酒对诗,二人交情仅止于此。若要他以身犯险救自己性命,本来就没抱这个希望。玄羽却奇怪道:“你父亲既是姓牛,你却又为何自称‘罗’红央?”

    罗红央脸上笑容收了一收,皱眉道:“我父亲……”他长叹一声,厉声道:“此生我以父姓为耻,再不要提那个姓氏了。”玄羽咳嗽几声,摸着胡子道:“原来如此,因为你母亲是‘罗刹公主’,所以你才对人说,你姓‘罗’。”罗红央道:“正是如此。”

    花椰自韩青柎怀中挣脱,哪里管他们聊些甚么,急忙便冲向庞炤等人所在,眼见易进宝受刺激过重,早已神智不清,丁羽腹中内脏几乎全空,早已没了气息,只庞炤腹中心肺还在,但肝、肾已经没有,肠子也被扯的稀烂,眼见马上便不活,花椰不忍再看,找块布将三人盖住,眼泪便止不住落下。去盖庞炤时,她一颗泪珠落在庞炤脸上,庞炤忽然醒转,睁开了眼睛,叫了一声:“小娘们。”

    花椰见他醒转,急忙上前,擦着面颊道:“奴,奴婢在!”庞炤一笑道:“洒家……刚刚做了一个恶梦……梦到洒家和兄弟们找到了琉璃盏……去了……那盏批示的地点……却被……一个青衣儒生……活生生的拨皮……啃骨……”他喘不上气,咳嗽不止。花椰不会说谎,只是落泪,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庞炤点头,道:“来……小娘们,来让洒家亲个……”他想伸手去抱花椰,一动手脚却都没有知觉,骇然道:“洒……洒家的手,洒家的脚,都在哪里?”花椰急忙伸手抱住他的头在怀里,哭道:“没事,没事,奴婢也可以抱你,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