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新神咒 > 第88章
    我轻轻一笑,那些人却喊着“疯子”迅速撤离了。

    在回家的路上李雅一直跟着我,总是问我为什么要救她,我说不是要救她,只是刚好无聊而已,她还是很郑重的跟我说了声谢谢。李雅走后我自己来到了小桥边,夕阳的景色一样醉人,而且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美感。我要是再次跳下去,还能再进入拉雅大陆吗?我反反复复的想,最后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我摘下破天喜送的项链和逆时针的戒指毫不犹豫的丢进了小河里面。不需要那些东西了现在,我只要把一切当作一场梦就好了,一场华丽而奢侈的美梦。

    第五十三回 过眼云烟

    回到现实世界已经很久了,我也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慢慢的我甚至开始怀疑拉雅大陆、武宵国、逆时针是不是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自从上次救了李雅之后,她也成了我忠实的跟班,什么事情都帮助我,偶尔会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我一个人平静的独居,料理自己的生活琐事,也开始为了升学的事情而努力学习,就像一个普通的学生那样,我本来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如果是星星很漂亮的夜晚我会想起破天喜,其实近来也有很多人对我表白,可是我还是无法接受他们,不知道破天喜是不是一样呢,虽然我要邶羽转告他不要等我,我已经放弃他了,可是他会相信吗?还有大家,发现我不见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会不会哭呢。我慢慢的可以理解神将我送去那里的意义了,我在那里真的获得了很多宝贵的财富,我为自己有这段奇遇而感到庆幸,虽然现在想起拉雅大陆的伙伴有很多想念跟伤感,但是我真正的成长起来了,坚强的可以面对任何挑战,这就是神说期望的结局吧。那一夜,我对着满天的星星决定了,我将不再执着于过去。我不会在奢望神能将我送去拉雅大陆了,因为我毕竟不属于那里,我真正的身份是这个世界的苏汶,我要好好的走完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生。

    “苏汶,大消息。”李雅用力的推躺在桌子上昏睡的我,我昨天可是思考人生问题到深夜的人,她想被我敲死吗。

    “什么事啊?”我半梦半醒的抬起头。

    “我们学校新转来了一个学生。”李雅激动的说。

    “你有病,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把头砸在桌子上继续睡。

    “转来的可是个男的!”

    “花痴!”我头也不抬的说。

    “而且个头又高身材又好!”李雅继续陶醉的形容。

    “色女!”我坚决不把脸从桌子上移开。

    “长的尤其及其各种帅!”李雅的语言能力已经混乱了。

    “关我屁事。”我昏沉沉的说,马上要再次进入梦乡。

    “而且他那头白色的头发配上他特别的帅,染的那么好,一定花了不少钱。”李雅还在一边发花痴。

    “关我…什么?!”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吓了李雅一跳。

    “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觉得自己的心嘣嘣跳个不停,我在紧张什么的问。

    “有点记不清了,好像是个很奇怪的名字。”

    “破天喜?!”我激动的喊。

    “什么东西啊,你当是武侠小说啊,还有,那么激动干什么,吓死我了。”李雅不满的嚷嚷。

    “对不起。”我叹了口气,我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还竟然当真的,我真是个傻瓜。我苦笑。

    “啊,想起来了,他叫寻喜汶,是不是个很诡异的名字,他怎么姓的这么奇怪,他父母也是,怎么给他起这么奇怪的名字。”李雅继续她的发散性思维。

    寻汶喜,寻找苏汶的破天喜?会不会是这个意思呢,会不会呢。

    “李雅,那个人在哪?”我问。

    “出门左拐的走廊里,他好像在找什么。”

    听了李雅的话我快速冲出了教室,远远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的人不是破天喜是谁,我快步跑了过去,有一句话我不得不说,我一定要狠狠给他一拳,然后告诉他,“王八蛋,快把那个奇怪的名字改掉!”

    番外篇(一)

    神历205年武宵国。武霄城

    武宵国是位于拉雅大陆正中偏右的一个国家,而拉雅大陆是一片呈十字形的大陆,四端分别存在着另外的四个国家,月幻、玉谷、从牙、琉璃。在拉雅大陆正中偏右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没有法度也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地方,那就是因为是各国经济沟通必经之路而繁荣起来的拉马丹。拉马丹和武宵国的常住居民都是其它四国的原国民,因为四国不允许通婚,所以很多混血的人以及对国家有所不满的人都逃到了条件恶劣的拉雅大陆中心的沙漠地带生活,慢慢的形成了拉雅大陆重要的两个居住地。在武宵国里,有着很多的传说和故事,但是现在,只是一个平静的清晨。

    “赐通,看了今天的《拉雅大陆快报》了吗?”外交局的副职芷清询问外交局助理赐通,一个看起来很精瘦的男人。

    “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倒是有一件趣闻,从牙国某镇的一个贪官昨天晚上被那对传说中的侠侣好好收拾了一顿,并把罪证放在了从牙国王的皇座上。”赐通拿着报纸指给自己的上司看。

    “进出皇宫竟然如入无人之境,从牙国这次可是颜面扫地了。”芷清草草阅读了一下,发出了些微笑声,表情却并无变化。

    “看报纸了吗?”农牧局的副职绵绵心情看来不错,攥着报纸走了进来。

    “是说侠侣的事情吗,已经看了。”赐通也很高兴的附和。

    “真不愧是沐天源城主和迟歌前辈,实在太帅了。”绵绵看见赐通对这件事也感兴趣,立刻兴致又高了几分,恨不得手舞足蹈。

    “绵绵,你这么说可是会给我们外交局添麻烦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两个人是沐天源和术恍迟歌呢,而且不要叫沐天源前辈城主了,现在的城主是落光泽大人,副城主是倾羡大人,如果十二天摆的你总是搞不清状况的话,可是很麻烦的。”芷清用手指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睛,一副干练的样子。

    “才转来外交局几年啊,就在这装成熟,你在我们经济局的时候还不是呆头呆脑的。”绵绵噘着嘴不满的嘟囔。

    “绵绵,都三十岁的人了,你也该长进点了。”赐通在一边搭茬。

    “你才该长进点吧,都三十岁的人了,还一直进不了十二天摆,这么老了又不能做实习生,只好给你安排个什么助理,你还好意思说我!”绵绵把矛头转向了赐通。

    “好歹我减肥成功了。”赐通听了绵绵的挑衅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说。

    “那还不是苏汶的遗愿,不然你会下狠心减肥?”绵绵见赐通笑,自己也笑了。

    “什么遗愿,好像死了一样,只不过是消失而已。”芷清在一旁纠正。

    “可是都十年了,她到底跑去哪里了。”绵绵皱着眉头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

    “这个问题都讨论十年了,就算你再想也不会有第二个结果,苏汶被奥忒米亚神送回她来的地方了。”芷清看着绵绵执着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说。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神怎么会出现呢,苏汶消失后我们家无常可是跑去神庙狠狠的骂了奥忒米亚神一顿,神也没出现啊,所以那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绵绵笃定的说,就差举手发誓了。

    “不要什么都是你们家无常,肉麻死了。”芷清做了个冷的姿势。

    “就是,而且无常不是也遭报应了么。”赐通在一旁插话。

    “那是神的报应吗?那是白夜那个混蛋,仗着自己当时是宗教局的副职,竟然打了我们家无常一百板子,无常的半条命差点没了!”绵绵只要一提起这件事,马上十年如一日的悲愤起来。

    “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讲我上司的坏话。”这时候宗教局的副职月筱美也走了进来,大概是途经门口时听见里面在聊天也跑进来凑凑热闹。

    “我讲的可是事实。”绵绵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还在声泪俱下的控诉白夜的罪行。

    “白夜现在可是宗教局的正职,再胡闹小心你也挨板子。”芷清不紧不慢的一边看报纸一边好心提醒。

    “怎么这么热闹,不用工作吗?”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虽然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属于很好听的那种,可是屋子里的人还是全变了脸色。

    “邶羽,你…来啦!”月筱美一边露出有谄媚嫌疑的微笑一边慢慢往门外窜。

    “筱美,宗教局很闲吗?我记得经济局好像也是文件堆成山了吧,绵绵?”邶羽轻描淡写的问,眼睛却露着几丝不悦。

    “我还有事情做,再见了!!!”月筱美和绵绵说完见鬼一般的逃走了,现场只留下欲哭无泪的芷清和赐通。

    “邶羽,是她们自己来的,我们又不能不接待,你要相信我们啊,我发誓!”赐通决定先发制人,举着手恶狠狠的说。

    “报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邶羽看着赐通的可怜相懒得修理他,反而转过来问芷清。

    “侠侣昨天在从牙国……”

    “那个我已经知道了,别的呢?”邶羽打断了芷清。

    “没什么值得外交局关注的大事了。”芷清看起来也是战战兢兢的。

    “那你们尽快把今早送来的文件处理了,有重要的送进来。”邶羽吩咐。

    “还有一件事情。”赐通突然举着报纸说。

    “什么?”正要进到里面办公室的邶羽停住了脚步。

    “你姐姐贝渝前辈在琉璃国的樱道分店开张了,这一大页都是樱道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