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新神咒 > 第89章
    赐通笑嘻嘻的举着报纸指给邶羽看。

    “赐通,看来外交局不适合你,你去报考特殊情报部队试试吧。”邶羽恶狠狠的说完进了办公室,芷清无奈的看着赐通摇摇头。

    “芷清,你说我要不要去考考看?!”赐通认真的问。

    “去吧,加油。”芷清露出职业性的微笑,之后白了赐通一眼不再理他。

    “天呐,天呐,吓死我了!”绵绵逃出了外交局的办公室,直接杀进了经济局,风浅月正在看报纸,连头都不抬,把绵绵当作空气,反倒是妃蝶从里面的办公室探出头来。

    “什么事,这么吵?”妃蝶看见是绵绵,走出了办公室。

    “刚刚看见邶羽了,真是吓死我了。”绵绵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

    “无缘无故他就会对你黑脸吗,一定是你妨碍到人家了。”在一旁的风浅月听见绵绵说邶羽的不是,头也不抬的插话。

    “我不过是和赐通、芷清聊了几句而已。”绵绵委屈的说。

    “邶羽是工作狂,你在工作的时候骚扰他下属,他没收拾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妃蝶点点绵绵的脑袋说。

    “可是,”

    “不要可是了,你乖一点回去工作吧,不然陨云阳又要嚷嚷农牧局人手不足了。”妃蝶扶着绵绵的肩膀连哄带骗的把她送了出去。

    “真是的,绵绵就长不大吗。”风浅月收起了报纸准备工作。

    “明年的支出预算做好了吗?”妃蝶问。

    “基本框架出来了,具体部分还有需要核实和修改的。”风浅月熟练的翻着一厚摞纸张报告说。

    “对了,我刚刚发现司法局的支出好像超过了预算,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妃蝶询问。

    “我也不清楚,按理说秋落和尚非那么谨慎的人应该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才对。”风浅月摆弄着手上的笔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没办法了,我们过去一趟吧。”妃蝶说完先出了门,风浅月一脸苦相的跟在后面,她一向最怕秋落,平时总是能避就避、能躲就躲,不过今天还是难逃一劫了。

    “其实是想见老公吧,尚非有那么好看么。”风浅月在后面悄悄嘀咕。

    “什么?”

    “我说早去早解决才行,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风浅月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番外篇(二)

    “我不管,总之这件事情是军事局的责任!”妃蝶和风浅月才走到司法局办公室门口,里面已经传来美娜连哭带嚎的声音了。

    “美娜,你讲讲理不行吗?”针抓狂的声音也随之传了出来。

    “美娜虽然极端了点,可也没错啊!”从声音来看无常也在里面。

    “可是这件事不能全怪罪在我们身上啊!”月关路在一边解释。

    “进去看看吧。”妃蝶说完推开了门,像没听到之前的争吵一样笑盈盈的问,“今天司法局怎么这么热闹啊。”

    “都是军事局,组织什么军事训练,结果我们没收到撤销训练的通知,我们所有的军医在训练地活活冻了一夜,大部分都生病了,你说军医全生病了,这象话吗?这象话吗!”美娜的血泪控诉加上悲切的表情,一下子就赢得了人心。

    “我们明明发了通知的!”月关路对着司法局的正职秋落和副职尚非解释。

    “不可能,我们没收到通知!”无常笃定的说。

    “你们可以找昨天晚上的值班员核实一下。”针气的满地乱转。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就是美娜亲自值的班!”无常自信满满的说。

    “喂,你该不会偷偷回家了吧?”风浅月把美娜拉到身边问。

    “因为小天太可爱了嘛,三岁的孩子见不到母亲有多可怜啊!~”美娜心虚的说。

    “你竟然旷班跑回家带孩子?!”无常瞪着眼恨不得把美娜杀了。

    “可是小天很可怜嘛!”美娜吓得躲到了风浅月背后。

    “我就说不是我们军事局的责任嘛。”月关路松了口气说。

    “针、月关路,真是对不起,误会你们了,我回去再好好收拾美娜。”无常不好意思的笑着和针和月关路道歉。

    “算了,又不是大事,不过那个麻烦鬼你回去好好管管才行。”针无奈的看着风浅月背后看起来胆战心惊的美娜。

    “我知道了。”针干笑了两声,心想回去怎么收拾美娜才解气。

    “那我们走吧。”针对自己的副职月关路说。

    “我们也走吧。”无常没好气的拖着美娜准备撤离。

    “等一下。”这时候秋落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大家的肤色一下子都增白了不少。

    “我们没说你们可以走吧?”随后传来了尚非幸灾乐祸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吗?”众人笑眯眯的鼓起勇气转过了身。

    “无常作为军医队长,隶属军事局,现在却越级上告,而且因上告内容与事实不符构成诬陷罪,以及没有管理好下属,现惩处杖责二十,因军医大多数生病,缓刑一个月执行;美娜作为军医副队长,越级上告,怂恿上级越级上告,擅离职守以及诬陷军事局,现惩处降级为普通军医,专门照顾军医病患;针作为军事局正职,不好好调查事情,随便上告把事态扩大化,月关路作为副职,没有及时纠正上级处理问题的错误,两人警告一次。对于这个处理你们有意见吗?”秋落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

    “没有,没有!”众人一致摇头。

    “你们可以离开了。”尚非殇落笑呵呵的说。

    “回见!”针、月关路、美娜和无常像得到特赦一样,拼了命的挤出了司法局的办公室。

    “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秋落把头转向了妃蝶和风浅月。

    “没有,没有。”风浅月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

    “疯啦你,没事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妃蝶狠狠瞪了风浅月一眼,偷偷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看着秋落,“秋落、尚非,你们司法局是不是超出预算了?”

    “没有啊,我们刚刚还派人去和风浅月核对了花销费用,并没有超出预算。”看秋落的表情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会,早上的花销报告明明……”风浅月本想争辩一下,可是一看见秋落看着自己就吓得声音越来越小。

    “是不是风浅月核对的时候出问题了?”秋落面无表情的问。

    “既然没超出预算就没事了,那我先走了。”妃蝶说完迅速撤离了,生怕秋落告她诬陷,给她个几板子。

    “老婆,等等我,我有事要跟你说!”看见妃蝶走了,尚非也追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秋落和风浅月,风浅月无辜的看着秋落,欲哭无泪。

    “你不走吗?”秋落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让人觉得诡异。

    “你,是不是故意陷害我,早上的时候明明是报告超支的。”风浅月鼓起勇气问。

    “没有证据就是诬陷。”秋落平静的说。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看见秋落看自己,风浅月又吓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好像很怕我啊。”秋落站了起来笑眯眯的走到风浅月面前,风浅月吓得一动不敢动。

    风浅月也是张扬跋扈惯了的人,连在邶羽面前也很少有所收敛,只是从十六岁认识秋落的时候开始就觉得他不好惹,所以对他有所顾忌,虽然那时也很忌惮秋落,可是没想到这几年这种感觉会越演越烈、变本加厉,一直发展到今天这种在秋落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的局面。

    “我错了。”风浅月吓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脑子里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十二天摆两大瘟神之一的秋落。

    “哪错了?”秋落饶有兴致的问。

    “哪都错了。”风浅月的声音里都含着哭腔了。

    “其实我是故意的。”秋落突然笑了起来,虽然他很少笑,可是风浅月不得不承认秋落笑起来很好看,只是这种时刻想不出秋落在玩什么把戏,所以那个笑容多少有些蜃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风浅月无奈的问。

    “小男孩一般都喜欢欺负喜欢的女孩子,看来我表达喜欢的方式和小孩子一样。”秋落很高兴的笑着说。

    “啊?!”风浅月一时之间反映不过来。

    “好啦,快回去工作吧,妃蝶还等着收拾你呢,别让她等太急了。”秋落笑呵呵的把风浅月推出了司法局的办公室。

    风浅月很长时间都处于浑浑噩噩状态,迷迷糊糊的像幽魂一样往回走,走到经济局门口的时候,里面传来了妃蝶惊讶的声音。

    “什么?!秋落喜欢风浅月?!”

    “我亲爱的老婆,你小点声,秋落要是知道我说出去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你想守寡吗。”尚非的声音也没小多少。

    “我回来了。”风浅月木呆呆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该回去了。”尚非看见风浅月回来迅速撤离了。

    “风浅月,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啊?”妃蝶故意试探。

    “啊?~”

    “我说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你和秋落说什么了吗?”

    “啊!~”

    “你到底怎么了啊?!”

    “啊?!~”

    更多精彩好书,更多原创手机电子书,请登陆4020电子书--www.40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