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神刁狭侣 > 第26章
    见他大  声,贺洛芯也扯亮嗓子。

    “我哪有突然……你……”真是哑巴吃黄连。他几时说要沉船?他几时说要坐直升  机离开?又何来“反悔”一词?

    “现在怎么办?”她大刺刺地要他解决问题。

    “你凿了几个洞?”或许他能把船修补好。

    “不多啦,我也没仔细算,可能才三、四十个吧。”贺洛芯置之度外的轻松模样,  仿佛只是在向老公叙述她买了一件礼服有多便宜。

    “才?三、四十个还‘才’?”水昊无言以对,他命休矣。

    “你凶啥嘛,咱们可以开直升机呀,直升机不是飞得比较快些,傻瓜。”贺洛芯趾  高气扬地瞥了他一眼。

    “我--钦--”她还有脸骂他?这下毁了,海盗船已远离他们的神刁岛有一大段  ,游回去的话,拖了她这大油瓶,恐怕没累毙也会先被她的牢骚烦死,倘若是坐救生艇  ,或许……“叹啥气呀,走啦。”贺洛芯从后面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背。

    “啊--”尚在沉思该如何自救的愿硕躯干,冷不防哗地扑向仪表板,砰地撞开了  许多开关,直升机的螺旋桨嘎嘎转出龙卷风般的涡飓,机体本身也开始蠢蠢欲动。

    他试著坐好,长脚反而顶高了方向杆,直升机于是歪歪斜斜地飞上空。

    “哗……小心!”贺洛芯跟著在机舱内被摔来摔去,无意间又碰到了一些开关,直  升机更朝上冲。

    “好吧。”事情到了这般田地,表示一切皆是天意,他也只好硬著头皮飞下去,否  则要他此刻停机,搞不好更危险。再说底下也是死路一条,船大概要不了多久就会沈。

    他握住操纵杆,试著感觉一下方向,直升机随之晃左晃右,忽高又忽低。

    “你开的那是什么飞机啊?”贺洛芯好不容易扣上安全带,她紧紧抓住把手,对于  他云霄飞车式的驾驶法,忍不住发表一些意见。

    “直升机呀。”水昊专心致志地盯住前方。

    “废话,我也知道你开的是直升机……”贺洛芯虎啸。

    “那你还问?”水昊懒懒地抢白。

    “你……啊……小心!小心……啊……”才要唾斥的声音,接著又让几下震幅很大  的颠箕骇成弯弯曲曲的尖叫,贺洛芯浑身打著寒颤。

    直升机总算又顺著地平线飞行,她捏了数把冷汗,战战兢兢地试探著问:“你不会  是……从来没开过吧?”

    “我?开过呀。”水昊泰然自若地耸耸肩。

    当她正要松一口气时,他又追加一句:“我还以最短的时间救回人质,又以最高分  破关咧,不过最近很久没玩了,关卡内容大概都变新了吧。”

    “人质?关……卡?你说的那个是……”牛头似乎不对马嘴,整个情形和角色显然  与刚才易辙,现下换成贺洛芯心里发毛。

    “电动玩具啊。”

    “什么?”贺洛芯张口结舌。

    “放心啦,熟能生巧,你犯不著那么害怕!咱们多颠几次就没事了。”水昊笑著安  慰她。

    “嘎……”贺洛芯已吓到木然。

    想她历经空难、爆炸、灼伤、病痛各种劫数,又从残暴的海盗抢下捡回性命,可别  这会儿死在一个白痴的手里呀!

    直升机时稳时不稳地摇摆著。

    “你就不能开得稍微……不要像吐痰或咳嗽吗?”贺洛芯企图和他沟通,音质和他  驾驶的品质一样哆嗦。

    “不然你来开。”水昊冷冷地由她,姿态倒是挺大牌的。

    “我哪会开呀!”她要是会开,还轮得到他在这里嚣张吗?

    “你不是空姐吗?”水昊调侃。

    “空姐是空姐,不是机长,ok?”贺洛芯几乎是用吼的。

    “我说ok也没用呀,你不如看看仪表板上的这些英文是干什么吃的,我想飞航用  的一般常识和术语,你总该有吧。”虽然他目前比较能掌握方向了,但仍没办法分出心  思去理解那一个又一个的开关。

    “喔。”就算没有,此刻也不能在他面前认输。贺洛芯一一读著,好在都是她懂得  的基本概念。“这个是座标,这个是压力,这个是……”

    “那你看看这是不是表示快没油了?”水昊用眼睛瞄瞄她说的那个燃料表。

    “啊?这……”她低头望了望,又抬眸瞅著他,那惊悸的神情已阐明全部。

    喀喀--喀喀--机顶上的漩涡音频仿佛中风的老太婆,螺旋桨的速度也徐徐变钝  ,那缓转的景象恍如在观赏电影里的慢动作,身置其内,能很清楚感受到地心引力的接  近。

    “我突然想到我一直忘了跟你说一句话。”水昊恪尽职责紧握操纵杆。

    “什么?”贺洛芯满腹疑窦地眨著眼。

    “我爱你!”他狠狠地吻住她。

    “呃……”贺洛芯错愕,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不知该惊该喜。

    “顺便告诉你另一件事。”水昊又说。

    “啊?”迷蒙要眸呆若木鸡地望著他。

    “抓好。”他双手尽量稳住方向。

    “啥?”一这跟他爱她有什么关联?

    “我们……要坠机了。”水昊镇定地凝视她逐渐扩到最大的瞳孔。

    上一页 返回神刁狭侣目录

    下一页

    袁圆 >> 神刁狭侣

    终曲

    “真想不到。”贺洛芯打量脚边那两块立于土中、犹如双胞胎般比邻的石碑,不禁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是呀。”水昊颔首附议。

    绿草如茵的庭园里,那深沉的灰色显得格外触目。

    “我觉得拆掉算了。”贺洛芯皱皱秀眉。

    “不用吧。”水昊将两手弄成一个框框,当它是照相机的镜头似地在眼前比来比去  。“我倒觉得放这儿也不错,可常常提醒我俩大难不死,又死里逃生,故要知福惜福,  人生可贵,意义满好的。”

    “但不是我在讲。”贺洛芯嫌恶地摇摇头,内容和他像是在自说自话。“这石碑做  得还真土,起码换个漂亮一点的嘛。”

    “不会呀,我认为简单就是美。”水昊放下手框,整整笔挺的西装,改为双臂横胸  ,刮净胡子又剪短的发型,衬托出容光焕发的俊脸斜斜地歪著。

    “旁边干脆种植一排五颜六色的花吧。”贺洛芯满意地点著下巴,淡抹胭脂的容颜  娇艳欲滴。

    “那才土咧,俨然是在给咱俩祭拜,不好不好。”水昊揭嘴反对。

    “你一定要每一件事都和我唱反调吗?”贺洛芯瞪著即将喷火的铜铃大眼。

    “是你自己每一件事都要鸡蛋里挑骨头嘛。”水昊振振有词。

    “我哪有?是你凡事爱逞强。”贺洛芯开始翻旧帐。“就好比你分明不会开直升机  ,那就不要开嘛,干啥硬要装做会呢?”

    “我硬要装?!我……”瞧她说的好像是他抢著开一样,这罪名他可千不服,万不  服啊,当初他根本不是逞强,他是“被”强。

    “对呀,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害我也只好跟著你玩命。”贺洛芯说得俨然有多委屈  。

    “我害你?!到底是谁拖谁下水玩命,如果你不……”天地良心,受委屈的被害人  是他耶。

    “好啦好啦,以后再碰到这类的情况,你早说出来不就好了?我又不会笑你。

    ”贺洛芯抚著他的胸口,帮他顺气。

    “哈!”水昊一哂。她届期笑得可大声咧,而且这类情况他可不希望还有“以后”  呀。

    “本来就是嘛,看看你逞强的结果--坠机耶,坠机耶!”看他毫不领情,她夸张  地摊著手。“要不是有我这颗福星在,你想咱们的直升机哪可能安全漂浮在海面上,你  我又只受小小的擦撞伤,然后又刚好遇到巡逻的海防人员搭救?”

    “这么说,不是我驾驶技术高超,卖命保护你的关系喽?”水昊插腰弓身,与她四  目对视。

    “你那样就叫卖命?”贺洛芯也插起腰了。“臭猩猩,你有点男子汉的担当好不好  ?”

    “我没有男子汉的担当?你说我没有男子汉的担当?”孰可忍,孰不可忍。水昊顿  时怒形于色。

    “你凶什么凶?想打架呀?”贺洛芯辛辣地咆哮。

    “那个……”一旁来观礼的亲朋好友,忍不住全围上来打圆场。

    “嗯咳……嗯……”被请来当主婚人的长辈,更是以连连的咳嗽,来打断这对吵得  正高兴的新人。

    他讷讷地说:“请问……你们的婚礼……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本书来自www.4020.com.cn免费txt小说下载网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abad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