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爱哭娃娃 > 第21章
    “可她说有很重要的事,是与二少爷有关的。”

    “与夫君有关?”寒衖微蹙着两条秀眉,心有点动摇。

    “对,与二公子有关。夫人可否抽空与真情详谈?”一个不属于

    青剑园的声音突兀地传来,只见唐真情早已不顾礼仪地闯了进来,后

    面跟着气喘吁吁的忠伯。

    “既然唐小姐都来了,那就请说吧。”反正是她自己闯进来的,

    她可没有不听话哟。

    “能否请夫人屏退左右?”

    看看四周情形,她们正站在靠近围墙的一块空地上,虽然她们说

    话的声音别人听不见,但她们的动作却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她

    不必担心唐真情对她不利。“忠伯,小翠,你们下去吧!”

    “是!”忠伯和小翠恭敬地退后,但仍在不远处看着她们的一举

    一动。

    “唐姑娘有什么事请说吧。”虽然对方趾高气扬的样子对她的压

    迫很大,但她实在是好奇她会说什么。

    “夫人知道公子的过去吗?”是非成败就在今天一举了,所以她

    一定要小心行事。

    “过去?什么过去?”她还真不知道。

    “公子的红颜知己遍布天下,这,夫人应该知道吧?”

    “不知道!”她的确不知道,只是想像得到。

    “不知道也无所谓,小妹只是想告诉夫人,小妹也曾是其中之一。”

    如此无知无貌的小丫头怎么配得上天人之姿的官二公子,这世间,也

    只有她才有资格坐在他身边。

    “是吗?”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她也不会傻傻地被别人牵着鼻

    子走。

    “夫人没什么想法吗?”对于寒衖的平淡反应,唐真情颇感诧异

    地颦着眉,似不太满意对方的无动于衷。

    “没有。”有也不告诉你!

    状似无心地向围墙外一株枝叶茂密的参天大树瞄了一眼,唐真情

    挑眉道:“既然如此,小妹就直说了。我与公子情投意合,早已私订

    终身。可这会儿公子逼不得已娶了您,我和他心里都不好受。但为了

    不使您伤心,我们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什么方法?”她的说辞简直就是破绽百出,但她实在好奇她两

    全其美的好方法,不会是杀她灭口吧?她可还不想死哦!

    “让你死——”

    “吼——”

    “娃娃!”

    “小心!”

    “啊——”

    所有的事都在一瞬间发生。唐真情为了得到官笙芝,异想天开地

    安排了一个杀手,想置寒衖于死地。在她说出“让你死”几个字时,

    就是向埋伏在墙外的杀手下口令,要他动手射杀寒衖. 但是原本在一

    边玩线球的欢欢居然发出一声虎啸向唐真情飞扑而去,同时也惊骇到

    那个杀手为便于逃逸而骑乘的千里良驹,因而使杀手失去了准头,也

    失去了先机。而此时已知中计的官笙芝也耗尽功力赶回青剑园,但还

    是晚了一步,只能与同时赶到的唐谡介一同攻向已被欢欢抓花脸、仍

    欲对寒衖不利的唐真情,当场把她打得吐血而亡,那个杀手也没逃脱

    死亡的命运。

    而寒衖就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在刹那间发生,声音梗在喉咙里发不

    出来。她被吓呆了。

    “呜哇——”危机解除,而寒衖也直到此时才知道哭出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坏人都被打死了。”人虽然是他和唐谡

    介打死的,但真正起作用的却是那只蠢猫。以前还说它是个猫不猫、

    狗不狗、猪不猪的三不像,这下到成了猫、狗、猪、虎四者合体的四

    不像了。谁能想到一只“猫”能发出虎啸呢?它不会本来就是只虎吧?

    但不管它到底是什么,看来它在官家的地位是牢不可破了,他想整它

    可能也遥遥无期了。

    “哇——呜……”

    唉,还是安抚老婆重要,那只猫就随它去吧,怎么说它也是大功

    一件。

    “乖乖哦,娃娃,你这样哭我会心疼哦!”心的确有些痛,不过

    不是因为她的眼泪,而是方才的事使他心有余悸。她的哭声是让他的

    耳膜有些受不了。

    “乖乖不哭哦,我叫人买四喜斋的糕点给你吃好不好?”有了零

    食不吃正餐,他怕她身体受不了,所有对她的零食是严格管制,但非

    常时期也不得不拿出来用了。

    “哇——”

    “好了好了,娃娃都是大人了,还哭鼻子会被人笑长不大的哟!”

    “哇——”

    “乖嘛,我带你去找芯岚,听说她快要跟战睿豪拜堂了耶!”有

    他在一旁看着,只要那女人一使坏,他就拖她回来,想必不会被带坏

    多少。

    “哇——”

    “好了好了,只要你不哭,一个月后我带你上京师!”撒手锏一

    出,果然是屡试不爽。四周静得连虫吃叶子的声音都听得到。

    “真的?”寒衖的哭功果真是已经练到收放自如的地步,连哭后

    的抽泣声都几不可闻。

    “真的。”反正他也要到京师去办事,真要放她一人在太原老家

    他还不放心呢。事实上她每次哭而他每次允诺带她去的地方都是他必

    须去的,工作兼娱乐,还能哄老婆开心,他何乐不为?

    “我还要去找芯岚。”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芯岚了。

    “好!”

    “我还要吃点心!”

    “好!但三餐不许少!”

    “成交!”

    夫妻俩加一只猫快乐地离开,徒留一石化美男子僵在一旁。

    唐谡介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看走眼的一天。他心目中的完美女子,

    他眼中的绝世佳人,竟然同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用眼睛来达到自己的

    目的,只不过别人多数用的是眼神,她用的是眼泪,而且显然更技高

    一筹,因为被眼泪清洗过后,她那双没有丝毫杂质的明眸和知足的眼

    神把他给勾住了!

    尾声

    --------------------------------------------------------------------------------

    --------------------------------------------------------------------------------

    千里相送,终须一别,而芯岚、寒衖这对难姐难妹的分离时刻也

    终于到了。

    在战睿豪误打误撞的情况下终于如愿以偿的芯岚总算愿意老实地

    披上嫁衣了,至于她的侠女梦,她决定想想就好,现在当个女强人比

    较能够吸引她的注意力。

    可怜的战睿豪,不知他又将为妻子如何奔波了。可是看他一脸幸

    福的样子,他也不好泼他冷水。唉,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

    “好了,寒衖,你还真像个小娃娃,怎么又哭了?又不是不能再

    见面。看你哭得,我也想苦了!”受不了离别伤感之情的芯岚在面对

    寒衖的泪水半刻钟后,终于也痛快地泄洪一番。自从上次在古意斋哭

    过一次后,她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不会是被寒衖传染了吧?

    ……

    “记住噢,你绝对不能比我先生小宝宝!”一边哭,芯岚还很厉

    害地向寒衖交待了一大堆东西,其中一向就是不许她先生宝宝。因为

    那么多事都是寒衖先做了,总要留一样给她露露脸吧?

    “为什么呢?”寒衖红着眼提出疑问,在芯岚说出理由后,决定

    不告诉她,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的事,夫君说这是善意的谎言。

    看见哭成一团的两个小女人,两个正在话别、互相为对方打气的

    大男人不约而同地摇着头,同声一叹:唉,女人哪!

    被各自夫婿劝开拥在怀里的两个小女人终于止住哭声,依依不舍

    地叮嘱着对方一些注意事项。在芯岚对寒衖从注意饮食说到如何对付

    丈夫偷腥时,官笙芝终于忍不住地向战睿豪打了个眼色,迅速各自带

    开自己的女人。

    而两个好姐妹也就真这样各奔东西了!

    “娃娃,走了!”

    “你怎么老叫人家娃娃,芯岚都笑我了!”寒衖嗔怪地睨了官笙

    芝一眼,不满他对自己的称呼。

    “你本来就叫娃娃呀!”官笙芝看着她爱娇的表情,回想起他们

    初见的那一幕,当时还真没想到会跟这个丫头牵扯一辈子。

    “乱说,我什么时候叫娃娃了?”

    “你忘了吗?你小字叫白玉娃娃呀?”还是他帮她起的,也只有

    他能叫。

    “哪有人的字叫‘白玉娃娃’的,你又骗我!”老来这套,真当

    人家是长不大的娃娃呀!

    “娃娃,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了吗?”官笙芝表情怪

    怪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