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今冬不大寒 > 第20章
    在西疆那

    么多年,他的酒量也给练大了。

    “哟,还当自己是酒国英雄啦。”见兰休没事,纳兰词也开起玩

    笑来,“等会儿师弟我就叫大家多灌你几杯,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装

    酒的无底洞。”“少在一边瞎掺和。”兰休给了纳兰词一个警告的眼

    神,“跟我一起去迎接客人。”“喂、喂、喂!我也是客人吧。”被

    拖着走的纳兰词急急地道。

    “你吃我恂郡王府的米,不尽点力,你不觉得可耻吗?”说是他

    的寿筵,其实这个宴会是为同准备的,他想昭告天下,他最爱的女孩

    将是他的福晋。而且来的客人都是达官贵人,送的礼都不小,里面肯

    定会有她喜欢的。他就是想看她眼睛一亮,嘴角忍不住往上翘的模样

    ——不是说了不想她的吗?怎么又在胡思乱想了?客人陆陆续续到齐,

    最后连雍正都驾临。一般皇帝对下臣的寿筵是不亲临的,雍正的到来,

    可见他对这个弟弟的重视,恂郡王不得宠的谣言也不攻自破。那些见

    风使舵的家伙对皇恩更是歌颂,对恂郡王也更是夸赞。场面一时闹哄

    哄的。菜已经开始端了上来,宴席正要开始,诺总管突然跑到兰休身

    边耳语了两句。兰休沉默了几秒,说了句:“等宴会结束再说。”诺

    总管仿佛知道自己主子会如此回答一般,又噔噔噔地跑到纳兰词身边。

    “什么?要我出去?”

    “是啁,词少爷,您就出去一会儿吧!”怕不是那霍姑娘出了什

    么事,否则叫两个狱卒传什么信?

    “主子这会儿是不会理会的,奴才只有求您了。”

    “好吧!我去见他们!”

    兰休没有阻止纳兰词的离去,心中有着一股快哼,肯定是在牢里

    受不了,想来求他了。

    正起身敬酒宣布宴席正式开始,刚出去的纳兰词又跑了回来,

    “住手——大家先不要喝!”“你在搞什么鬼?”兰休责问。

    “师兄。”纳兰词定定地望着兰休,“还记得于谦那首咏煤炭的

    诗吗?”师兄曾问过他对这首诗的感想。

    凿开混沌得乌金,藏蓄阳和意最深。

    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

    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

    但愿苍生俱保暖,不辞辛苦出山林。

    兰休突然看向厅中遍布的火盆,人们什么时候最需要煤炭?答案

    很明显,天气最冷的时候。而大寒之夜,就是那首诗的答案。“酒中

    有毒——”一个不小心先喝了口酒的翰林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七孔

    流血,已经没了呼吸。众人霎时大乱。“大家别慌——”兰休在声音

    中加了内力,远远地传了出去,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倒也停止了

    妄动,“大家一慌乱,就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大家请听我指挥,我一

    定会尽力保护大家的安全。”抚远大将军的威名到底还在,众人很快

    平静了下来。

    “皇上,请把禁军拨与奴才调动。”兰休双膝跪地。对坐在上位

    的雍正请命。“想怎么调动,都随你吧。”雍正大概是在场人中最冷

    静的一个。

    “谢皇上。”兰休谢了恩,站起身来,对纳兰词道,“词,皇上

    的安危就交给你了。”词,是他惟一能够信任并且有这个能力的人了。

    “放心吧,师兄!”纳兰词在兰休眼中看到了战斗的火焰。武将,还

    是要活在战场上啊。“来人!拿我的战袍和剑来!”

    那一夜,恂郡王府血流成河。

    结束了吗?兰休拄着剑,望着尸体遍布的王府前院。他的手已经

    很久没沾上那么多的血了,他都快忘了,在他自我放逐的那段岁月里,

    冲锋杀敌的滋味。原来,杀人很容易,原来,杀人并不好受。真的都

    结束了吗?兰休听着属下的报告,敌方约有三百人,已经全歼,我方

    死伤一百二十七人,其中府中的侍卫死了五人,重伤七人,禁军死二

    十一人,重伤五十二人,还有就是官员死四十二人,伤,无。皇上,

    安全无恙。兰休对这个数字颇满意地点点头,这么看来,他们这方是

    大获全胜。死亡官员的数目是大了点,但没人会知道其中有二十四人

    是他下的命令在混乱中狙杀的。那些白莲乱党,个个都该死。“下毒

    的那个人呢?”

    “已经确定是厨房的大厨郑宝,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还在你的卧

    室里乱翻,看来是想找那本名册。”呵,真傻,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

    名册早被他烧掉了,因为即使不用证据,他也能除掉那些混在京宫中

    的白莲妖孽!说到白莲妖孽,他好像还遗忘了最重要的那一个——

    “词!是那两个狱卒告诉你答案的吗?”

    “对,是恩同叫他们来告诉你,白莲教将会在今天行动。”他们

    带来了他送给小美人的那把匕首。“哼,在最紧要的关头说出答案,

    想做顺水人情,那个骗子还没学乖啊?我今天就要去铲除这个妖女,

    为民除害。”兰休话还没说完就冲了出去,纳兰词和常宁只好匆匆地

    跟了上去。**dreamark**“妖女,你的死期到了!我要拿你的血来祭

    死在白莲妖教下的大清亡魂!”兰休一面高声喊叫,一面直往大牢里

    冲。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狱卒驼着背紧跟在他后面。他们也知道能进得

    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有令牌的人,他们也只是照着惯例问了句“是谁”,

    没想到回答他们的就是两颗大拳头,打得他们连叫都不敢叫出来。怕

    惹火了气势汹汹的猛虎。唉,还正想着这牢里的姑娘来历非同一般,

    还真是非同一般啊!原来是白莲圣——不,妖女啊!“女骗子!我看

    就今天还有什么话好说。如果不彻底绞了你们这个妖党,我就不姓爱

    新觉——”吼叫声在一瞬间停顿。纳兰词和常宁都很惊讶他亢奋的情

    绪怎么突然又平息下来了?于是忍不住探头一看——血。满地的血缓

    慢地流动着,从铜墙铁壁的牢房,一直流到窄窄的走廊,流到兰休的

    脚底。谁的血?纳兰词顺着血迹往上看,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快

    放她出来,快放她出来啊!”看见满地的血,两个狱卒也呆了,也不

    管是谁下的令,手忙脚乱地各自取了钥匙,合在一起开了锁,然后站

    在一边,看着发令的那个人冲进来抱了囚犯往外跑。那个原本气势嚣

    张的郡王此时倒像是失了魂似的,嘴里喃喃地念着:“为什么?为什

    么?为什么会这样?”常宁看主子不对劲,不顾逾矩地拉了拉他的袖

    子。兰休仿佛大梦初醒般地猛然看向常宁,“我只要她活着,我只要

    她活着,不管她是谁,不管她爱不爱我!我只要她能活着!”“好、

    好、好!”敢情他这主子还没真清醒啊。常宁劝慰道:“那我们赶快

    找医生救她!”“对!找人救她!”兰休放足狂奔,跑出了大牢,走

    的方向却不是恂郡王府,而是紫禁城。**dreamark**恂郡王真的发怒

    了!他差点砍了两个御医的头。要不是身边的人制止,他早犯下大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兰休不断踱着步,现在御医只能用最

    名贵的药材吊着恩同一条命,却没有办法救她,甚至把她唤醒。自从

    大寒那夜被抱人府中,同就没有醒来过,在这一天两夜里,他已经遍

    召京师的名医,到了后来,只要会医术的都被他抓到了府里。可是,

    没用!该死的!兰休不理会又一个摇着头走出去的大夫,走到炕床边,

    痴痴地望着已经毫无血色的恩同。她这个样子,虽然没死,但跟死有

    什么区别呢?不,他不会让她死的!不是说是中毒吗?只要是毒,就

    一定有解药。对,他一定会找到解药的。“谁——”兰休感觉到一个

    陌生气息的靠近机敏地回头。来者有着一副粗犷的相貌,五短身材,

    从头到脚都看不出是一个人物,但他的眼神,却让兰休心生异样之感。

    “我是帅正南——”

    “你有办法救她吗?”一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休激动地上前抓住他

    的双臂。

    “不。”帅正南道,“但我可以告诉你如何救话,要从八年前说

    起。八年前,帅正南从街头捡回一个饿晕过去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

    自称霍恩同。经过调养,霍恩同的身体好转,也跟帅家人打成一片,

    帅夫人尤其疼她,把她当成自己早天的小女儿。因此,当有一天,一

    些人来讨回小姑娘的时候,他问,能不能把恩同给他们收养。对方自

    是不愿,后来又说如果他达到他们的条件,就让他收养霍恩同。条件

    就是,他们帮他发展壮大帅家,但他们得在发达后无条件地支持白莲

    教。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带回来的女孩子是白莲天魔女的继承人。

    陷入困顿的家业和小女孩的纯真使他答应了这个条件。后来,恩同就

    留在了帅家,并且有了一个名字叫帅寒梅,因为她是在一个寒冷的大

    寒天被发现,他想让她像梅花一样越冷越香。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

    发现自己的养女有很高的经商天分,于是他把白莲教资助的银两和帅

    家都交给她打理。她,也没让他失望。八年后,白莲教来讨他们的天

    魔女了,对这事,他早有计划,找了个跟恩同有七分相似的女孩,当

    成恩同送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