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今冬不大寒 > 第21章
    没想到对方说要给天魔女找个贴身的丫头,随手就把

    恩同给要了去。他当时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嘱咐她跟

    了去,然后暗中逃跑,并且安排了人手接应。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她居然被一直盯着白莲教的恂郡王歪打正着地当成白莲天魔女给抓了

    来!可见当时白莲教看上恩同也是为了让她当替死鬼!他接到恩同失

    踪的消息,已经是她被兰休带走十天后的事。他当机立断地把亲信都

    派出去找人,自己也没闲着,不过,他找的人却是久居岭南的一位制

    毒高手。五十岁和五十八岁看起来可能没什么不同,但十五岁和二十

    三岁看起来都像是十三岁呢?在收养恩同四年后,他终于正视到这个

    问题,知道是毒在作怪,他就一直偷偷摸摸地想找解药。后来发现普

    通的大夫没用,他就从一些扛湖中的奇人异土下手。皇天不负有心人,

    他终于找到了解毒的方法,也得知恩同是在北京恂郡王府。他匆匆赶

    来,没想到正巧赶上恩同发病。

    “解药呢?”

    “在上一任的白莲天魔女手里。”

    “那她又在哪里?”

    “保定南郊!记住毒药就是解药,只是分量不同而已。”

    **dreamark**

    “你不要跟着我。”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我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

    “我说过没有人逼着我爱她,所以无论有什么结果都不会有怨言。

    让我出点力,师兄。”

    “走吧。”

    尾声

    --------------------------------------------------------------------------------

    四十天后。

    “她怎么还不醒来?”兰休在恩同的病榻前踱着步,“不是已经

    解了毒吗?”“姑娘中毒已久,身体太弱,所以即使毒解了,身体的

    恢复还是很慢。郡王不用着急,相信她很快就会醒来的。”差点被兰

    休砍掉脑袋的御医面对他的烦躁,还是和蔼地回答。“最好像你说的

    那样。”兰休语带威胁地道。

    “好啦好啦!毒解了,她总会醒的啦。”见恩同已经没有性命之

    忧,帅正南悠哉在跷着二郎腿坐在一旁,晶着最上等的庐山云雾,手

    边的小几上搁着一份豌豆黄,一份莲子糕,还有几样据说是他那闺女

    最爱吃的几样蜜饯、点心。当然,现下这些东西都孝敬他这个恂郡王

    爷的未来岳父啦,“自你从保定赶回来,已经几宿没好好歇着了,你

    先去休息吧。”“没看到她醒来我睡不着。”兰休握着恩同的手,心

    疼地看着她越见清瘦的脸庞,再这么下去,肉汁汤也不顶用啦。“看

    你那急的!”不过,有人心疼他闺女,他也高兴啊,“不过,你还真

    有本事,听说白莲教的总坛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啊。”否则。

    他早叫人去偷解药了。“那只是一个阵势而已。”他终于知道同是如

    何进出他的枫林了。因为白莲教总坛摆下的阵势跟枫林竟有七分相似。

    “即使如此,那天魔女可不是普通的人物,就这么随随便便让你给宰

    了,现下,大概这白莲教也是垮定了。”白莲教虽有教主,但那个老

    头子根本就没有实权,实权是掌握在天魔女手中的。不过,这样一来,

    也了了他一番心愿,嘿嘿,帅家再也不用受白莲教的钳制了。“那是

    因为没人会想到真正的天魔女是一个看起来比同更幼小的女孩子。”

    跟同在一起的日子里,教会了他一件事,那就是不要轻信看似天真的

    人。“唔——唔——”床上的人儿微微一动,兰休已经探知,激动地

    对帅正南叫着。“她醒啦!”

    “真的吗?真的吗?我看看!我看看!”帅正南也激动地凄上前

    去,“真的耶。”形若蝶翼的眼睫毛微微翕动,在逐渐适应光后,终

    于睁了开来,“你们——是谁?”好奇怪的两个人哦,是土匪吗?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兰休身子一震轻抚恩同削尖的脸庞,语气

    颤抖地问。“记得你?”刚刚苏醒的人儿困惑地望着一脸失望的兰休,

    “你——是我爹?”“不!”兰休黑青的脸扭曲了一下,然后帮她把

    已经长长的刘海撩到耳后,微微一笑,“我是你的丈夫。”“哦!”

    恩同皱皱小鼻子,居然没有提出反驳,“那我又是谁?”大脑空茫茫

    的,好像在雾里一样不着边际。只是,眼前这个自称是她丈夫的土匪,

    却让她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好像只要有他在,她什么都不用担心的样

    子。“你?你叫月枫红!”那趟保定之行除了救回恩同一条命,最大

    的一个收获,就数得到一份旧文件了。上面记载着白莲教历年来拐卖

    的数据,其中,特别标注了一项——得女月枫红,准备培养为天魔女,

    更名,霍恩同。想想也觉好笑,二人兜了一大圈,老天爷还是让他们

    兜在了一起。当年他没有爱上小小的枫红,现在却爱上了小小的恩同。

    “快点好起来吧!杜鹃花都开了,我带你去赏花。”去年有了一个奇

    异的暖冬,今年又是一个异常的暖春,花儿都发狂般地开放着。“那

    种东西,既不能吃又不值钱,有什么看头?”

    “呵呵呵呵——”人也许能忘掉很多的东西,但有一样东西,却

    决计不会忘的,那,就是——本性。“那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到暖玉

    阁赏玉。”“好。”

    **dreamark**

    “真的决定了?”

    “嗯。”

    “我也知道这些留不住你,走就走吧!不过要让我知道你安好。”

    “我会的。”

    “还有,你们一定要过得幸福!”

    “一定!”

    “皇上、皇上!”

    “又怎么了?”他的弟弟刚刚离开他,他想一个人感受一下这种

    哀伤的气氛都不行。“恂郡王走的时候带走了一样东西。”

    “带走就带走了吧。”他已经有先见之明地把自己喜爱的小玩意

    儿收在一只黑匣子里了。“可是他带走的是皇上您摆在角落里的那只

    黑匣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