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绝招,亲亲小绝招 > 第十章
    结果恶贯满盈的步氏一家一个都没能逃掉,不过我们这是唯美的言情,所以不会真的有死人。只是,步氏一家大概会觉得死了比活着好吧。

    “那是什么东西?”绝招盯着步亏本额头上的那个圆圆的黑色印记,看起来有点像一幅画,但又有点像一个字。再看看他的牵手,头上是一个“是”字,这她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被慕容闻天灌了他父亲开的药,至今还没有清醒的步乐天头上的条纹倒有点像老虎头上的斑纹。最好笑的就数艾可怜了,哈哈哈哈——她的脸上好像多长了一对八字眉哟!

    “‘我是王八’!怎么样?”慕容闻天很得意自己的新作,他们头上的字抹了他最近才研制出来的新药,他预想的药效是永不褪色,至于有什么其他的副作用,他就不得而知了。

    “哦,你是王八呀!”居然有人承认自己是王八,真是兴趣奇诡,

    “噗——”说得好!被自己儿子冷落多时的方可兰幸灾乐祸地在心底暗笑,谁叫他都不理她!唉,她也是看他头痛得难受,才想尽办法为他延医买药的嘛,谁知道那几个神医连走方郎中都不如,还意图加害于他们方家。她出不想这样的嘛,而且她也知道错了啊!可她在他身边都晃荡了好几个时辰了,嘴巴更是说得口干舌燥,但她那个酷儿子说不理她就是不理她,自知引狼入室的她现在也只好努力地通过讨好绝招来讨好她那难搞定的儿子。

    先是给了母亲一个你少兴风作浪的眼神,慕容闻天才转过头,双手揪住绝招肉乎乎的脸颊,往左右一拉:“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敢跟我玩文字游戏!”

    “陪系滴(不是的),分朽啦(放手啦)!”痛啊!很久没受到这等“大礼”款待的绝招马上痛得鼻涕眼泪一起流。

    “哼,知道错了吧?”慕容闻天在绝招的脸上再捏了几下才放手。

    “知道了,知道了!”好痛好痛,痛死她了!

    身心严重受创的绝招马上四处寻求安慰:“方姐——”

    “乖乖哦,绝招不哭不哭!啧啧啧,都起红印子了!那个家伙还真狠得下心哪!”方可兰怜惜地拍拍绝招的背,然后在她留有六指印(左边三个,右边三个)的脸蛋上轻轻地揉搓着。她那傻儿子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喂!你干吗?”正准备帮绝招吹吹的方可兰盯着她那个把她从绝招身边拉开的儿子,他又在发什么疯?

    “你管她叫什么?”慕容闻天右手指着他左手推开的方可兰。他此时的气势冷冷的,整个人就像覆了一层冰霜,森森的寒气就这样由他身体里散发出来。虽然他的身体冷,但他的语气却不冷,大有如果回答得不如他的意,他马上把你生吞活剥之势。

    绝招呆若木鸡地看着那个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男人,她第一次看到慕容老大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耶!看起来就像是慕容老二的臭脾气跑进了老大的身体里。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甘心被当成隐形人的方可兰用力地拽着慕容闻天的衣袖,想引起他的注意。想她含辛茹苦地把他养大,他就是这样来回报她这个娘的吗?

    “别吵!没看到我有事嘛!”被方可兰扰得不耐烦的慕容闻天回过头暴喝一声,冷冰冰的表情配上火爆的脾气,怎么看怎么怪异。

    “喂,她想怎么叫我就怎么叫,你管不着!”跟慕容闻天卯上的方可兰也冲着自己儿子喷气,“她叫我姐又怎么样?我就是要她当你的阿姨!”哼,气死你活该!大逆不道的不肖子!

    “如果她叫你姐,你就等着叫我妹夫!”想怄他?门都没有!他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吗?

    “妹夫就妹夫,你以为我怕你!现在我就跟你脱离母子关系!”反正这个儿子有跟没有一个样,与其有这样一个儿子,她还不如要一个贴心的妹妹。

    “脱离就脱离!”

    此时母子俩同时把一双非常相似的桃花眼睁成圆滚滚的牛眼,再同时鼓起双颊,看起来就像是两只气鼓鼓的牛蛙。

    看着那慕容老三才会有的斗气表情,绝招的心更加凉了半截,她现在有非常不好的预感:“闻天,你知道你现在是谁吗?”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希望事情并非她所想的那样!

    “谁?我就是我啊!”慕容闻天答道,目光没有片刻稍离,怕他一回头就瞪输他老妈。

    “我是说——”绝招小心地想着措词,“你现在是那个冷冰冰的你,还是那个比较狂暴的你,还是那个比较像小孩子的你?”

    “为什么这样问?”奇怪的问题。

    “因为我现在弄不清楚你是哪一个啊!”真的不清楚,表情像老大,脾气像老二,动作就像老三了。

    “你是不是像骗其他人一样骗她了?”慕容闻天瞪着*的眼神更凌厉了。

    “也、也没什么嘛!”方可兰明显地气虚,“我也只是没有把所有的事实告诉她而已——”那个时候她刚来,她怎么知道她可不可靠。

    “有什么是我该知道而不知道的吗?”绝招的心更凉了,她怎么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真是不祥的预感。

    “这要怎么说呢!”方可兰一脸为难的表情,仿佛将要说的话很难启齿。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晤,她好可怜,居然连未来的媳妇都凶她!方可兰瘪起嘴巴,但儿子的恐怖眼神又让她急速恢复了原样:“事情呢,说来话长——”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罗罗嗦嗦、杂七杂八的一大堆,不过绝招还是从一堆垃圾中找出了她要的东西。

    “你是说——闻天根本就没有因为受到刺激而性格大变,他那三种性格只是他恶劣性格的分枝,他用来骗人的伎俩?”

    “应、应该是如此!不过他受了伤后恶劣的性格更加变本加厉也是不争的事实!”她是很无辜的耶!遭受儿子荼毒最多的就是她了。不过他儿子想出来的这种方法真的很好用耶,杀光那些仇家也可以被当成发病的结果。

    她、她、她被骗了——

    绝招几乎站不稳脚跟;“那你为什么还允许步亏本用那种方法为他治疗?”一不小心,她的儿子就会被杀耶!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把慕容长剑砍成那样的嘛!而且我的儿子很奸诈呢,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知子莫若母嘛!

    她竟然拿自己的儿子开这种玩笑?绝招已经全身无力了,所以连开口骂人的力气都没有,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那他的头痛呢?真的假的?”她看过他头痛了一次,当时她整颗心都拧起来了。

    “真的真的,这个是真的了!”方可兰马上急切地回答。

    “不过——”慕容闻天加以补充,“我自己的医术治疗这点小病小痛是绰绰有余,所以,早在五六年前,我脑中的淤血就已经散掉了!”换句话说,绝招又被骗了。

    “*的!你连你老娘都骗!”这是方可兰的叫嚣声。而现在绝招相信慕容闻天的诡异性格是天生的了,因为他有这样一个妈嘛!

    琼林山庄仍然隐藏在琼林崖某个云深不知处的地方,“绝世煞星”依然是江湖人士谈虎色变的话题,因为据说现在就连上一任的武林盟主都被废了武功,困在琼林山庄里。不过,现在最新的话题则是从琼林山庄逃出来的神医、怪医一家。

    据说他们本来已经被“绝世煞星”给杀死了,是靠了他们的师父费尽毕生心血冶炼出来的不死之药才逃过一劫。所以,如果你问现在那些江湖人最想要的是什么?武林盟主之位已经落到第二位去了,第一的是步氏的不死之药!

    “醒了,醒了!他醒了!”看着慕容长剑如同初生的婴儿般睁开双眼,绝招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他醒了就醒了!你哭个什么劲!”在绝招头上敲了一记,慕容闻天很不高兴她对别的男人有太大的好奇心和注意力。

    “喂!我这都是为你着想耶!你父亲醒了,难道我不该为你高兴吗?”

    “噗——”绝招此话一出,原本在一旁品茶的方可兰直接把嘴里的茶给喷在了刚醒来的慕容长剑脸上。

    “我什么时候跟这个男人有一腿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虽然她以前的确对他有过好感,但当他放弃她离开琼林山庄的时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把自己恶劣的个性彻底表现出来的慕容闻天头上仿佛长了两个角,一双魔眼更是闪着幽蓝幽蓝的光芒。

    “难、难道不、不是?”绝招为避开慕容闻天俯过来的美丽恶人脸,直觉地把上半身往后仰。

    “当然不是!”这是方氏母子的回答。唉,那么多年来,他们终于在一件事上有了一致的意见了。真是不容易啊!

    “不是就不是嘛!”那么凶干嘛?绝招为自己的误解很难堪,但他们恶狠狠的语气却让她更加难过。“人家本来也是为你们着想嘛!唔——”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除了哭还知道什么!”她怎么越变越软弱了?以前的她不是这样子的啊!如果当初她这么爱哭的话,他才不会连蒙带拐地把她骗回来呢!

    “哇啊——”绝招哭得更大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最近这段时间她就是忍不住想哭。

    “再哭我就把你扔到野地里去喂狼!”已经被绝招的哭声扰得快发狂的慕容闻天直接使出杀手铜,只是现在绝招已经不买他的账了。不过一旁的方可兰倒是看出一点端倪。

    “她是不是有了?”想当年她有的时候也是一天照三餐地哭。

    “有什么?”

    “孩子啊!”两个人都睡在一起了,有了孩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孩子?”慕容闻天抓起绝招的手腕,嗯,的确是喜脉,“说,孩子是谁的?”

    “你是什么意思?!”一听到这话,绝招也顾不得哭了,抬起头对慕容闻天大吼。如果他敢诬赖她跟别的男人有染,她马上出去找个男人,然后嫁给他。

    “我是说你的孩子是老大的、还是老二的,还是老三的!”

    “哇——你坏死了!坏死了!坏死了!”听出慕容闻天的意思的绝招,小拳头直接往他身上招呼,哼,居然吓唬她!

    “好了好了!都要当娘了,你也学文静点嘛!”慕容闻天也笑了,他要当爹了耶。

    “你——们——好——好——好——吵!”那是终于清醒了的慕容长剑。他也在笑,慕容家终于有后了耶。

    虽然慕容长剑不是慕容闻天的老爸,但他却是慕容闻天的亲叔叔,当时他们兄弟同时爱上武林中第一美人方可兰,方可兰原本对弟弟比较有好感,但慕容长剑却为了成全兄长而以闯荡江湖为名离开了琼林山庄。

    方可兰嫁给了慕容长生,生下了慕容闻天。本来日子还过得不错,但后来方家惨遭变故,慕容长生却懦弱地躲了起来。后来他找到他已经成为武林盟主的弟弟,却因愧疚而死,临死一定要慕容长剑补偿方氏母子。所以,现在,天下第一庄的主人是慕容闻天了,至于慕容长剑,坐着轮椅在琼林山庄里晒太阳。

    趁着绝招还没生,慕容闻天决定趁着这段时间巡视一下自己的产业,好把绝招生产时的时间空出来。现在,他就待在他加了料的马车里闭目养神,旁边有一个神采奕奕的大肚婆。

    “那是什么?”大肚婆指着一棵直耸云天的树。上一次她是一路睡过去的,所以没机会看这周围的风景。

    “树。”慕容闻天仍在闭目养神。他之所以如此回答是因为这附近除了石头就只有树。

    “什么树?”她当然知道那是树,但那到底是什么树嘛!大肚婆对慕容闻天的敷衍很不满意。

    “我很累,你很吵。”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要再说话。

    大肚婆嚷嚷嘴,不再开口,因为他们有协定,她不能乱吵。不过,不说话,她好难过哦!她肚子里的宝宝肯定也不快乐。唉,她不会让宝宝一生下来就唉声叹气,外加皱着一张苦瓜脸吧?唉,宝宝,娘真是对不起你!

    “唉,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把那个不情愿的身子揽入怀中,慕容闻天真的有一种所受非人的感觉。他第一次见到比他更会赖皮的人,那个让他搓圆搓扁的亲亲小绝招到哪儿去了?

    “这是你说的哦!”大肚婆马上奉送快乐笑容,外加香吻一个。然后,叽叽喳喳,喳喳卿卿,叽叽喳喳卿卿——

    在天下第一庄迎接绝招的,有两个她绝对没想到的人物。

    “大姐、二姐——”惊喜的呼唤声。

    “小妹——”惊喜的回应声。

    “小绝招,你若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身后传来煞风景的喝阻声。

    花招和中招立刻停止脚步。

    “别怕!他是纸老虎!”绝招继续往前奔跑。

    “*的!你给我回来!”居然敢在那么多人面前揭他的底!

    三个大肚婆紧紧相拥。看来这三招是终于找到自己的长期饭票了。谢天谢地!